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9-02-18

从2018年末开始,可折叠这个新特性,已经成为智能手机领域新的热点。在厂商的密集宣传攻势下,消费者纷纷憧憬着可折叠手机全新的使用体验。

不过随着技术细节的逐渐公布,业界开始对可折叠手机的实用性、成熟度产生质疑。与此同时,可折叠屏幕的另一种应用形式——柔性电脑却在悄悄引起业界的关注。也许近期来看,柔性电脑才是可折叠屏技术理想的落脚点。

可折叠手机火热,却未必能成2019爆款

在一年前,可折叠手机只是一个概念而已。但从2018年四季度开始,各大厂商突然开始在这个方向上加大力度。先是三星率先在开发者大会上,公布了可能命名为“Galaxy X”的可折叠机型。苹果也宣布,其可折叠手机设计专利早在2011年已经提出,近日他们宣布这个专利在2016年进行了再度更新,折叠的空间效率得到进一步提升。市场人士都预测,苹果重磅推出一款可折叠的旗舰机可能为时不远。

随后包括小米、华为等在内的国内手机巨头都发布了自家可折叠机型的消息。小米总裁林斌在微博中发布了设计独特的“三段式折叠”手机视频,令消费者充满期待。华为宣布将在2019年推出集5G 、可折叠设计于一体的全新旗舰机型。华为手机负责人余承东甚至将可折叠特性与5G一起,列为了2019年华为手机的重点。

一时间可折叠概念被炒的火热,评论纷纷认为2019年将是可折叠手机“元年”,并预测可折叠将在年内带动一波火热的换机潮。然而在仔细观察了各家可折叠机型的技术参数和特征后,玺哥对可折叠将成为“2019年购机热点”这个说法持保留态度。原因很简单:可折叠手机仍然处在技术尚未完全成熟的阶段,这种机型在使用体验上仍然会存在不少缺陷。

当前,可折叠手机概念大于实用

在国内,小米是对5G和可折叠手机较为关注的手机厂商。

孙昌旭在年前发了一篇微博,从5G和可折叠两个方面,对目前各厂家爆炒的5G和可折叠手机泼了一盆冷水。首先,他对于“5G换机潮”的说法表示不认同。孙昌旭提醒大家,5G技术虽然为我们描绘了美好的未来,但不要忘记,5G功能的落地实现依赖于完善的网络覆盖。目前的5G应用还刚刚开始,各大运营商的基站网络还没有完全搭建起来,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5G信号的覆盖范围还是比较有限的。他的结论是,没有必要急着跟风抢购5G手机,不妨等待5G网络建设较为完善以后再换机。

对于可折叠手机这个火热的话题,孙昌旭认为:折叠手机最大的问题就是尺寸过于厚重。从几个厂家公布的机型来看,当这些可折叠手机“叠”起来后,厚度几乎相当于普通智能手机的1.5到2倍。而且为了迁就可折叠设计,这些手机的边框都显得很粗,这对于习惯了“全面屏”手机的用户来说是不容易接受的。

玺哥的看法是,为了实现折叠方式,当前的可折叠手机在设计上的妥协,确实令设备在握持感、重量、电池消耗、散热性能等方面均有所下降。而且,由于可折叠手机良品率等问题的存在,使得其价格相当昂贵(目前几家的产品,预估售价均在万元以上),这也不利于可折叠手机的发展。

所以,玺哥认为:可折叠手机概念虽然很吸引人,但在一年左右时间内,真正会入手购买的只会是那些“发烧友”级别的用户。恐怕要再过一两年,折叠手机才能真正在价格、性能上达到普通消费者的要求,到那时才能成为市场主流。

虽然可折叠手机需要更长时间才能成为市场主流,但在手机之外,具有可折叠屏幕的“柔性电脑”正在崛起。可折叠电脑,很有可能比手机更快地把消费者们带入可折叠时代。

可折叠手机之外,可折叠电脑正在崛起

当前,随着可折叠屏幕技术的进步,除了手机以外各种设备的研发,都开始进入“柔性化”时代。例如笔记本电脑,就跟手机一样,已经出现了可折叠式的设计。玺哥留意到,三星、联想等厂商都在准备自家的柔性电脑。

1、三星可折叠电脑

去年底三星的“Galaxy X”折叠手机成了明星产品,吸引了市场大量关注。但玺哥却认为,三星近期公布的另一款产品“Galaxy F”更值得关注,因为这是一种柔性平板电脑产品,其在实用性、使用体验等方面,比折叠手机要好很多。

从实物图可看到,这种平板电脑外表相当惊艳。它是以双铰链结构,实现整块大显示屏的可折叠结构的。其屏幕可以向内、向外两个方向折叠,折叠起来时,使用方式接近于普通的智能手机或者平板手机。但屏幕展开后,这台设备就变成了一台屏幕视野开阔的大尺寸平板电脑。三星宣布这种机型将先试生产100万台左右,然后视市场反应情况再做改良升级。

2、联想可折叠电脑

另一个大厂商联想近期也曝光了其可折叠屏电脑的专利设计。

玺哥发现联想的可折叠设计与三星存在较大不同,它实际上还是一款笔记本电脑。与三星的全屏幕覆盖,以及向内、向外两种折叠方式不一样,联想的可折叠屏并没有覆盖整机,而是扩大了屏幕范围,将显示区域跨越笔记本电脑传统的铰链区,一直延展到键盘上方。这种布局,让显示器的视野空前扩大,给使用者带来的感受确实比较震撼。相信用户无论在工作时还是在娱乐休闲时,都会更有沉浸式的使用体验。

3、可折叠电脑或掀起一次新的电脑革命

综合而言,玺哥认为可折叠柔性屏的第一波大规模应用,可能会同时出现在手机、笔记本、平板电脑这类设备上。而且,相对手机来说,笔记本、平板电脑或可能更早实现规模化应用。因为手机对可携带型、散热性能、耐磨耐刮性、以及重量等方面要求都十分高,目前的可折叠屏技术仍然难以满足手机上的应用要求。但在电脑应用就不一样了。人们在使用过程中对电脑的重量、尺寸有更大的宽容度,这就让柔性屏技术有了更大的发挥空间。

从三星、联想公布的产品设计来看,使用了柔性显示屏后,平板电脑在同时满足超大视觉空间、与便携性能上有了更好的平衡解决方案,而笔记本电脑使用了柔性屏后,其使用体验得以与大屏幕台式电脑迅速拉近,在移动办公日益成为潮流的现代商务领域里,柔性屏的笔记本电脑极有可能成为新的市场宠儿。

所以玺哥认为,柔性屏最先带给我们的未必是手机革命,倒极有可能是电脑革命。

2019-01-16

1月14日,手机厂商宣布成立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OPPO官方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将构建开放的IoT平台,一同推出的全新 子品牌“智美心品”,通过自研、合作研发、选品三种模式,为用户提供智美科技生活解决方案。”媒体报道称:“OPPO新 兴移动终端事业部将率先瞄准智能手表及智能耳机,聚焦运动健康场景,整合公司能力与资源,打造下一个入口级产品。”

不过玺哥认为,虽然OPPO的想法很好,但这IOT布局思维,也是在有点“方”。

OPPO的IOT“卖货思维”要不得

OPPO CEO陈明永说:“成立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是OPPO面向5G+时代的关键布局,旨在推进OPPO构建面向未来的多入口智能硬 件网络,以多智能终端驱动未来发展。”

这话说得实在官方。实际上,在IOT的布局上,OPPO是“华米OV”中最落后的。成立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只不过是OPPO为了 能更快赶上华为、小米的步伐,以免被市场淘汰。

当前,OPPO在IOT领域的动作,几乎都都在紧跟华为、小米的步伐。

以此次成立的“智美心品”品牌为例,官方的说法是将通过自研、合作研发、选品三种模式为用户提供解决方案。很显然, 这个思路很大程度是参考了小米生态链的玩法,希望打造属于自己的IOT生态。但问题是,小米的生态链模式并不合适OPPO。 虽然小米也是走重营销轻技术的路线,但小米的营销是自带流量玩法,区别于OPPO砸钱请明星的玩法。而且小米的单品在客 单价上较OPPO来说低了不少,如果按照小米生态链的玩法,OPPO的利润何在?所以,OPPO学小米生态链的玩法实际也是只学其形,不能得其神。

再说此次官方瞄准的智能硬件方向。官方说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将率先瞄准智能手表及智能耳机。这个显然参考了华为、小 米在智能硬件上的布局。

当然,OPPO也不是直接硬搬华为、小米的IOT战略,它也结合了自己的“优势”,并作出了取舍。

用“卖货思维”做IOT,OPPO注定只能成为华为、小米的跟随者

我们再来看一下OPPO在IOT上的发力点——智能手表和智能耳机。试想一下,智能手机和智能耳机能在未来的IOT布局中起到什么作用?能创造什么样的发展空间?应该说,这2款智能硬件未来在IOT领域中可能成为主要入口的几率是很小的。

那么, OPPO为什么会选他们作为开始的发力点呢?

