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9-01-21

1月17日,正在计划开通顺风车业务的哈啰出行宣布,其车主招募注册量在20天内已经破百万。

破百万彰显哈啰平台强大号召力

玺哥认为,车主注册量快速破百万的原因有三:

1、春节大迁徙,顺风车是刚需

2019年春节即将来临。春节假期向来是中国城乡之间、跨城、跨省交通出行最集中的时期。仅以2018年的数据来看,全国旅客运送人次直逼30亿大关,这相当于欧洲+美国+日本人口总数的3倍还多!如此巨大的交通需求,历年都给交通运输部门带来压力。自2016年顺风车这种新出行模式出现以来,每年春节都有大量乘客出于时间性、舒适性、安全性等多种考虑出发,采用这种方式返乡、回城。

已经下线的滴滴顺风车,曾经就在前几年的春运中,发挥了很大的压力舒缓器作用。2016年春运期间,滴滴顺风车总共运送190万人回家以及返城;到2017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848万人;而2018年春运,滴滴顺风车运送的人数更是达到了3300万人次,是前两年总和的三倍。可见顺风车在春运中发挥的运力补充作用,已经可以与一家航空公司相提并论了。顺风车,无疑已经成为春运期间人们跨城、跨省出行的刚需。

2、滴滴顺风车被下线,用户和司机都需要出口,哈啰顺风车成为了承接平台

从最初的190万人次,两年内上升到超过3300万人次,春运乘坐滴滴顺风车的人越来越多。可就在这个当口,滴滴却由于自身管理和产品逻辑的问题,连续出现重大安全事件,不得不紧急下线了顺风车业务。2019年春运临近,从前几年的发展趋势来看,今年春节期间人们对顺风车这种出行方式的刚需,还会有一个更大的上升。无论返乡回城的民众,还是需要赚钱的司机,都需要一个出口。

哈啰顺风车在此时一推出,自然备受关注。注册车主短时间内突破百万,说明各方都已经把哈啰视作承接滴滴顺风车的最佳选择。

3、背后阿里的哈啰出行具有强大号召力

玺哥认为,哈啰顺风车之所以对车主们有这么大号召力,除了春运期间巨大的需求驱动外,还有一个原因不可忽视:哈啰出行背后的阿里。众所周知,阿里巴巴是哈啰出行最大的股东,而且在阿里系蚂蚁金服的领投下,哈啰出行近期还得到了40亿元的融资。

哈啰出行并不是单打独斗,而是作为阿里生态的一个成员而存在。车主和用户们能对哈啰顺风车感到放心,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哈啰在顺风车的车主注册时引入了阿里生态的芝麻信用体系。这增强了车主、乘客之间的信任感,也增强了安全性。实际上,无论司机还是用户,他们的手机里早就安装了阿里系的各种应用:用于地图导航的高德地图、购物方面的淘宝和天猫、用于生活服务的口碑饿了么……凡此种种,让人们对阿里系整个生态都感觉到熟悉而亲切,对哈啰顺风车这个阿里系成员,自然就会产生心理上的接近感。阿里系的整体实力和各种高频应用,无形中成了哈啰出行品牌的强大支撑。

哈啰顺风车的几大不同

自从滴滴因为几次恶性事件不得不下线顺风车业务后,各界对顺风车这种出行方式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戒心”。但正如玺哥在之前的文章中所言,哈罗出行和滴滴顺风车在本质上是不同的——哈罗顺风车与滴滴顺风车在对乘客需求和司机需求匹配上逻辑是有区别的。更注重用户、车主实际需求,也更纯粹。

除了在对乘客需求和司机需求匹配上逻辑上不同外,哈罗顺风车还有以下不同。

1、更注重安全

哈啰顺风车相关负责人表示,在社会上高度关注的顺风车安全业务中,哈啰出行做了一系列规范和专业技术设定,如从产品定位上杜绝顺风车业务的相关社交功能、针对车主审核建立一整套严谨且完整的审核标准、设立7X24小时安全应急专线、技术化的安全预警等。

2、盈利模式不同

除了更好的安全性外,哈啰顺风车在盈利模式上也与滴滴完全不一样。以前滴滴的顺风车业务,是直接从乘客车费中抽取佣金。这种做法既让乘客加重了负担,也令车主感到不满,影响他们的积极性。而哈啰则不同,它可能先做免费平台,先积累用户,然后通过企业挣钱,。而不是像滴滴那样,直接从乘客的车费中抽取佣金。

哈啰顺风车目前主要与嘀嗒出行合作,为出租车公司提供技术服务、为其提供技术赋能,并通过此向出租车公司收取服务费,这就让车主、用户们乐于使用其服务。长远而言,哈啰出行的目标是通过与出租车公司的合作,发力汽车金融,为体系内的乘客司机提供与汽车相关的保险、理财等产品,其盈利模式有更多的可能性。

