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8月13日,京东集团(NASDAQ:JD)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

京东2019Q2财报:关键数据全线飘红

财报显示,今年第二季度,京东实现了净收入150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9%,增幅远超华尔街预期;本季度经营利润达到23亿元人民币,一举扭转了去年同期亏损的局面。

京东本季财报数据中,除了净收入和盈利数据外,其他几个关键数据也全线飘红。其中,标志着企业技术成熟程度和对行业赋能水平的净服务收入,达到了168亿元人民币,同比大幅增长了42%;本季度按照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计算的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6亿元人民币,该指标的同比增幅更是达到惊人的644%,在华尔街投资界引起高度关注。由于经营得当,京东在过去12个月中的活跃用户数持续增长,截至6月底已经达到3.213亿。

过去12个月中,京东的自由现金流增加到了74亿元人民币。这标志着京东不但在Q2实现了营收、盈利双双大幅增长,其财务状况也持续向好。

京东Q2业绩增长的驱动力,相当部分来自于年中的618大促。数据显示,整个618期间,京东累计下单金额超1592亿元。今年京东为618准备的各种玩法和全新场景体验,极大吸引了各地消费者。6月1日开启618电商大促后,仅一小时内就销售了1700多万件商品,比去年同时段增长了83%;在6月18日当天,开启销售的一小时内成交金额就比去年同期增加65%以上;

在618期间隆重推出的京东拼购,令京东全站新用户数短时间内就实现了300%以上的同比增长。数据说明,京东通过深耕下沉市场的举措,得到了用户高度认同。618期间,三到六线用户通过京东拼购平台下单数增长106%。另一个拼购入口—-京东拼购小程序,更是录得下单量同比51倍的惊人增长。

618,已成京东业绩增长的强劲推进器。

京东业绩强劲增长的背后:组织架构调整见效,下沉市场成效显著

四大核心指标全线飘红,这样的亮眼业绩来自于京东平台整体,在用户体验、技术创新和规模效应上的全面提升。而这样的提升,首先就要归功于京东自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的组织架构变革。

京东这个巨大变革的源头,是从2017年刘强东提出“无界零售”理念开始的。从那时起,京东就把战略目标瞄准了“一体化开放”。京东从上到下都已经认知到,要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通过彻底的组织架构调整,让企业从过去以品类为核心、并且过于强调纵向一体化的结构,演进为完全围绕客户的前中后台架构。

在企业内部从刘强东开始就形成这种共识后,京东从2017年开始就在积极探索和推进内部的组织架构变革,到2018年下半年至2019年这段时期,组织架构调整进入了决定性的攻坚阶段,并取得显著成效。京东为此提出了“小集团、大业务”的组织架构变革宗旨,一方面通过运营只能下沉,让一线的业务板块拥有更多的资源和经营掌控权;另一方面,通过将原来只拥有管理职能的总部,大幅升级为负责制定战略方向的“战略型总部”。

经过一些列变革后,京东的组织架构,已经形成了在顶层,零售、金融、物流三大子集团并行、各自集中优势资源独当一面;同时在一线,各业务板块互相促进、共同发展的有利局面。

综合来看,京东的组织架构变革,在“小集团、大业务”的宗旨指引下,已经达到了让接触市场的一线业务部门变得更强、拥有更多决策自主权。同时,负责业务支撑的部门,在向一线业务部门提供人、财、组织架构文化支撑等方面的效率更高。更精干、架构更合理的组织,成为京东核心业务持续保持高质量发展的根本驱动力。

第二季度中,京东在经营业绩上最令人振奋的有两点:一是此前持续多年处于亏损状态的物流版块,终于实现盈亏平衡;二是进军下沉市场成果斐然,拼购业务正在为京东带来新的增长点。