玺哥的看法是,因为智能手表、智能耳机是当前智能硬件中最能卖得起价格,最有溢价空间的硬件产品。国际上有苹果手表,苹果耳机得例子,国内有华为、小米的销量佐证。

很显然,将发力点放在智能手表,智能耳机是进军IOT硬件较为保险的做法。既能保证自己在IOT领域的布局,又不至于没有钱赚。

只是OPPO这种将“挣钱”和最低风险放在IOT布局前面的盘算,实在是太过“实际”。在这种利益盘算的后面,是OPPO根子里的“卖货思维”。而且,OPPO的“卖货思维”所暴露的,是它重眼前轻未来,重利益轻战略,重营销轻技术的本来面目。

话说,在美好的话术,也掩盖不了事实本身。

当然,不是说“挣钱”和“盘算”不好,只是这种做法的弊端在于,虽然前期可以通过智能硬件(智能手表、智能耳机)挣 钱,但却失去了在未来市场上的话语权。

OPPO和华为、小米的IOT差距巨大

在现在的手机厂商阵营中,物联网方面的领头羊非华为和小米莫属。OPPO虽然拉近和华为、小米的距离,但奈何差距太大, 一时半会想要赶上是不可能的。

华为与小米均早在2015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IoT,经过几年的发展,各自都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以华为为例,它从底层的系 统架构开始,构建了一个软硬件一体的IoT体系。华为本身就是一个通讯技术领域的世界级领先者,具备云、网络、终端、AI 和芯片五大核心能力。其HiLink智能物联网平台,已经实现了100多个品类和150多家厂家的接入。其IoT体系积累了2000多万 用户,仅接入HiLink协议的WiFi类智能家具设备就超过了400万台,实现了4亿以上的APP链接。

用“卖货思维”做IOT,OPPO注定只能成为华为、小米的跟随者

而另一个巨头小米,则是以小米生态链的“技术+投资”模式,构建了目前最大的消费级IoT平台。仅在过去一年中,小米IoT 平台就实现了每日高达800亿次的设备请求处理量。全球范围内接入小米IoT平台的联网设备已经达到了1.32亿台以上,覆盖 了200个以上的国家和地区。

而在战略上,华为、小米也较OPPO想得更为透彻。

战略上,华为是以技术为根本,提出了1+8+X为核心的AIOT战略。在华为1+8+XIOT开放战略中,1是手机,8是iPAD 、电脑、 智能电视、车载智能屏幕(车机),眼镜、手表、耳机等智能硬件产品,X是以外的智能硬件和服务。华为这套以1+8+X为核 心的AIOT战略,把物联网商业发展前期依靠智能硬件布局IOT给说明白了。

小米的IOT战略是以市场为根本,用时间换市场。雷军以小米生态链的“技术+投资”模式,构建了目前最大的消费级IoT平台 。

不管是市场还是战略,华为和小米都已经抛下OPPO一大截。与这些提前几年就已经深入布局IOT的巨头相比,OPPO的IoT战略不但在时间上显得迟滞,而且在技术标准的成熟度、与第三方厂商的合作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差距。随着5G商用时代的日益临近,IoT领域的争夺也将白热化,迟来的OPPO还有很多课要补,它必须加快脚步。

缺“芯”,OPPO最根本的问题

当前,OPPO除了在市场上落后华为、小米,在战略上不如华为、小米外,还有一个根本的问题是,OPPO的“缺芯”。

玺哥认为,核心技术的缺失,是OPPO在5G和物联网领域里最为致命的短板。首先从技术研发的投入来看,5G和IoT是绝 对的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领域,没有足够的研发投入强度是很难实现技术突破的,而在这方面,OPPO与领先厂商的距离 较大。2018年,OPPO的技术研发投入额有不同的说法,但从其高管 “2019年提升到至少40亿(甚至争取100亿)”的说法来 看,2018年OPPO投入的技术研发资金是相当有限的。这与华为一年接近900亿的投入相相比更是相形见绌。比小米目前的60亿 规模也差距甚大。

用“卖货思维”做IOT,OPPO注定只能成为华为、小米的跟随者

研发投入的不足,还导致OPPO在IoT关键的通讯技术、AI芯片等核心技术上存在较为严重的缺失。这个问题在5G+IoT领域的竞 争中将会给企业带来严重的“拖后腿”弊端。

我们只要看看小米就会明白,虽然其目前在IoT领域里处于相对领先的地位,但因为核心技术上的缺失,正面临着华为的强大 竞争压力。华为不但有HiLink + HiAI平台, 而且在核心操作系统、以及硬件上也成就不凡。如前所言,华为的IOT系统已经 形成了芯、端、云三个层面的领先优势、并开始向全球的合作伙伴赋能。而小米由于缺乏核心技术,在许多关键领域都不得 不依赖其他企业。例如,在手机AI芯片、IOT 芯片方面,小米就缺乏实力,无法像华为那样依托自家的麒麟芯片实现自主的 产品以及技术迭代。这也导致了小米在高性能、低功耗IOT芯片方面的研发能力和产品迭代速度也远远落后于华为。由于缺乏 核心技术,小米只能靠组装卖货,赚取中间差价。

较为领先的小米尚且如此,后来者OPPO面临的压力更不用说,压力山大也不为过。

有人说OPPO也事有技术的,这个值得商榷。仔细观察OPPO在全球获得的5千多件专利授权,其中大部分只是实用外观等方面的 设计,真正涉及到5G、IoT、AI等核心技术的专利很少。

总的来说,在华为、小米等领先IOT厂商的竞争压力面前,缺“芯”的OPPO想要在5G+ IoT领域里取得突破,困难之大可想而知。

布局太迟、体系不完备、缺乏核心技术的OPPO,如果还不改变当前“卖货思维”,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IoT领域激烈竞争中, 注定被淘汰。

2019-01-13

1月10日下午,“Redmi”品牌暨旗舰机Note7发布会在北京举行。玺哥认为,这是充满争议,带有强烈情绪的发布会。

急躁的雷军

雷军在发布会上说:“是友商的态度把我弄急了。我们请来了大将,搞了一个Redmi,又给搞文章,又给搞科普的,是个人都会急的。”。此外,雷军在演讲的PPT中表示“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雷军的急躁只是因为友商把他弄急了吗?显然不是。雷军急躁,除了友商的竞争,还有来自小米股价的低迷和对小米未来发展的担忧。

就在发布会当头,1月10日小米港股股价暴跌6.85%收报10.34元,这是小米上市半年来再次“创造”的新低记录,距离其上市发行价已经跌去差不多40%了。即便雷军与多位主要持股者公开承诺,“1年内不会出售”已经解禁的股票,依然没能够挽回小米股价颓势。

正如玺哥几天前在《股票解禁猛如虎?小米股价下跌不止那么简单》一文中所言,股价低迷考验小米“互联网公司”定位,而业务的疲软则让市场对小米的未来的发展缺乏信心。

2018年小米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小米当季营收为508亿元,调整后净利润录得17.3%的同比增长。表面看起来效益还不错,但投资人仔细观察其业务运营状况就发现,支撑小米营收的几大业务板块,依然高度依赖于硬件产品。当季营收中,手机销售占据了小米整体营收高达68.8%的比例,与上一季度相比还有所提高。众所周知,小米手机业务的盈利水平是偏低的,手机在营收中的比例提升,令投资人对公司未来整体盈利能力产生了更多的疑虑。同时,作为一个定位为“互联网公司”的企业,小米标榜的“互联网服务”却并没有什么起色。在第三季度,小米互联网服务板块在整体营收中只占了不到10%的比例。另一大板块IoT业务,也存在着服务占比偏低、过于依赖硬件设备销售的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资本市场对小米“互联网公司”定位更是质疑。股票颓势难挽,新业务前景又不明朗,这或许才是雷军急躁的主要原因。

其实,雷军在发布会上还有一个十分明显的情绪,就是“怨怼”。有人统计,在这场一个多小时的红米Note7手机新品发布会上,雷军怼了友商8次。更有媒体报道说,在发布会后的群访环节,雷军也抑制不住愤怒之情,提到友商面色铁青。

发布会上,雷军重点指责了友商的“科普”做法。事情的源头是荣耀业务部副总裁熊军民在在微博向大众科普市面上4800万像素镜头索尼IMX586与三星GM1的区别,他称前者是真正传统定义的4800万像素,后者的4800万像素本质上还是1200万像素,即便手机可以输出4800万像素的照片,也更像是通过插值实现。

很显然,熊军民通过“科普”的方式,就是想告诉消费者荣耀的产品才是真正使用的4800万像素摄像头。只是这么一科普,却把使用三星GM1的红米Note7给卖了。

也难怪雷军很“愤怒”,毕竟自家产品还没开卖呢,缺点就已经路人皆知了。

红米not7杀敌1000自损800为哪般?

当然,发布会毕竟不是真的“吐槽大会”,雷总还是把相当大的篇幅放在了新机Redmi Note7的推介上。

实话说,抛开摄像头传感器的差距不说,这款搭载QC4、4000毫安电池,4800万像素的Note 7,3+32G首发999元的定价,“性价比”还是可以的。

应该说,红米Note 7肯定会对荣耀等友商构成一定的冲击。但玺哥想说的是,除了会对各“友商”有冲击外,红米Note 7对小米自己产品的冲击也不小。甚至可以说,红米Note 7对小米自己的低端产品冲击更大一些。这是一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带有一定自杀性性质的市场策略。一个逃避不了的事实就是,红米Note 7面世后,小米青春版等几款差价不大的机型显然将直面竞争压力。小米和红米“自相残杀”的态势,今后可能将成为常态。

玺哥要说的是,虽然雷军想把小米和红米做了区隔,一个往“高端”靠,一个主打“性价比”,但想要达成这个目标,很不容易。双品牌战略虽然有很多优点,但风险也很大。做得好,就能向华为/荣耀那样取得高端、低端“两开花”的效果。做得不好,就可能会造成两个品牌互相掣肘。

或许有人会问,雷军明知小米和红米之间会有竞争,为什么还是要将Redmi独立并推出红米Note 7?