3、体系更有保障

据了解,2018年12月26日哈啰出行App升级的新版本中,不但增加了顺风车页面,还在各地陆续开启顺风车司机认证。在招募上,顺风车司机注册需要这“三证”: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这三个证件按照要求拍照上传就行,同时,还需要上传车辆的不同角度照片,完成后等待审核。

从哈啰顺风车的车主注册界面上我们可以看到,系统要求注册必须通过芝麻信用认证。这种做法,一方面能够为乘客和司机带来更大的信任度,让顺风车的安全系数得到提高,同时也为市场引入了新的管理和约束机制。在玺哥看来,随着顺风车业务的推广,芝麻信用甚至可能成为行业的新标准。显然,哈啰出行依托阿里生态所建立起的体系,对乘客和车主都更有保障。

哈啰出行将成滴滴最大竞争对手

回顾哈啰出行这两年的发展,先是在单车领域里击败摩拜、ofo,然后开始进军网约车、顺风车市场,后面再与高德地图互通,打造成哈啰出行,其在阿里系整个大出行布局中的位置感已经逐渐清晰。

哈啰截止到2018年的年中,已经实现了超过500万辆单车的投放,覆盖300个城市和260个景区,并实现了注册用户超过2亿、日订单量2000万单的业绩。有了智慧单车这个入口,加上助力车、网约车、顺风车等多个入口,哈啰将能向满足用户多元化的出行需求,将城市智慧交通体系串联起来。

现在的哈啰出行APP界面上,已经有的是单车、助力车和打车三个入口。自从9月份接入首汽约车、嘀嗒等网约车出行平台的入口后,与这两者的流量实现了打通,哈啰在网约车领域的布局已经成型。这一切对致力于打造“大出行”的滴滴来说可不是好事。

除了在出行市场上已经与滴滴形成竞争外,哈啰出行2018年上半年在申请“哈啰”系列商标名时,将“保险、金融、不动产”也囊括进了商标类别中。这说明,哈罗出行已经制定了利用网约车、顺风车业务介入相关金融服务的设想。这一点上,双方或许也将面临直接竞争。

借助出行平台为体系内用户、合作伙伴提供融资、保险、支付和理财等多元化服务,本来就是滴滴大出行布局中相当重要的一环。为此,滴滴还针对司机、乘客推出了专门“滴水贷”等信贷产品,甚至还为保险公司提供保险查勘理赔服务。

以上只是双方在可见领域可能发生的直接竞争。未来,随着阿里、哈罗在出行市场上的进一步发展,双方或将在大出行的各个细分市场上面临哈啰的强势竞争。

2019年,会是哈罗、滴滴的大争之年吗?

2019-01-15

昨天,哈啰出行COO韩美对外表示:“我们正在招募顺风车车主,1月份会在一些城市进行试运营。”。韩美还表示,接下来将以智慧单 车为入口,满足用户多种出行需求,串联城市智慧交通体系。

在春运即将来临之际推顺风车业务,哈啰意欲何为?

从春运看哈啰顺风车业务

玺哥认为,哈啰在春运之际推出顺风车业务,选择了一个很好的时间点。同时,也说明了哈啰已经确立了一套自己的顺风车系统逻辑。 一套区别于滴滴顺风车的系统逻辑。

从历年的情况来看,春节期间必然是跨省、跨城交通需求最旺盛的时候。前半程的返乡、后半程的回城,都会对常规的铁路、高铁、公 路、航空交通体系造成巨大压力。一些经济上较充裕、或者对时间、舒适性要求高的乘客,就会转向顺风车这种新兴的出行模式了。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2017年40天的春运期间,仅滴滴顺风车就运送了多达848万乘客跨城出行,这个数字是2016年同期的将近350%。可 见需求规模有多大,哈啰出行趁这个时机推出顺风车业务,将能够获得很好的推广效果。

实际上,无论在春运还是平时,乘客对顺风车的需求都是刚需。过去几年中,是滴滴打着公益顺风车的旗号却做着网约车的业务,把顺 风车带偏了。另外,由于滴滴不恰当地将“社交”等功能融入了顺风车应用中,加上对司机“人、车、证相符”的规定执行不严,造成 了后来一系列的严重问题。

从目前曝出的信息来来,哈罗顺风车与滴滴顺风车在对乘客需求和司机需求匹配上逻辑是有区别的。比如在春节期间推出顺风车,除开 搭春运顺风车推广之外,也凸显出哈罗顺风车的一些逻辑。显然是考虑了跨城,跨省乘客刚需,以及司机回家“顺路”载客,节省油费 ,赚点小钱的实际情况。哈罗的这个逻辑区别于滴滴无所谓长短距离,更接近顺风车本质。

