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今天下午,玺哥看了一篇叫《谁想杀死百度》的文章。

作者“吴主任”的观点很明确,就是人有人在“黑”百度。玺哥对此深表认同,因为昨天也有人向玺哥发出了同样的约稿邀约,对方同样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

看了《谁想杀死百度》一文后,玺哥特意梳理了一下“百度垄断60家医疗平台”这个事情的缘起,发现确实有人在“黑”百度。

百度被“黑”

昨天,一则《百度要求近60家医疗健康平台签排他协议,从源头上独占医健信息?》的“新闻”在网络传播。 “医疗”、“垄断”、“百度”,这几个关键词放在一起,使得该文章立马成了网民热议的焦点。

但细看该“新闻”,会发现这是一则有“误导”嫌疑的文章。首先,新闻标题中医疗健康平台的陈述并不准确,因为百度实际是和医疗健康“内容”平台签订的协议。其次,标题将医疗健康“内容”平台缩减为医疗健康平台,突出了“医疗平台”,却隐藏了内容这个核心实事,这样的标题很容易让普通网民认为百度是在“独占”医疗健康机构,存在“误导”之嫌。

据新浪科技等主流媒体最新的追踪报道显示,百度与多家互联网医疗健康内容平台签订的协议共有两份,分别为《医疗健康内容合作协议》、以及对该协议进行补充说明的“独家合作补充协议”。被部分媒体热炒的,就是后面这份补充协议。

补充协议的核心内容指出:乙方某互联网医疗健康内容平台将其享有完整著作权或相关授权的内容通过甲方的“医疗权威资源”平台提交后,即视为乙方将该内容独家授权给甲方在其产品进行展示和使用。该独家内容在合作期内仅允许在乙方站内和甲方使用,乙方不得将提交内容提供给第三方使用。若同样内容在乙方站内有展示,乙方需要在爬虫协议内明确禁止除甲方以外网站的抓取。

显然,这就是一份在互联网领域里常见的内容合作协议。无论在原协议还是在补充协议中,所提到的标的和对象,全部都是向互联网读者提供的内容,根本就没有涉及到实际的而医疗服务。所谓的“排他性”条款,规定的也是百度与合作平台之间,对内容的处理方式。

整件事涉及到的都是内容,是内容而不是医疗服务。

《谁想杀死百度》作者在文章中说,在“百度垄断60家医疗平台”话题被热炒起来后,有不明身份的网络人士(他猜是公关公司或某个互联网公司,但具体是谁不知道)在公众号后台留言向其“约稿”。

《谁想杀死百度》的一文作者表示,约稿本属正常,他也经常应约撰稿。但这次有点不一样,对方给出了倾向性的文章指向——要求作者从“医疗垄断层面”和“对老百姓的而影响”,来谈谈百度签约事件。但是,这个“约稿”者并不肯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吴主任对此表示了拒绝。因为在他看来,百度签的这份“排他”协议属于互联网领域里常见的协议,并无不妥之处。更关键的是,他仔细阅读协议文本后认为,整件事涉及到的只是互联网医健内容而已,根本与对方要求的“医疗垄断层面”并不是一回事。

虽然邀约人不愿意透露真实身份,但可以确定的是,有人在背后恶意推动“百度垄断60家医疗平台”这个话题,并想利用公众对医疗相关事件的敏感性,以“擦边球”的方式,诱导网民把百度与医健平台之间,关于互联网医疗健康内容方面的合作,误解为是百度与“医疗机构”之间,关于“医疗服务”的合作,并巧妙地让公众认为百度要“垄断医疗资源”!并想借此调动网民情绪来“搞事情”。

百度“垄断60家医疗资源”背后的真相

《百度要求近60家医疗健康平台签排他协议,从源头上独占医健信息?》的新闻发布后,有人对该信息进行了扩散和助推,从而使得许多没弄清楚实事的网友对百度进行了“讨伐”。

这个事情的真实情况是,百度和多家医疗健康“内容”平台签的是“内容”合作协议。而且,百度和医疗健康“内容”平台合作范围“仅限于资源方主动通过合作通道提交给百度的共建数据”,双方的合作并不会并不会形成所谓的“医疗垄断”。

可能很多人不明白何谓“共建数据”。简单来说,“共建数据”,就是百度也有参与制作的内容。2017年7月,百度启动医疗垂类权威性数据共建项目,通过:建标准(权威度、质量度标准);给权益(权威文章、视频、语音、问答等特型运营卡片,以及优化策略等);给指导(根据百度大数据挖掘需要生产的内容关键词及标题);建通路(搭建权威内容提交通路,非百度主动抓取)等方式,帮助资源方一起共建高质量数据。经过近两年的持续运营,百度与资源方一起共建了权威数据约6000万条。

也就是说,百度和医疗健康“内容”平台签订的“独家”合作范围是大家的共建内容。

而且,百度之所以要和这些平台签独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有“平台”方不守规矩,为了利益,拿着和百度共建的数据去和百度的竞争对手合作,坏了规矩。

用百度的话来说: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百度发现友商在盗用百度与资源方合作共建的数据。为保护百度及资源方利益,保障医疗垂类权威数据生产的可持续发展,经与资源方沟通,百度将与资源方的合作升级为独家合作,并签署独家合作协议。

百度和平台签“独家”,可以说是“被迫”的,是为了保护自身权利。

还需要说明的是,即便是在内容方面,百度也不可能通过一份协议就获得“垄断”地位。真正受到这份“排他协议”约束的,仅仅是医健平台与百度在合作中共同生产的内容,不在合作范围内的内容,是不存在“排他”问题的。

目前搜索引擎可抓取的互联网医健信息总量,大约在数十亿篇的规模。而在百度“排他协议”范围内的,仅有几千万篇。所以,百度就此垄断全网医疗内容资源得说法并不符合事实。

而且,就算是真的签了“排他性”协议,这也只是是常规的商业行为,谈不上“垄断”。百度作为一家商业公司,想买断一波资讯平台的文章版权,巩固自己的流量并没有什么不妥。只要内容来源合理合法,优质准确,就能带给用户更好的使用体验。

看到这里大家就明白了,原来百度和“平台”签“独家”吃亏或者受影响的是其他的搜索引擎,而并不是用户。

之所以出现当前这样的情况,是有人在后面恶意助推、炒作、误导用户,想把把百度这个搜索平台,以及百度与医健平台的正常合作妖魔化,从而达到争夺内容资源的目的。

回过头来看,百度在这个事情上是被有心之人利用了,目的就是为了混淆视听,引导网民情绪。而有心人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自己的实力不济,在竞争中被人家动了流量的“蛋糕”,被动的竞争态势导致心理的失衡。

玺哥呼吁,行业竞争要公平,不要一味“黑”。这样只会扰乱市场,形成恶性竞争。

良性的竞争,才能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带给用户更好的体验。


上一篇: 阿里云困境,国内市场份额见顶,营收增速放缓
下一篇:从小米手环4看雷军的AIOT思路进化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