这个问题其实玺哥在之前的文章也有分析。雷军这样做的目的有2个,一是为了保住“手机”这个小米的核心流量业务,二是为了雷军未来的AIOT战略蓄力。

手机作为小米最核心的流量业务,也是当前小米的立足之本。但就是这个立足之本,当前面临着较大的困境。2018年以来,小米在国内市场遭遇了第二季度几乎0增长的困境,到第三季度甚至出货量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6%。在印度等海外市场也即将面对增长瓶颈,而且华为/荣耀、vivo、OPPO等友商也在施加强大竞争压力。为了保住海外优势,抢回国内市场,小米打响了“性价比”之战。

IOT作为小米、雷军未来的战略方向,是必须要有保障的。随着IOT市场形势的逐渐清晰,雷军也看清楚了未来几年手机作为IOT领域最重要入口的重要性。做好手机,就是获得了IOT的关键入口。很显然,性价手机是抢占IOT入口的最好手段。

IOT时代,雷军的野心

玺哥认为, 小米强推“Redmi”品牌独立和红米not7,除了为确保手机核心业务市场份额和IOT战略实施外,还是雷军为了争一口气所发起的一场战斗。

在发布会上怒怼“友商”、宣称“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雷军,从来就不是甘于平庸的人。雷军不仅要做“风口上的猪”,更要乘风“化龙”。

前几天,雷军在知乎上关注“华为与小米谁是民族骄傲”提问的事件,成了网络舆论关注的焦点。尽管事后雷军“辟谣”说那个账号并非其所有,但谁也无法确认事情的真伪。

曾几何时,雷军被视作手机、互联网里“教父”级别的人物。在小米被喷“饥饿营销”的年头,华为手机还远没有今天的市场地位,荣耀品牌甚至还只是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可是几年过去,形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被雷军反复怒怼的“友商”—-华为/荣耀,不但用华为手机品牌在高端市场站稳了脚跟,而且以荣耀品牌在中低端市场上攻城掠地。几年时间里,单单荣耀这个子品牌就已经在销量上超越小米。华为加上荣耀,今年已经实现了全球市场份额超过苹果、并直追三星的业绩。

对于这个状况,雷军当然深感不甘!如果没有华为/荣耀,小米、红米系列本“应该”卖得更好、得到更大的利润空间。而小米,也不至于陷入目前这种股价狂跌、备受资本市场质疑的窘况。

在怨怼、急躁、不满的后面,是雷军的不甘心。雷军不甘心小米只是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他要做的是把小米打造为华为那样的“民族品牌”,甚至是苹果那样的全球性高价值品牌。

当前,小米到了关键时候。是走向平庸,随波逐流,还是逆流而上,成就伟大?雷军当然选择后者。

“Redmi”品牌独立,确立“性价比”主线,就是为了在5G和IOT时代找回小米曾经的“战斗”精神,实现自我超越。

让“Redmi”和小米成为5G和IOT时代的伟大品牌,成为超越苹果,超越华为,这才是雷军的野心。

2019-01-11

1月9日,小米集团股价低开5.4%,报10.5港元/股,再创上市新低。昨天,也是小米集团上市半年的日子,也是公司员工股以及早期投资者股份的解禁日期。据彭博估算,小米股票解禁数量将超过30亿股,相当于已发行股票的约19%。

为了稳定股价,小米创始人雷军和其他控股股东,承诺持有的所有股票,继续锁定365天,同时小米集团高级副总裁、CFO周受资亦做出同样的承诺。

只是玺哥想说的是,小米股价下跌并不止股票解禁那么简单。

小米股价下跌考验“互联网公司”定位

自从在港股实现了IPO以后,小米股价就进入了长期的下跌通道,其原因是深层次的。

2018年6月21日,小米在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中,以“来自董事长的公开信”形式,向投资者们反复强调小米“不是一家硬件企业”,而是以创新驱动的“互联网公司”。小米最初把发行价确立为17港元,正是基于这个“互联网公司”的定位。然而上市后的财报却让投资者们对小米的这个定位不断产生疑虑。

我们仔细看一下小米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就能找到投资者疑虑的来源。从数据来看,小米当季营收为508亿元,调整后净利润录得17.3%的同比增长。这个看起来还不错的业绩却并没有支撑起小米股价回归到发行价。因为投资者们发现,小米的几大业务板块依然处于硬件产品的主导之下,雷军一度强调的互联网以及服务业务,并没有成为公司业绩增长的主力。

首先,第三季度里小米营收中高达68.8%的比例来自于手机产品,比第二季度的67.4%还要高。这说明,利润偏低的手机业务为小米贡献了最大的营收份额。这不但拖累了公司整体的盈利能力,而且也与雷军的“互联网公司”定位严重不符。

另外,而当初在IPO时支撑起小米互联网公司定位的业务—互联网服务和IoT,情况也不甚理想。2018年第三季度,小米互联网服务在整体营收中只占了不到10%的比例。而IoT业务虽然增长势头不错,但其中服务的比重很低,各种智能硬件设备仍然是其营收主流。不管雷军在文宣上如何着力,务实的投资者们看的是客观数据。总体而言,财报数据表明小米仍然是一个硬件为主导的企业,其“互联网公司”的定位今后恐怕还会持续受到质疑,令公司股价继续受压。

股价下跌源于小米业务的疲软

上市以来,小米在业务上一直没有太大的突破。

如前所述,在小米的整体营收中,被寄予厚望的互联网服务并没有做出太大的贡献,小米依然是一个对手机、硬件产品高度依赖的企业。即便在这两个领域里,小米的问题也不少。

目前的小米,整体营收中接近7成来自于从手机产品,然而在手机方面小米的情况并不乐观。IDC的数据表明,进入2018年以来小米手机在国内市场上遇到了较大困难。第二季度小米手机销量呈现出几乎0增长的窘况,第三季度甚至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6%。在国内手机厂商“华米OV”阵营里,小米的国内市场份额已经被华为、vivo、OPPO等甩开距离,目前只能位居末席。

在国内市场业绩严重下滑的背景下,小米只能依靠在印度等海外市场的增长,勉强保住了全球销量第四的位置。这些新兴市场虽然为小米带来了销量上的增长,但问题在于,小米在印度市场上的份额已经接近顶点,即将迎来增长瓶颈期。华为旗下的荣耀、vivo、OPPO等友商也纷纷把目光盯紧了印度市场,2019年小米将会面临来自这些厂商的强大竞争压力。而且印度等国目前的市场与中国几年前的状况很接近,虽然销量增长很快,可仍然以中低端机型为主流,销量虽大利润却十分有限。以印度为主的海外市场,很难为小米带来盈利上的增长,自然也无法帮助小米实现股价企稳回升。

IoT业务是雷军寄予厚望的“三架马车”之一。但小米IoT业务主要的不足之处有二,首先是其中服务占的比重太小,主要还是在做各种物联网智能设备。其次,小米的IoT体系仍然处在实现设备间互联的物联网早期阶段,并不能给小米在营收上增加多少。

同时,小米IOT也面临着华为、OPPO、vivo等对手的竞争,未来存在较多不可确定性。

2019才是对小米管理层能力真正的考验

雷军及其管理层也明白小米当前的处境。为了改变当前的处境,雷军及其管理层也做了不少的努力。

比如进军白电。2018年底,小米连续推出了米家互联网空调,洗烘一体洗衣机等产品。前几天,雷军还借着为李东升助威的机会,宣布小米与TCL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只是目前来看,小米进军白电短期内不会带来多大的效果。

除了进军白电,雷军还对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2018年9月13日,小米在重大调整中,成立了制定并督导集团发展战略的“集团参谋部”。12月13日,小米再次做出组织架构的调整,将中国区内的销售与服务部被改组为销售一部、销售运营二部,全面负责中国区的手机、电视以及生态链产品销售运营。这两次重大调整,其目标都是直指提升运营效率以帮助小米摆脱股价下跌、业绩不佳的状况。

包括这次以雷军为首的控股股东都承诺短期内不会出售手中股票的做法,也是雷军及其管理层为了稳定股价所作的努力。

只是现小米股价表现来看,市场对雷军及其管理层的努力并不认可。

2019年,小米以及刚独立的“红米Redmi”必须打赢几场“硬仗”,方能重拾市场信心。比如推出几款具有影响力的产品,在和华为、三星、OPPO、vivo等对手的竞争中拿下更大的市场,IOT领域做出更大的突破等。

2019年,小米如果不能做出令市场信服的业绩,其“互联网公司”的定位势必会遭到更多的质疑甚至否定。马云说:“风口的猪会更惨”,小米若不想成为马云言中的那头“猪”,就必须以最快速度改变其过度依赖硬件、以及盈利能力不足的短板,否则的话,其股票市值恐怕将跌得更惨。

2019年,无疑是决定未来小米走向关键的一年,也是真正考验小米管理层能力的一年!

