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刚要做“锤子续集”,字节跳动又要整全网搜索,张一鸣 “真忙”。

头条搜索曾被诉“抄袭”

实际上,字节跳动做搜索其实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此前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早在2017年就把担任过360搜索产品负责人的吴凯招入麾下,从那时起字节跳动的搜索引擎之路就已经开动。只不过头条方面一直对此保持低调,外界不知而已。现在来看,从2017年开始,头条在搜索引擎方面就是“两条腿走路”:在站内搜索上以自己内部团队为主进行开发,在站外搜索方面则与搜狗搜索合作,为用户提供服务。

2019年3月中旬,今日头条就在开屏广告中推广其“头条全网搜索”,广告词是“搜罗全网好结果”。彼时,头条搜索只局限于站内搜索,使用者也多为头条用户。不过,用户也能够在搜索结果中获得一些站外结果。

今年4月,有媒体报道称,今日头条(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因大量窃取百度“TOP1”搜索产品结果,被百度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要求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赔偿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9000万元,并连续30天在其APP及网站首页道歉。

现在看来,当时字节跳动应该是通过头条搜索在做“测试”,可能没注意百度在搜索结果中埋了“雷”,被发现后对其进行了起诉。现在测试完成,准备正式推出“通用搜索”了。

缺乏“大数据”的字节跳动搜索

字节跳动做搜索,大家公认的底气有两个,一是技术,而是流量。技术方面,张一鸣赖以算法获得成功,在用户标签匹配上很有经验;流量方面,字节跳动目前拥有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等产品矩阵。

但玺哥要说的是,搜索门槛实际极高,并不是有技术有流量就能获得成功的。在过去10多年间,曾经有不少有技术,有流量的公司也曾试图染指搜索,比如腾讯、360、搜狗、神马等。然而最终的结果如何?我们一起来看看StatCounterGlobalStats2019年1月公布的搜索引擎市场数据。2019年1月,国内搜索引擎市场份额前三名分别百度、神马、搜狗。其中,百度的份额高达71.4%;排在其后的第二、三名份额分别为15.36%和4.6%,加起来只有百度三分之一不到。

经过多年的“折腾”,百度依然是国内绝对的搜索老大。

为什么别人都干不过百度?搜索的关键,是要有海量优质的数据。搜索引擎技术可细分为四大类:爬虫,存储,检索与排名。在前三类上,字节跳动的问题不大。但在排名这个最关键的技术上,任何一个平台都积累需要大量的用户搜索数据,才能让用户有满意的体验,最终让越来越多的用户来愿意使用。这是刚刚进入这个领域的字节跳动短期无法做到的。

而且搜索市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先入为主,排名第一第二的平台占有着行业90%的市场份额,其他玩家很难有所进寸。

多年来,百度在两个维度上形成了对用户的巨大吸引力:首先,在先进技术架构的支撑下,百度搜索结果首条直接满足需求比例已经达到了37%。这个首条满足比例,让用户的使用体验极高,以至于当他们尝试换用其他引擎时,立刻就感受到了搜索精准度直线下降,从此再也不愿意离开百度引擎。另外,百度在百科、问答、图片、地图、导航等领域全方位的内容优势,也让用户通过一次搜索,就能满足适合各种生活场景的工具性需求。这更加强化了用户对百度搜索引擎的粘性。

这两方面的优势,让百度成为“越用越趁手”的搜索工具。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其他竞争对手的差距越来越大。

而且,玺哥还想说的是,虽然字节跳动这两年发展很快,并将触角深入了包括在线教育、电商、游戏、社交、甚至汽车领域,但除了在新闻资讯和短视频领域外,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成功的业务。而且,就算在字节跳动最为满意的资讯、短视频领域,其商业模式也尚未形成闭环。

张一鸣做搜索,成功的机会极低。

一错再错的张一鸣已没有机会

当前,虽然字节跳动有今日头条、抖音短视频等大流量产品,营收上也不错,但它仍然很焦虑。

字节跳动焦虑的原因源于2019年来今日头条、抖音短视频遭遇的流量瓶颈,横向拓展上的不顺利,以及公司整体估值面临缩水的风险。

为了缓解焦虑,字节跳动在2019年开始向游戏、教育、社交、硬件等领域出击,大搞“无边界扩张”。

1月15日,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正式推出旗下独立社交产品“多闪”。据多闪官方微信号介绍,“多闪”是一款由抖音推出的独立社交产品,主打视频社交。

1月22日,有媒体报道,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或将收购罗永浩的锤子科技。随后,字节跳动官方向媒体证实,收购了锤子科技部分专利使用权,用于探索教育领域相关业务。

3月20日,有媒体报道称,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已收购了一家游戏公司——上海墨鹍数码科技有限公司,继续加码游戏。

7月29日,有报道称,字节跳动正在秘密研发首款硬件产品智能手机,或于年底发布。字节跳动回复称,在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团队前,锤子内部就在规划这款手机,手机项目更多是延续之前的规划,满足锤子手机老用户的需求。

在以上拓展中,值得一说的是“多闪”。它本来背负着字节跳动杀入社交的“使命”,只可惜未能获得成功。

不过玺哥要说的是,字节跳动所做的这些扩张,其实是在花投资人的钱!

做“通用搜索”,是字节跳动在进军社交无果后做的又一个尝试。既是为字节跳动寻找新的营收点,也是为了做给投资人看,稳住当前估值。

最后玺哥想说的是,向搜索引擎要空间,张一鸣这一次真是选错了方向。


上一篇: 苏宁易购2019上半年业绩大增背后:已完成全场景零售布局,家电领跑全渠道
下一篇:鸿蒙+安卓,双系统并重或成华为终端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