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5月18日,币安举行首次媒体线上交流会,何一在微信群和多家媒体进行了4个多小时的线上交流。何一在交流中说,她非常喜欢作家木心的一句话:会当身由己,婉转入江湖。或许大多数人都忽略了这句话,但玺哥认为,这是何一当前心境的真实注脚,只是理解的人不多而已。

一、流言于币安,人们有太多的误解

2018年,币安过得并不顺心。

2月初,因为政策原因,币安不得不停止为大陆用户提供服务;3月,币安因为注册问题被迫离开日本,辗转马耳他等国;同样是3月,币安发生账号被盗事件,爆出黑客做空事件;4月,币安和红杉互怼,引发大家对币安又一轮的讨论;5月,有媒体爆出币安要买岛建国,币安又被爆炒。

以上发生的种种,从停止为大陆用户服务到币安要买岛建国,每一轮的爆炒,其实都是外因,币安并没有挑衅他人,也没有出现重大问题,但是每一次事件发生后,币安都会被推到风口浪尖。这是为什么?树大招风吧!说的就是币安。

所以何一在这次的线上交流中说,网络上关于币安的众多流言,从逻辑上来说都是不通的。

以币安3月黑客做空事件为例,何一说:有些人说这是币安在做空。我觉得这个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首先,作为一个平台,我们是一心求稳,稳定压倒一切,我们不会自毁长城。其次,做空对我们有什么好处?做空带来的利益,能够弥补我们持有币的损失吗?能够弥补BNB的损失吗?从犯罪来说,我们没有根本没有理由做空,我们没有犯罪动机。

不止黑客事件,包括币安买岛建国、与红杉的分歧、币安上币等事,币安其实一直被外界所误解。

用何一的话说,这是因为币安没有PR导致的。

二、币安更重合规,“逃亡”形象是被舆论塑造的

何一说:币安是目前币币交易平台里,在合规和监管上做得最好的公司,也是最安全的平台。

这是因为,首先币安在全球多个国家积极推进区块链及数字货币行业的合法化,这部分早在去年已经开始布局,但币安更习惯做完再说。目前,币安已经和马耳他、百慕大、乌干达等国家在区块链及数字货币领域进行了深度的合作,作为这些国家的顾问,帮助他们完善在这个新领域的监管制度。何一还说,目前百慕大的数字货币法案在议会已经通过,币安在严格按照当地的法律法规来获取合法经营的许可,而且,币安和多国政府监管部门都保持着畅通的沟通。

同样的,币安在部分政策收紧的地区遇到的问题,其他平台也同样遇到。币安在国内被塑造出来的“逃亡”形象,大概因为币对中国政府的尊重,以及在国内缺乏沟通所致。

对用户最大的安全,就是尽可能规避系统性风险,确保平台的安全;币安尽可能不涉足涉嫌非法的业务,法币充值和期货、杠杆一直有用户在呼吁,但考虑到可能涉及洗钱和非法证券的风险,所以没有开这部分业务,最大程度规避系统性的风险。其次、币安的风控系统非常严格,上次闹得沸沸扬扬的3月黑客事件,最终黑客未能成功提走拉高VIA输送的利益,黑客反而被币安截下来一笔VIA。

由于币安和媒体缺乏沟通,市场上一些“黑客做空”、“币安做空”的段子被当成新闻在传播。

三、币安致力于推进区块链行业发展

何一说:币安是为数不多,在真正推进区块链行业和数字货币行业发展的公司,目前我们是整个区块链领域唯一有总统和总理公开支持的公司,包含马耳他总理、乌干达总统、百慕大总理都在社交网络给予了高度评价。

在推动区块链行业发展上,币安目前主要通过binance labs、Binance info、Binance chain几块在推进。

比如binance labs,也就是孵化器。币安孵化器目前主要的投资方向是帮助这个区块链行业进行基础建设,涉及很多维度,不是说能够让边快速能够赚到钱的项目,我们去投。包括我们在全世界各个国家去做bd,做这种国家BD的成本其实非常高,第二确实比较辛苦,那不仅仅是为币安的合规去考虑,而是为这个整个行业在。

玺哥认为,binance labs从币安内部走向市场,这个反应的是币安在视野上的拓展。何一说这是一个帮助行业发展的事情是没有问题的。虽然看似币安在为自己做事,实际也是在推动行业发展。

四、点赞何一:会当身由己,婉转入江湖

何一说,她非常喜欢作家木心的一句话:会当身由己,婉转入江湖。并说,她和赵长鹏(CZ)其实不是说希望自己成为什么世界首富首富,成为巴菲特,或者成为什么。她和赵长鹏(CZ)其实在办的时候长期规划上面我们当然希望说binance成为下一个比特币。她和赵长鹏(CZ)其实是希望真正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能够帮助这个世界有一个更好的发展。而且呢,这个时候我和CZ是谁其实就已经不重要了。

虽然何一说她有些矫情,但玺哥认为,这其实是她和赵长鹏(CZ)内心真实的想法。两个年轻个人不差钱,有自己的理想,这有什么问题?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去为理想奋斗,很棒啊!

或许有人说,何一说那么多,不外乎是为币安开脱,这样的怀疑没有问题。但做为币安的创始人,为币安说好话的立场是没有问题的。换个角度说,你难道不为自己说好话吗?

但玺哥想说的是,何一这次线上交流还是很实在的,没有花俏的官方话术,说的都是实实在在的问题,这点是很难得的。

而且,如果只把何一和赵长鹏看做是只为赚钱而工作的人的话,是有些过于狭隘了。又或是,你还没有理解何一对“会当身由己,婉转入江湖”的追求。


上一篇: “5G投票事件”将成为联想新的出发点
下一篇:《2018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发布:13个实体经济应用初见成效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