2019-01-10

1月8日,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发内部信,宣布调整联想中国区组织架构。本次调整新设大客户事业部、中小企业事业部和消费事业部,聚焦三大客户群——大客户、中小企业客户和消费客户。

相比上一次的组织调整,本次联想中国区调整更为细致,职能划分也更为明确。

联想中国区调整基本到位

自2017年5月接受杨元庆邀请重返联想、并主掌中国区后,刘军主导的联想中国区变革就从未停止。从提出“新创业文化”激发团队斗志,到提出“智慧联想、服务中国”战略,从建立了联想中国区赋能中心、新零售天禧传奇科技有限公司,从组织架构调整到提出“直接To C”,刘军一直在行动。

玺哥在《联想成立智能设备集团,变阵提速,全力进军智能物联网》一文中曾经说,联想2018年5月8日的组织调整,是为了进一步提升联想的战斗力。是为了“让我们能够充分利用从单一业务向多元业务转型过程中一直在建设的共享平台,加速技术融合(特别是计算技术和通信技术),让我们的各类设备变得更加智能和无缝协同”。 是为了建设共享平台,打破业务边界,加速技术融合,提升联想战斗力!

新的组织架构中,联想将客户群分为大客户、中小企业客户及消费客户。大客户事业部由副总裁刘征领导,这个事业部将会比以往更重视大客户业务。商用服务业务团队将虚线汇报给刘征。原Think业务、扬天业务和惠商业务合并到了新的SMB中小企业事业部中,由副总裁赵弘负责。副总裁张华领导的消费事业部,则整合了中国区手机产品的全部营销、推广和销售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手机相关的产品研发、规划、运作和云服务,依然由常程的手机事业部领导。同时,新成立的三大事业部,都把“Device+”和“SIoT”业务放在了核心位置上。显然手机和SIoT业务,在联想全面向客户中心方向转型的过程中,将成为业务的重点。

对比上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在大框架上的业务合并、整合,这一轮的调整具体到业务负责人,显得更为细致,明确。

玺哥认为,1月8日的调整,除了进一步提升联想战斗力外,也进一步明确了各业务负责人的智能划分,未来目标。经过这一轮的调整后,联想组织变革即将进入稳定期。

新组织架构调整核心:“以客户为中心”

刘军在此次内部信中反复强调,从组织架构的调整开始,今后联想一切业务运营都会全面向“以客户为中心”转型。实际上,这也是联想和刘军一贯以来的坚持。早在2017年的联想全球誓师大会北京站上,CEO杨元庆就阐述了联想“三波战略”的价值和意义,并指出“以客户导向为中心”是联想未来的方向。刘军回归联想后,执行这个转型战略的重任就被放在了他的肩上。

联想的这个转型决策,来自于企业对市场环境的总体判断。刘军在内部信中说——2019年,随着市场经济环境变化,各种SloT技术、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层出不穷,跨界厂商不断扩展生态链产品和服务。更贴近客户、更快速洞察需求变化、快速顺应客户旅程变迁,将成为制胜的关键。为此,刘军主导下的架构调整将目标直指“以客户为中心建立组织及运作模式”,并力图通过一系列变革,实现直达客户、并建立密切联系。

新成立的大客户事业部,就肩负着为大客户提供更加整合的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的重任。刘军期望这个新架构能通过更好、更专注的服务,在巩固既有的TOP3000客户群同时,积极开拓增量市场。

新的中小企业事业部,则在整合了原Think业务、扬天业务和惠商业务的基础上,能够更加密切协同地关注中小企业客户并为之服务。该事业部将紧贴SMB及T2客户需求和客户旅程,高效、灵活地提供基于 客户洞察下的产品和服务,“智慧赋能,陪伴成长”。

新的消费事业部,不但整合了原有的手机产品全部营销、销售以及推广业务,而且还将综合考虑PC、手机、SloT等智能产品及服务,围绕智能生活场景,提供全品类产品,打造全触点体验,建设全通路营销。其目标就是为全面围绕消费客户的需求和客户旅程,为客户提供完整的智能生活解决方案。

简言之,刘军这次架构调整的核心思想,就是要抓住“紧贴客户”这个中心,从而能够深刻理解客户需求、改进客户旅程,实现联想规划中的转型和创新,让业务更上一层楼。

手机、SIOT业务是联想中国区未来发展重点

本次架构调整,刘军在内部信中用大量篇幅阐述消费事业部和手机事业部的业务模式和业务重点。显然,手机和SIoT这两项业务将在联想未来的发展中扮演关键角色。

1、手机业务成赢家

本次架构调整中,手机业务的权重又进一步提升。甚至可以说,消费事业部就是为手机业务而设立的。用刘军的话来说“手机是核心产品,同时也是灵魂性产品”。

为了强化手机的营销、销售、推广业务,联想将以往分散在不同部门的相关工作都整合到消费事业部,进行统一管理,并以资源集中的方式加以推进。“此次整合后,一方面,手机业务可以借力消费的平台资源,更加充分利用消费业务在直达客户及营销方面的优势。另一方面,消费业务也将能够更加完整地为客户提供智能生活解决方案,更加主动地应对来自跨界厂商的生态竞争,让消费客户“智享美好生活”。”

联想手机事业部,将继续由常程副总裁领导,专注于手机产品规划、研发、运作及云服务,并对全球联想手机业务的经营负责。强调全收联想手机业务,这是对常程工作的最大肯定。

联想对手机产品的重视,不仅是为了营收考虑,更是配合联想整体向“以客户为中心”、以及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战略举措。新的消费事业部将致力于以消费者为中心,为用户提供全域、全场景的体验。为此,联想必须以SIoT体系确保产品线的全面智能化、以及各品类产品的互联互操作能力。在这个SIoT体系中,智能手机的作用非常关键,它既是用户接触SIoT体系的第一入口,也是联想基于云端向客户提供定制化服务的主要通路。

剥离了过多营销功能的手机事业部,将能更专业地推进手机产品的技术研发工作;而整合了营销、销售和推广业务的消费事业部,则能更好地建立起全网营销和OMO体系,帮助联想以智能手机为中心,彻底打破手机与平板、PC、以及其他智能设备之间的壁垒,让用户得到场景化的智能体验。

2、联想中国区高度重视SIoT业务

刘军在内部信中说“整合后的消费业务,将围绕消费客户的需求和客户旅程,综合考虑PC、手机、SloT等智能产品及服务,围绕智能生活场景,提供全品类产品,打造全触点体验,建设全通路营销”。

杨元庆在两年前已经指出,在5G技术日渐走向商用的大背景下,“万物互联”的IoT技术已经开始投入实用。同时,无论是大客户、中小小企业还是普通消费者业务,都已经从传统的PC时代走向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联想必须抓住这个机遇,依托智能物联网实现“以客户为中心”转型,让“智慧联想服务中国”的愿景真正落地。

联想规划的SIoT体系,是一个基于设备、平台、服务三个层面而构建的开放智能物联生态,主要分为设备层、平台层和服务层向设备生态伙伴、平台生态伙伴和服务生态伙伴三类伙伴赋能、开放和合作。联想的SIoT体系在客户端以一个APP形式提供服务,无论大客户、中小企业客户还是普通消费者,均可在手机、PC、Pad等设备上,通过这个APP实现与其他设备、以及与业务伙伴的无缝互联。

本次调整之后,消费事业部将会围绕联想既定的SIoT,将联想打造为一个万物互联时代的平台型科技企业。

2019,在刘军带领下的联想中国区将会更加务实,更为下沉,更有战斗力。

2019-01-08

上周,苹果CEO库克在给投资人的一封信中承认当下苹果面临的困境——中国消费者不再争着买苹果手机了。此内容一经公开,苹果股票应声下跌8%,市值瞬间就蒸发550亿美元。

与此同时,关于苹果的另一个消息引起了玺哥的注意:苹果将在印度开设新的生产线,把X、XS、XR等高端产品的制造引入印度。

库克将苹果当前的困境甩锅给中国市场,不少人也将苹果股票的下跌归结于中国市场对苹果产品的不感冒,强调中国市场的重要性。但玺哥认为,苹果股价下跌,中国市场并非主因。令苹果股价下跌的,是它自己。进军印度,则是库克为苹果找的下一个增量市场。

苹果股价下跌的真正原因:创新乏力,库克商业能力局限

苹果业绩不佳的原因是经济下滑,所以中国消费者买不起苹果手机了——这是库克试图向投资者传达的核心信息。但玺哥并不认同他的论调。中国经济当前固然面临下行压力,但确实不是库克甩锅的对象。

最明显的例证就是苹果最大的竞争者华为,刚出炉的数据表明,2018年华为智能手机销量超过2亿台大关,超越苹果稳居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的位置,并且正在谋划向处于第一位的三星手机发起冲击。

为什么华为做得这么好,苹果就不行了呢?苹果根本的问题不在中国市场,而是自身长期以来的创新乏力让市场对苹果的未来缺乏信心所致。

自从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去世之后,消费者普遍都感觉到,苹果原本那令人惊叹的创新能力就不复存在了。从外观来说,从iPhone6开始一直到iPhone8这整整几代产品都给人以雷同之感。除了外观,苹果这几年最令消费者失望的地方还在于,科技创新的应用步伐太慢。

近几年来,市场上几乎每一次重点新机型的推出,都是安卓阵营率先应用各种“黑科技”。从双卡双待、OLED屏、指纹识别、全面屏、无线充电等新技术潮流,都是安卓阵营在引领,而苹果却总是比安卓阵营晚一两年、甚至几年的步伐才跟上。

苹果长时期保持着这种对新科技“不紧不慢”的温吞态度,渐渐让消费者失去了追捧的兴趣。而安卓阵营的三星、华为、小米等则在拍照、AI应用等各方面不断推陈出新,让消费者把每次的换机首选目标偏向了安卓,而不再像前几年那样非苹果不问了。

细数库克执掌苹果几年来的表现,除了股价还保持了一定上涨之外,在创新上毫无建树。玺哥认为,创新乏力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的话,库克无论拿出什么样动人的话术或者美好的规划,都无法挽回市场对苹果逐渐失去的信心。

印度,会是苹果手机的下一个增量市场吗?