如前所述,每年春节期间乘客对顺风车的需求是极大的。今年滴滴由于各种问题下线以后,人们出行的问题急需解决。哈啰顺风车的及 时推出,无疑将提供相当大的额外运力,对今年春运的安全、高效运行会起到很好的补充作用。相信监管部门也会乐见其成的。

哈啰不一样的“网约车”玩法

哈啰推出顺风车的举动,真的说明其把未来发展的目标放在了滴滴那样的常规网约车市场吗?玺哥认为未必如此。

早在2018年10月份,哈啰出行就已经表示要“跨界”网约车,不少人都议论哈啰要同滴滴等已有的网约车玩家进行正面对抗。但后来的 事实表明,哈啰网约车应用只对出租车开放。

哈啰推出网约车应用后,选择了与出租车司机们惯用的嘀嗒出行平台进行合作。乘客可以通过哈啰出行APP以及支付宝上的哈啰小程序 “打车”入口,相当便捷地实现一键叫车。在这个合作模式下,哈啰出行提供流量入口,而嘀嗒出行则提供运力,共同为乘客带来优质 服务。

玺哥认为,相比直接和滴滴等网约车玩家硬抗的做法,哈罗把自己当入口的做法更聪明。当前,要合法跑网约车,必须要有车辆营运证以及司机的从业资格证。由于双证要求较高,多数人都不能满足要求。当如果没有双证,跑网约车在多个城市都是违法的。司机有司机的烦恼,平台也有平台的烦恼。由于双证的要求,平台端符合要求的实际也很少。玺哥在和上海的网约车师傅聊天中了解到,截止2018年11月,上海的符合要求的双证网约车司机不足1万,而且都是各家平台争抢的香饽饽。

业务还不熟悉的情况下,选择为出租车导流的做法,对哈罗来说省事得多。这一次,哈罗选择接入司机,显然有更多的考量。

顺风车司机是一个很大的群体,顺风车也是一个巨大的刚需市场,做好这一块,哈罗也是一个大出行平台。在上一轮与出租车公司的合作中,哈罗成为了各地出租车公司的赋能平台。服务+技术,或是哈罗出行的两大发展方向。前者为哈罗出行带来更多的延展性服务,成为阿里大出行旗下的排头兵。后者将有机会一统全国正规出租车市场,成为一个跨城市、跨地域的出租车技术服务平台。

届时,哈罗出行可以通过为用户提供增值服务,或者为地方出租车公司提供技术服务来建立营收模型。

哈罗出行的未来

总的来说,玺哥还是相当看好哈啰出行未来发展的。

相比滴滴,哈罗出行的优势在于背靠大阿里生态,有更多的想象空间。比如在出行安全上,背靠阿里的哈罗,接入芝麻信用后,对用户的认知上,就有更多的维度。

2018年哈啰单车就是借助了芝麻信用免押金的支撑,在ofo、摩拜两大对手的挤压中竟然实现了后来居上。在顺风车业务中,哈啰也在与蚂蚁金服深度合作引入芝麻信用。

从哈啰顺风车的车主注册界面上我们可以看到,系统要求注册必须通过芝麻信用认证。这种做法,一方面能够为乘客和司机带来更大的信任度,让顺风车的安全系数得到提高,同时也为市场引入了新的管理和约束机制。在玺哥看来,随着顺风车业务的推广,芝麻信用甚至可能成为行业的新标准。

芝麻信用之外,哈罗还将获得阿里更多的支持。去年9月份,在蚂蚁金服等领投之下,哈啰又完成了一笔40亿人民币左右的融资。有阿里系这个强大的体系支撑,哈啰出行在马云的“大出行”版图中将有大作为。哈啰截止到2018年的年中,已经实现了超过500万辆单车的投放,覆盖300个城市和260个景区,并实现了注册用户超过2亿、日订单量2000万单的业绩。有了智慧单车这个入口,加上助力车、网约车、顺风车等多个入口,哈啰将能向满足用户多元化的出行需求,将城市智慧交通体系串联起来。

纵观阿里系整体的大出行布局,不但有哈啰出行与嘀嗒、首汽的合作平台,而且还将联合高德地图打造智慧出行平台,并正在启动“地铁+单车一体化智慧接驳”项目。借助这些平台以及合作项目,阿里通过对公共交通入口的深度布局,已经对C端用户和流量有了极大的掌控力。未来这个大体系还能够对阿里筹谋已久的无人驾驶、车联网布局提供完善和补充。

在阿里系打造大出行体系的长远战略之下,背靠阿里生态的哈啰出行充满了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