在无界零售理念引领下,京东物流通过持续推进智能供应链技术,实现了运营成本的大幅下降。技术的力量,正在令京东物流焕发出新的活力。到6月底为止,京东运营的仓储总面积已达1500万平方米以上,运营仓库总数超过600个。除了自营的仓储空间外,京东还利用技术优势,将自身经历了高强度业务流考研的仓库管理系统、京东云仓等向行业输出赋能,与合作伙伴练手为商家和零售商带来成本结构更灵活、运营更便捷的仓库管理解决方案。持续的技术投入,加上业务模式的调整,让京东物流效率更高。本季度由于京东物流的履约费用率下降到了6.1%,即便在618大促的最繁忙期间,京东物流仓配一体服务订单,依然保持了当日达、次日达占比91%以上,为用户带来更好的购物体验。

本季度京东的用户中有超过50%的比例来自于低线城市,为1500多亿元的净收入做出了巨大贡献。这说明京东对下沉市场的精耕细作正在带来丰厚回报。其中,拼购模式是京东进军低线市场的重要抓手。京东拼购不但凝聚了大量三四线以下市场的用户,而且在一二线城市中也在通过采用低扣点模式持续吸引城市低线用户。

京东的未来会更好

这一波从2017年就开始的组织架构战略调整中,京东极其强调的一点就是“向科技要增长”。变革后的整个组织架构,为研发投入带来了更强大的支撑。仅在今年二季度内,京东集团就在技术研发上投入了高达3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4%。京东集团还面向清华大学、哥伦比亚大学、香港大学、康奈尔大学等25所全球知名院校,为IoT事业部、京东AI、京东云、硅谷研发中心等高技术型部门引入了大量关键人才。

对技术研发的重视,为京东带来丰硕成果。在过去几个季度中京东营收的高速增长,很大一部分就来自于京东创新的“C2M反向定制模式”。所谓C2M模式,就是京东利用自身大数据平台和AI科技的优势,与生产厂商密切合作,通过京东所做的用户画像优化产品设计,共同打造出更贴近用户个性化需求的产品。多个领域内的知名品牌,包括TCL、雀巢等都与京东联合推出了专门针对国内消费者而设计的新品、爆品。

进入2019年后,京东进一步明确了自身“以零售为基础的技术和服务企业”定位。基于此,京东在组织架构变革中更加重视以深化场景布局为核心的研发投入。今年4月,京东正式对外发布了基于AI、大数据营销和广告技术打造的京东营销360平台,能够为品牌商提供覆盖全购物流程的完整营销解决方案。并利用对五星电器、迪信通、联想来酷等的战略投资,持续打造全面覆盖城乡居民的场景布局。京东不但致力于提升一二线城市线下店面的消费体验,而且通过京东家电专卖店的形式,以“一镇一店”、“一县多店”为原则,将12000多家京东家电专卖店覆盖到了2.5万个乡镇和60万个行政村。迄今为止,京东的线下服务网络已经铺遍了全国90%以上的乡村市场。

回顾几个月前,京东经历了一系列负面舆情的影响,加上内部营收增速放缓、拼多多、阿里等从一线到低线等多个方向,同时向京东施加强大竞争压力,令市场对京东的前景产生了一定的疑虑。时间刚刚进入第二季度,还一度传出大量员工“排队离职”的传闻。事后舆论才渐渐明白,所谓的大量员工离职,实际上就是京东在进行人员和业务的组织架构调整,并彻底重构京东组织架构的过程。

时至今日,京东用Q2四大核心业绩指标全面飘红、净利润水平远超华尔街预期的靓丽“成绩单”,向市场证明京东通过大动作的组织调整,已走出低潮期。

现在的京东,随着“小集团、大业务”战略构想的落地,掌舵人刘强东已经不再需要事必躬亲去管一线的业务,而是能够更从容地在后端为企业提供发展支撑。这说明在架构调整后,企业整体变得更有韧性。

同时,京东通过这一轮调整还实现了2019年初刘强东提出的三大构想:1、在下沉市场找到了突破口,不但保持了五环内优势,而且还在与拼多多在五环外市场的争夺中渐渐掌握主动;2、通过强化线下市场,完善了无界零售的整体布局;3、物流版块实现收支平衡,为持续发展拓展了更大空间。

已经走过低潮期的京东,正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上一篇: 智慧屏之后,荣耀会全系搭载鸿蒙OS吗?
下一篇:后来者一加电视OnePlus TV拿什么和荣耀、小米竞争?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