如果苹果仅仅是在技术创新上暂时乏力的话,投资人并不一定会看衰苹果股票,毕竟真正革命性的技术没那么容易出现。令投资人看衰苹果股票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大家对库克商业能力上的质疑。

实际上,对于苹果在中国市场上可能遇到的下滑,业界早在一年前就已经发出了警示。中国手机阵营“华米OV”的强势崛起、中国消费者购买偏好的改变等,在一年多前就应该引起苹果和库克的高度关注,然而库克显然没有将这些变化看在眼里。

在2018年2月份,库克依然在大谈对中国市场的“乐观”预期。2018年大中华区第一财季营收的增长,给了库克一个虚假的信号,让他放松了警惕。当时库克表示,自己对中国内地运营的方方面面都“非常满意”。并认为新的iPhone机型将继续得到中国消费者的追捧,保证公司营收不断增长。

然而一年后的今天,库克以及苹果的众多投资者们才认识到,许多中国消费者们已经把购买的选择转向华为、小米、vivo、OPPO等国产品牌。即便是忠实的“果粉”们,也不愿意跟风抢购苹果新推出的昂贵新机。

在整个2018年间,盲目乐观的库克带领这苹果给大中华区制定的营销策略,依然是倡导把苹果作为一个“有身份”的标志推销给用户,并且依然采取高定价的策略以尽量提升营收。判断失误导致策略失当,最终的结果就是苹果在中国内地遇到了滑铁卢,库克不得不在公开信里做出了业绩下滑的预警。

印度,会是苹果的下一个增量市场吗?

在股价下跌,个人商业能力受质疑的当下,库克除了甩锅中国市场外,也把目光投向了当前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印度。那么,印度会成为苹果手机的下一个增量市场吗?

当前,印度的手机销量已经超越美国,成为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大市场。从市场情况来看,库克重视印度市场的决策是正确的,只是印度能否成为苹果的增量市场就不好说了。

根据权威数据显示,苹果2018年在印度的销量可能会从去年的3百万台急剧下跌至2百万台。据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 的数据显示,2018年苹果在印度的销量将面临暴跌40%,市场份额跌穿1%的窘况。这就是苹果手机在印度的现状。

而导致苹果在印度市场也不好卖的原因是,它价格太贵,功能无优势,品牌定位缺失。

我们先来看看价格因素:最新的苹果XS售价约为1430美元,然而印度人平均的年收入也才2000美元的水平。这就从根本上限制了苹果高端手机在印度的市场空间。除了高端机型外,苹果较为老旧的SE、6S也在印度市场上有售,其定价分别为430美元和270美元。这些价格较低的机型同样卖得不好,原因依然是“太贵”——要知道印度市场上其他品牌智能手机的平均价格只有160美元左右。

印度,会是苹果手机的下一个增量市场吗?

苹果不但在价格上不讨印度消费者喜欢,在功能、品牌定位上同样不讨好。印度并非没有高端消费者,但在这个群体中,新用户却对苹果这个品牌了解得不多,而老用户则普遍对三星品牌的接受度更高,不会轻易转换品牌。对于中低端消费者来说,他们一方面要求性价比,另一方面要求手机尽可能提供包括大电量、多卡多待等实用而“接地气”的功能,这方面苹果相比中国手机品牌来并毫无优势。于是年轻族群、中低端消费者大部分都被小米、vivo、OPPO等中国厂商吸引走了。

可以说,苹果当前在印度市场上的遇冷,是价格、功能、营销策略等综合因素作用的结果。

库克将新在印度设生产线描述成主动举措,是出于公司高层对印度市场高度重视。但在玺哥看来,新厂的落地与其说是苹果的主动举措,不如说是形势所迫,不得不为之。

2018年2月,印度政府宣布了关于电子产业的新政策。其中规定,手机整机产品的进口关税将从原本的15%上升到20%,并且还规定本地销售手机厂商在生产过程中,至少30%的物料和零部件,必须从印度国内采购。这一举措的目的是为了提升电子产业国产化率,鼓励国际电子科技企业在印度本国投资设厂。

这个规定得到了三星、小米、vivo、OPPO、华为等厂商的积极响应,也都在印度开设了生产线,并都在谋划扩大在当地的产能。而苹果当时的反应是,它并不愿意执行在印度生产的政策,而是希望依然采用全球生产、并将成品进口到印度销售的既定做法。当时CEO库克花了很大精力,试图说服印度政府对苹果进行“豁免”。但最后,库克的这一系列游说努力并没有凑效,印度政府严格执行政策的决心没有丝毫动摇。

所以现在回头看,库克终于决定要在印度新设厂,将X、XS、XR等高端手机的生产也搬到印度,其实并非他主动重视印度市场的结果,而是“死了这条心”的无奈之举。

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全球营收、股票大跌的时候才想去去经营印度市场,临时抱佛脚的做法也凸显了库克在商业规划上的短视。

印度救不了苹果手机

如上所述,苹果现在面临的问题是全方位的,印度市场救不了苹果。更何况印度市场对苹果也并不友好,想靠新设一条生产线就让苹果的营收止跌回升完全是不切实际的。真正能救苹果的不是印度、也不是哪个单一市场,而是苹果决策层对自身的全面反思。

苹果如今的困境,与当年的成功其实同出一源—-对消费者的傲慢。早年的乔布斯是个真正的天才,他蔑视消费者的反馈意见,他认为自己的理念是高于市场、也是领先于消费者的。他觉得不应该由消费者告诉苹果需要什么产品,而是反过来,应该由苹果告诉消费者,你“应该”买什么产品。从最早的MAC机,到后来的iPod、iPad、iPhone,乔布斯凭借着自己傲慢的理念,带领苹果获得了巨大成功,消费者真的是服了乔布斯、也服了苹果。

然而,世界上只有一个乔布斯。

在乔布斯离去之后,接手的库克显然没有乔布斯能力。库克掌舵至今,苹果的产品再没有出现过以前令消费者赞叹的突破,而是变得越来越平庸。日益平庸的苹果,依然在坚持乔布斯遗留下来的、高高在上的价格定位、功能设计。不管是在中国、印度,还是在全球市场,库克仍然坚持着把苹果包装成彰显身份的“奢侈品牌”的整体策略。

在2018年初,苹果市值的最高点,不少人称赞库克说他正把苹果做成一个高溢价的奢侈品。现在看来,库克所制定的这种策略是有大问题的。

印度,会是苹果手机的下一个增量市场吗?

库克策略的问题首先在于对竞争对手、以及手机行业大趋势的判断出现了失误。库克为苹果制定的“奢侈品”定位、“超高”的定价策略,是基于一些判断:包括中国厂商在内的竞争者们,在很长时期内无法制造出能与苹果竞争的产品。然而事实表明,几年来随着市场竞争的日趋白热化,以华为、小米、荣耀、OV领头的国产厂商阵营,不但在设计、研发和工艺制造方面全面赶上国际先进水平,牢牢占据了国内中低端市场,而且正在向高端领域延伸自己的覆盖范围。即便在印度等海外市场,国产手机厂商们也对苹果形成了碾压之势。对此,库克必须反思!

早已没有了天才的苹果倔强地继续高价,而三星、小米、vivo、OPPO、华为们却在用热情、谦卑的态度,以及务实的定价策略,在中国、印度、乃至全世界市场上赢得消费者的心。

一心想把苹果往奢侈品品牌推的库克,却不知已经将苹果推向了深渊。

玺哥认为,如果库克不改变苹果在新兴市场的市场、定价策略的话,它未来的状况会更糟。

2019-01-07

时间进入2019年,小米公司宣布“红米Redmi”成独立品牌。玺哥认为,“红米Redmi”不是一个“对内”的品牌,也不是一个“对外”的品牌,它将是雷军征战国内、国外的性价比品牌。“红米Redmi”独立是雷军对过去几年中对“性价比”判断失误的一次重大“修正”。

保、抢海外市场,红米独立的2极诉求

红米在这次“独立宣言”中,有一个重要的举措就是更改了名称LOGO,原来以中文字“红米”与汉语拼音hongmi共同组成的标志不再使用,而是改成了纯英文的Redmi。在玺哥看来这说明雷军为红米赋予的重大使命就是——拼保海外市场。

2018年以来,小米的整体市场业绩呈现出“鲜明”的特点:海外市场成为支撑运营的主要驱动力。市场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小米在国内市场的销量出现了0增长的窘况。到了第三季度,其国内出货量甚至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6%。然而在这个状况下,小米全球总体业绩却取得了25%的增长,原因就是小米在海外、尤其是以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上取得了重大进展。

从第一季度开始,小米就以30%左右的份额超过三星高居印度市场榜首。到第三季度虽然有所下降,但依然保持了29%以上的份额。从全年来看,小米在印度的销量已经实现了每个季度都超过千万台的规模。海外市场,特别是印度市场已成小米增长最重要的驱动力。

与此同时,小米在印度市场的成功以为竞争对手提供了借鉴样板。进军印度市场,挖掘市场增量成了各品牌手机厂商的共识。

权威数据显示,自从2017年以来印度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手机市场。蓬勃发展的经济仅在2017年里就让7千万印度人首次用上了智能手机,总体而言,印度手机用户已经超过3.7亿人。这个市场容量相当大,但有一个重要特征引起了市场人士关注:中低端机型仍将在较长时期内占据市场主流。

仅以2018年第二季度的数据来看,在总体3260万台手机销量中,来自各品牌的中低端机型就占了8成以上。印度手机市场仍然处于中国10年前的状况,民众对智能手机的需求开始急剧增长,但市场仍处于普及阶段。印度消费者现在主要的购买诉求,是将前几年购买的简单功能机更换成智能机。这就决定了目前印度消费者对性价比的要求极高。

而性价比,恰恰就是新红米品牌的主打优势。雷军在今天刚刚发出的微博中,就以“坚持死磕性价比!”这样极具个性的语言,为红米品牌定了调。而雷军对性价比显得“有点雷”的腔调,也表明雷军认识到了自己这两年来的最大战略失误——对性价比智能手机的漠视。

从2017年到2018年,消费者们见证了魅族甚至360等品牌在性价比上对小米的围追堵截,更经历了华为的性价比子品牌荣耀对小米 “狙击”。小米长期倡导的性价比优势,在国内已经不复存在。尤其是以性价比为主要卖点的红米品牌,已经在长达一年多时间里停止了新机型发布。而在红米系列这个“真空期”里,竞争对手却敏锐抓住了性价比这个市场杀手锏。荣耀推出了8X、10青春版抓住年轻人的心,V系列更以旗舰V20出尽“旗舰体验、性价比优势”的风头。vivo/OPPO也用各自的Z和K系列在性价比市场上攻城略地。

这种态势发展下来的结果,就是在国内市场上荣耀、vivo、OPPO品牌对小米的全面超越甚至抛离。如今的“华米OV”国产阵营里,前三者已经在国内市场上稳稳地把小米压制在排名最末的位置上。

而这些品牌也正在积极谋划,将在国内市场已经被证明为成功的策略,推广到印度等新兴海外市场上去,与小米在2019年展开激烈争夺。

在2019即将开始的海外市场激烈竞争中,如果小米对性价比的重视依然不足,将极有可能重蹈国内市场的窘况,被友商们大量夺去海外市场份额。

拼保海外市场,已经成了小米和雷军必须要完成的战略防御。守中求增成了最基本的市场诉求。

“红米Redmi”独立,就是雷军拼保、抢海外市场的重要策略。

独立的红米Redmi,或是雷军5G时代与荣耀竞争的利器

玺哥曾在《小米中国区要复兴,王川得先跨过华为荣耀这道坎》一文中说,“在荣耀确立了新的战略目标,在手机、智能硬件、IOT领域和小米开启“全面战争”情况下,小米中国要复兴,华为荣耀成了王川必须越过的坎!”

现在来看,华为荣耀带给小米的压力远大于外界的想象。现在应该说,小米中国区要复兴,雷军得先跨过华为荣耀这道坎。

之前小米已经进行了2次组织架构调整,现在来看,这是雷军在为“红米Redmi”独立做铺垫。以方便自己更好地应对荣耀竞争。

从“红米Redmi”独立来看,红米就是雷军在5G时代应对荣耀手机的竞争利器。

1、提前引爆5G手机性价比之战,雷军对付荣耀的“心机”

玺哥认为,无论是从雷军对红米品牌“年轻、时尚、科技”的调性定位上来看,还是从小米、红米双核战略的走向而言,小米/红米组合无疑已经与华为/荣耀形成了对标之势。随着5G商用元年的到来,红米更是将荣耀视作了主要对手。

早在2018年9月份,荣耀总裁赵明就宣布将在2019年下半年发布首款5G手机。同时,荣耀依托华为强大的技术能力,已经在从芯片到布板设计、从基带信号到AI系统等方面为5G做好了全面准备。在这个强大对手面前,小米如何应对?雷军给出了答案——强化性价比优势,并且要赶在荣耀5G新机推出之前,提前引爆性5G手机价比之战!

荣耀的5G手机会不会比计划提前推出我们不得而知,但雷军借助红米这个主打性价比的品牌,提前进入5G市场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在今天刚发布的博文里,雷军以“总结粉丝要求”为名,隐约透露了新的红米旗舰机性能参数。

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一句话是:“首发5G”。行业人士纷纷猜测,雷军将会大胆地在红米这款2019年开局之作上率先采用5G技术。

玺哥认为。以雷军向来的做事风格来看,在重大节点上寻求突破是他的首要目标。要想扭转两年来不断被荣耀追赶、甚至赶超的劣势,红米必须抓住5G这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在另一则博文里,雷军还透露红米新旗舰的定价很有可能会定在“2999元”。也就是说,雷军的“心机”就是以低于3000元的性价比、加上“用料足”的4800万像素拍照、以及率先采用5G技术为卖点,趁着荣耀5G尚未推出的机会,提前引爆与荣耀的对决,打个时间差以尽量压缩荣耀的反击空间。

2、冒险提前推出5G,雷军不得已的激进之举

对于雷军试图用红米提前进入5G、并引爆与荣耀性价比大战的策略,玺哥认为是有点冒险的。首先,5G网络的商用毕竟还没有实际开始,保守估计在2019年下半年之前,5G商用网络很难在全国普及开来。荣耀之所以将5G首发定在2019年下半年,正是看到了这个发展态势。那么雷军的红米如果冒然提前推出5G,会不会令用户觉得“不值”?会不会觉得这个购买价格包含了太多实际上并没有进入实用的东西?这个风险是存在的。

而且由于5G商用网络尚未大规模铺开,提前推出的5G手机在性能、功能上很可能会存在缺陷甚至障碍,这会影响品牌在用户心目中的形象,长远而言对厂商是不利的。

但玺哥也很能理解雷军的苦衷。这两年多来,荣耀在市场上已经连续9个季度站稳国内线上销售的TOP1,荣耀8、9、10三代产品对小米5、6、7三代形成了全面的压制之势。面对这个形势,雷军再不兵行险招将进一步失去翻盘的机会。这个激进的决策确实冒险,但的确也是红米扭转形势难得的机会。

红米独立很简单,但要取得成功不容易

“红米Redmi”品牌独立很简单,小米内部讨论宣布一下就行,但是“红米Redmi”要要取得成功却不容易。雷军的小米/红米的双核战略,既是雷军带领小米谋求新发展的机遇之路,同样也是充满挑战的艰难之路。

1、独立的红米,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内部竞争

作为一个拥有独立市场定位的品牌,红米在得到自身发展空间的同时,也要面临内部的竞争。就在雷军为红米发布“独立宣言”的微博之前,市场留意到,小米于2018年12月24日上架了小米Play这款新机。

小米Play以5.84英寸1080×2280分辨率水滴屏、12nm联发科P35处理器、以及1099元的首发价格,让人立刻感觉到这似乎就是原本红米“应该有”的样子。显然,在放手红米让其独立发展后,小米也在补全自己低价位、性价比机型的短板,力图拥有一个齐备的产品线。而根据雷军的微博,红米将来也会向中高端机型扩展,形成覆盖面较广的产品阵营。

那么,小米与红米长远而言就将形成互相竞争的格局了。红米这个品牌要谋求进一步提升,首先就要在与小米系列的竞争中形成自身优势,否则的话,强调“以市场为先”的雷军,就不会给予其更多的资源。

2、雷军的IOT战略是目标是否已经明确

玺哥认为,在“红米Redmi”品牌独立发展这件事情上,雷军可能还没完全想明白。“红米Redmi”对小米的意义,不仅仅是提升手机市场份额那么简单,它还关乎雷军在IOT上的战略远景。

不少人认为,雷军是要把独立后的“红米Redmi” 交给原金立集团总裁卢伟冰。玺哥认为,这个猜想或许只对了一半。也许雷军会把海外市场交个卢伟冰,但“红米Redmi”在国内的经营应该还是雷军自己来做。

雷军自己做“红米Redmi”的原因有2点。一是“红米Redmi”对小米在2019年抢占国内市场份额太重要,二是“红米Redmi”对雷军未来的IOT战略同样重要。

玺哥曾经分析雷军在IOT战略上的不足,对趋势方向的商业嗅觉很敏锐,但缺乏对方向目标的清晰认知和实施。所以在小米IOT战略前期,雷军采取了广撒网的方式来规避战略目标上的缺陷。

现在,随着大家对IOT认知的逐渐清晰,手机在未来较长时间内仍是IOT最重要入口已是行业共识。在这样的情况下,手机就成了雷军IOT战略的关键环节。

做好手机,抢占手机入口,就是抢占IOT入口,成为了实现雷军IOT战略的关键。

所以,如果雷军想明白了“红米Redmi”在小米IOT战略中的重要性的话,它就不会再被“雪藏”,而是小米未来的重点。

玺哥认为,“红米Redmi”品牌独立实际是雷军在5G和IOT时代“市场为先”战略的开端。从今以后,雷军将以“市场导向”为考核标准,不管小米、红米,不管国内、国外,谁能在和竞争对手的PK中取得更多的市场份额,谁在小米内部就更有话语权。“市场为先,品牌站边”将成为小米内部未来较长时间的指导准则。

当然,以上只是玺哥个人的一些看法,不见得对,大家当看热闹就是。

无论如何,雷军的小米/红米双核策略已经出台,在2019这个万众瞩目的5G商用元年,也是检验雷军双品牌战略成败的关键。红米未来的发展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2019-01-03

2019年新年伊始,三星“关停天津工厂”的消息又成了舆论热点。

2018年12月31日,天津三星通信工厂宣布关停。这间成立于2001年、拥有2千多名工人的工厂,目前已经处于全面清理厂区、人员准备撤离状态。据悉,该厂90%的员工已经签署了离职协议。在此之前,三星也关闭了它在深圳的工厂。一度热火朝天的三星手机工厂群,正在全面撤离中国。

三星手机彻底退出中国市场只是时间问题

三星手机工厂关停,早已是业界人士预料中的事情。从2014年中旬开始,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就开始出现下滑,2014年1月份三星手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依旧是20%,但到了十月份的时候,其市场份额已经下降到了13.7%。2018年,三星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上占据的份额已经跌到了0.8%,在各种行业统计数据中只能被列入“其他”类别。

玺哥认为,三星手机彻底退出中国市场是迟早的事情。

纵观三星“沦落”的过程,玺哥认为原因有二:首先,以“华米欧维”领投、魅族、360、一加等紧跟其后的国产手机厂商,近年来无论在技术还是市场营销策略上都取得了长足进步,给三星造成了强大的竞争压力。其次,三星对中国市场的不够尊重也是重要原因。一年多来,Note7爆炸事件让消费者心有余悸,而三星针对中国消费者的区别对待、长期拒绝召回的做法更是失尽民心,玺哥对于三星手机品牌如今在中国市场的“沦落”没有丝毫的惋惜感。是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不作为,注定了今天的唏嘘离场。

玺哥认为,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失利,或将影响其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乃至于5G时代的整体战略布局。

三星手机退出中国市场,将削弱其全球竞争力

面对着华为、小米、vivo、OPPO等中国厂商的追赶,三星迄今为止依然能够保持着全球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凭借其在全产业链上的优势,在手机行业依然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只是,这种全域优势或会随着在中国市场的失利逐渐被削弱。

从表面现象来看,退出中国市场对于三星而言只是失去了全球市场的一角,对其整体影响似乎有限。但玺哥却认为,错过中国市场今后几年的发展,对于三星手机来说或是一个不可承受之重。

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观察,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手机市场,同时也是全球智能手机领域在营销、技术、设计等各方面竞争最激烈的市场。可以这么说,影响全球手机产业格局的技术迭代、设计潮流,都首先会在中国市场上演。任何一个品牌,一旦离开了这个最重要的“角斗场”,必将在很大程度上失去对创新迭代的深切感知,其全球领先的优势也将遭到持续削弱。

中国这个全球手机领域最大的“角斗场”,对一个品牌的技术创新和进步究竟能起到多大的促进作用?我们只要回顾一下“华米OV”国产阵营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即可明白。玺哥还清晰记得,5年前的中国中国市场,还是海外品牌一统天下的格局。可是到了这两年,别说“华米OV”这四大手机巨头了,即便是魅族、锤子、一加、360这些相对小众的品牌,其产品设计、做工以及用户界面,都已经具备了世界级的先进水平。如今的年轻人在选购手机时,早已不复玺哥和朋友们当年“言必苹果、三星、索尼”的窘况,而是将目光更多地转向国产品牌。这就是竞争带来的变化。

我们再来看看智能手机最吸引年轻人的性能—拍照。在玺哥印象中,直到2017年之前,三星还是有足够的资本声称“吊打”国产品牌的。但就是从去年开始,国产大品牌手机在不断的迭代更新中,逐渐把像F1.7/F1.8光圈、16M甚至24M像素、四轴光学防抖、2倍学变焦等性能做成了旗舰机的“标配”,三星在年轻消费者中不再能够垄断“拍照超美”的口碑。以2017年中期发布的小米6X、以及魅蓝e6等机型来看,虽然其价位仅在区区2000元档位,但在拍照性能上,已经拥足以媲美三星半年左右前推出的旗舰机note8了。

时间进入2018年后,国产旗舰机在拍照等关键性能上,甚至已经呈现出“碾压”三星之势。比如华为非常火爆的P20 Pro、甚至小米MIX2S,其拍照性能都已经被很多业界人士和消费者评论为,能够“秒杀”三星的s9+了。

除了在拍照性能上逐渐显得落后外,三星在与国产厂商们的竞争中,其多种新技术的迭代更新速度上,已经常态化地被“华米OV”甩在了后面。2017/2018年以来,国内手机市场上多个新技术潮流,如全面屏、异形屏等,都是由国产厂商率先引领,而三星却迟滞了整整一代才跟上脚步。如今回头看,三星在华市场份额的严重下滑,与其没有及时推出双摄镜头、屏下指纹等关键技术有很大关系。

回顾国产厂商们的崛起过程,我们能够很明白地看出,中国市场激烈的竞争以及由此带来的时刻不停的创新推动,是手机品牌实现升级、进化的关键驱动因素。本已在中国市场逐渐跟不上创新潮流的三星,在退出中国市场后,将进一步与移动设备最前端的技术迭代脱离接触,这对三星长期维持全球竞争力是极为不利的。

在今天的全球智能手机市场,没有进步实际就是竞争力的削弱。这对三星手机来说可不是好事。

三星手机退出中国市场,或将严重拖累三星5G+IOT时代战略布局

退出中国市场,对三星而言受到影响的恐还不止上述的手机业务。

众所周知,随着5G时代脚步的来临,所有手机厂商都在积极谋划5G+IOT的战略布局。智能手机作为5G时代物联网、智能家居的关键入口设备,在未来的激烈竞争中,无疑将成为决定品牌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在手机领域里积极谋划进军全球市场、并与三星等国际巨头争夺份额的华为、小米、vivo、OPPO等纷纷推出了各自的5G+IOT战略。小米、华为早在3年前就已经在此领域布局、并形成完备的生态体系,vivo、OPPO也以开放联盟的形式提出了自己的智能家居、物联网标准。玺哥发现,这些品牌的IoT体系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将手机以及手机上的智能交互应用作为5G+IOT的主要入口,以此来实现与用户的智能互动。首先实现连接,再强化应用,进而借此让自家整个物联网体系融入到用户的日常生活场景中。

正因为此,智能手机已经超越了手机、以及移动端设备这个概念本身,而是变身为各品牌5G+物联网体系的关键节点。谁的智能手机在市场上取得更好的销量,谁的物联网IoT应用就能实现更广的覆盖。反之亦然,哪个厂商的物联网IoT生态做得更好,其智能手机也必然能在市场上赢得更多消费者的认同。

与国内的华为、小米等厂商类似,三星的IoT体系同样以智能手机为核心入口。三星以Bixby + SmarThing App 赋能智能手机并进而连接、操纵所有智能设备,甚至将IoT延伸到智能驾驶领域的规划,与华为、小米等国产厂商的思路不谋而合。

而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败退、继而在新兴市场甚至欧洲市场面临华为等国产厂商的全面挤压,极有可能导致三星在5G时代物联网关键入口的竞争当中失去优势,甚至拖累其数百亿美元巨额投入的整体5G战略。

在“华米OV”等国产厂商步步紧追、甚至逐渐实现超越的背景下,三星在中国市场的败北、甚至完全退出,不仅仅将为其手机产品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力蒙上阴影,更会在5G时代严重影响三星寄以厚望的5G+IOT战略布局。

从天津手机工厂关停,就注定了三星在5G+IOT时代被中国厂商蹂躏的命运。

2018-12-05

5G时代即将来临,全球市场排名前几位的手机厂商们都在积极准备推出5G产品。位列第1、第2的三星和华为更是把2019年视作5G“战役”的关键年,不但会争取尽早推出5G手机,而且在电信设备端同样投入大量资源争夺5G组网主动权。但排名第三的苹果却依然故我地在新技术面前采取了“慢一拍”打法。据多家权威媒体消息,苹果的首款5G手机要到2020年下半年才会推出,也就是说在5G开局最关键的2019年,苹果都将缺席。

与高通决裂,苹果将错失5G“元年”

玺哥早就分析过,5G时代必将在手机消费者群体中引发一波大规模的换机潮。为了争夺这个换机潮,三星、华为都已基本确定要在2019年上半年重磅推出5G新机型。然后排名第四、五、六名的oppo、vivo、小米也在积极布局5G。与它们相比,苹果的5G“首秀”将要足足推迟一年左右。

5G时代,苹果真的不着急吗?玺哥却并不这么认为。苹果的推迟实际上有不得已的原因—-与高通的决裂。众所周知,任何一部5G手机都必须依赖基带通讯芯片,来实现5G网络连接。目前国际市场上有能力自主研发5G基带芯片的企业并不多,三星和华为都名列其中,所以它们在抢占5G先机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与这两家相比,苹果虽然在手机设计和操作系统方面拥有优势,但在硬件上却实力不足。所以其关键的通讯基带芯片长期依赖高通等厂商供货。

今年十月底,苹果与高通因为涉及70亿美元的专利费纠纷闹上了法庭。这标志着两家合作关系正式破裂,苹果宣布终止使用高通的基带通讯芯片,转而向其他厂商寻求供货。这也就意味着至少在近期内,苹果是不可能在新机型上使用高通5G基带芯片了。最新消息显示,苹果正在与英特尔商谈5G基带芯片供货事宜。但是,英特尔的基带芯片产品在信号接收质量上表现不佳,在技术上尚需要进一步优化改良,这都造成苹果很难在2019年内及时推出自家的5G手机。

随着5G换机潮越来越接近,三星、华为、甚至vivo、小米,都在通过各种渠道“曝光”自己未来5G手机的外形和可能的参数,2019年已经成为各大品牌5G布局的“元年”。而苹果却因为缺乏通讯基带芯片的自研能力、以及在供应链掌控方面的问题,很可能将错失这个对未来5G布局具有关键意义的“元年”,将先发优势拱手让给三星、华为等领先厂商。

苹果错失5G先发优势,或拖累美国整个通讯产业链

苹果错失2019年的5G“首秀”,其影响恐不仅限于手机行业。玺哥认为这件事甚至会令美国整个通讯产业链,在国际竞争中处于相当不利的态势。

在世界5G产业竞争中,美国、中国、韩国这三个国家处于领先位置,他们各自在芯片、手机、电信设备厂商的带动下力争领先。中国、韩国都已经制定了2019年就要实现5G网络商用落地的计划。同时,中国的华为、韩国的三星,各自凭借在基带芯片、处理器芯片等手机端的技术积累、以及基站等设备端的体系优势,正在帮助国家建立起既具备完善通讯网络、又拥有先进手机产品的5G产业体系。

反观美国的情况,其在运营商5G网络建设上的速度并不慢。例如,美国运营商Verizon在今年底前就将完成商用5G网络部署,从这方面来看美国比中韩毫不逊色。但在另一个关键环节—-5G手机产品方面,美国产业界就明显落后了。

在世界排名前五名的手机厂商中,有4家都是中韩品牌,只有位列第三名的苹果来自美国。在三星、华为等品牌的带动下,中韩两国的通讯产业链都已经蓄势待发将要推出5G手机产品。而美国唯一的知名手机厂商苹果,却因为玺哥前述的原因,正在错失5G布局最佳时机。

玺哥认为,如果把5G运营商网络比作“公路”,而把5G手机产品比作“汽车”的话,那么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中韩两国将在5G产业里拥有一个公路网足够完善、汽车也足够先进的闭环结构。而美国的5G通讯产业链,则会在较长时期里相当于:路修通了,却没有汽车在上面跑。由于缺乏手机厂商对5G网络的应用,运营商也很难得到理想的经济效益,从而没有动力在网络建设上做进一步的投入,这样的状态将会让美国整个通讯产业链陷入落后态势。总而言之,由于苹果在5G上的滞后,美国通讯产业正在被拖后腿!

创新乏力、错失5G先机的苹果手机,有点危险!

综上可知,可以预见在2019年整整一年里,手机行业里主要品牌都将进入5G时代,只有苹果还将在停留在旧的技术体系下。

错失5G“元年”的苹果,不仅拖了美国通讯产业的后腿,自己也将遭受巨大的损失。

5G落后,或令苹果生态遭破坏

在与安卓阵营的长期竞争中,苹果向来以其生机勃勃的“苹果生态”独树一帜,琳琅满目、功能覆盖生活应用各方面的App Store也是“果粉”们最大的骄傲。但在玺哥看来,5G时代的落后,可能让苹果生态遭到空前的破坏。

5G尚未真正进入商用,但安卓阵营的多个品牌已经迫不及待地展示了各自平台上的5G应用。例如,vivo就在近期的某研讨会上示范了5G技术条件下的多款微信应用;11月24日,华为在全球移动宽带论坛上发布X Labs计划,针对各种应用场景的软件开发制定规则。而三星方面,甚至已经把5G技术应用到了包括智能家居、智慧医疗等各种与手机相关的领域中。可以预见,随着安卓阵营5G手机的成批推出,大量的开发者将拥入安卓应用商店,为安卓的5G生态带来无穷活力。在这种条件下,玺哥认为5G时代第一款爆炸性的应用软件,极有可能在安卓生态中诞生。而反观苹果方面,由于存在着从2019年直至2020年长达一年半左右的5G“空窗期”,大批迫不及待的开发者们将不得不转投安卓阵营,苹果App Store存在着成为一座“空城”的危险。

开发者的大量流失、不但会严重降低App Store的影响力,整个苹果生态也会面临空前的威胁。这将进一步造成苹果品牌对消费者吸引力的下降。

错过5G风口,苹果会否步诺基亚的后尘?

在5G布局上的落后,已经让越来越多的业界人士、甚至“果粉”们开始担忧,苹果是否会步当年诺基亚手机品牌的后尘,从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品牌变成老旧、落后的代名词?

回顾历史,诺基亚品牌巅峰时期曾连续15年占据手机销量第一,但到了2014年却陷入大批裁员、品牌被收购的窘境。究其原因,就是没有及时适应消费者的需求变化。在5G通讯技术即将大行于世、几乎所有的软硬件厂商都积极抢占5G技术先机的今天,苹果却已经确定要在整个2019年、甚至2020年上半年期间缺席5G时代,这种对新技术的不敏感、对消费者需求的不在意,令人直接联想起当年抱残守缺、固守成规的诺基亚。

在3G、4G时代,苹果晚于竞争对手推出新机型的做法,并没有影响到品牌的影响力和销量。然而玺哥认为,5G时代的市场状况与以往完全不同,在中、韩安卓阵营厂商们强大的竞争压力下,苹果在5G时代的“慢一拍”打法,很有可能让苹果手机品牌在市场上严重受挫,甚至陨落的危险。

事实上,由于缺乏技术创新、对消费者缺乏吸引力,苹果已经在市场上处于下滑态势。2018年第三季度的市场数据显示,苹果品牌在全球市场上的排名被华为赶超。而在中国市场上,苹果甚至被“华米欧维”等国产阵营挤出了前三名序列,只能排在第四位。

面对2019年即将到来的5G换机大潮,消费者们的注意力必然将被三星、华为、vivo、小米等安卓阵营品牌深深吸引。而注定缺席5G“元年”的苹果品牌,到2020年时其影响力还能剩下多少?这是一个不能不令“果粉”们忧虑的问题。

2011-02-16


诺基亚于211日下午在伦敦举行战略发布会,正式宣布与微软达成合作协议,将与微软进行广泛的战略合作。诺基亚将会使用微软的Windows Phone作为其智能手机的软件平台。面对二者的联姻,我并不看好:诺基亚目前还是全球市场第一份额厂商的领衔者,但是这种份额的霸主位置却越来越受到挑战,面对苹果的强力势头,其霸主地位还能保持多久?更为重要的是,我看不到诺基亚未来的前景究竟在何方,看不见他能给人们带来什么新的期待。如同当初摩托罗拉的没落一样,诺基亚能再现辉煌吗?

诺基亚在骨子里其实很不情愿与微软合作,在之前,微软曾经向诺基亚伸出橄榄枝希望双方合作进军智能手机市场,但却遭到诺基亚拒绝。因为LG、爱立信等与微软合作都以失败而告终,现在,受市场和竞争形势所逼,诺基亚反过来主动与微软寻求合作,希望微软phone7能在关键时期助其度过难关,显然是被动的。事实如此,双方的此次合作,诺基亚明显是吃亏的一方,其将支付一定的平台使用费用给微软方面。

目前的手机市场,苹果占据了高端手机很大的市场占有率,而其他的中端智能手机,大部分都是用的安卓系统,智能化的手机市场对系统的要求越来越高,要求系统越来越人性化。目前,微软的Windows Phone平台已经在业内被广泛认可,但该技术并未得到用户群的支持与大量应用。与苹果相比,诺基亚在智能手机市场中急剧下降。同时,基于谷歌Android系统的手机也在去年第四季度占据了市场的高点。

谷歌已经推出了Android3.0,调研公司Canalys最新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去年第四季度Android系统首次超越Symbian系统,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平台,一举结束了塞班保持了10年的统治地位。报告显示,去年第四季度Android手机销量为3290万部,而Symbian手机销量为3100万部。第四季度,推动Android手机销量增长的主要厂商为三星、宏达电和LG。而在智能手机方面,苹果iPhone带来的冲击力也已经超越了诺基亚,包括手机份额的增加,诺基亚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不是Windows Phone不好,主是对市场的占有率不够,更为致命的问题是在诺基亚内部,诺基亚曾经想主推MeeGo手机操作系统,但是到目前为止,市场上还没有有一款手机支持该系统。主要是诺基亚的反映太慢。

何玺在网上看过一个诺基亚ceo的内部备忘录,诺基亚ceo在备忘录中提到:诺基亚雇员曾半开玩笑地说:深圳山寨厂商制造手机所需要的时间,仅仅相当于诺基亚员工制作一份PPT文档的时间。一个国际企业由于内部总总的原因跟不上市场节奏,与相对来说稍微好一些的微软合作,正如谷歌副总裁维克·宫多拉(Vic Gondotra)在微博上的调侃:“两只火鸡变不成一只雄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