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9-07-17

据媒体报道,小米旗下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近日已投资芯原微电子(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持股占比6.25%,成后者第四大股东。

小米入股芯原微电子引遐想

这个消息对于小米来说,是有着提振市场信心的正面作用的。目前的小米,正面临股价比上市当初跌去将近一半的困境,投资芯原微电子的举措,被市场广泛解读为小米仍然打算在芯片方面加大投入,令投资者对小米发展前景的信心有所提升。

小米这次投资,以增资方式进行。融资过后,芯原微电子的注册资本增加了近4千万元。

芯原微电子(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提供芯片定制服务的设计企业。能够基于IP中心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点对点的半导体定制化设计。芯原微电子的客户主要来自于移动互联设备、数据中心、物联网 (IoT)、穿戴设备、智能家居和汽车电子等终端设备领域,在AI和算力方面有长期的深度开发经验,积累了相当的行业服务经验。

鉴于芯原微电子在AI算力方面的技术实力,许多人都猜测小米与其合作的主要目的,很有可能是要延续目前陷入低潮的澎湃系列芯片研发。

一度被小米非常高调宣传的澎湃系列芯片,于2017年推出了初代产品S1后,就渐渐失去了存在感。澎湃S1曾经被搭载到小米5C手机上,由于在耗能、发热以及运算能力方面均表现一般,该产品很快就从市场上销声匿迹了。

关于澎湃芯片还会不会推出第二代产品S2这个问题,两年来不断有各种消息传出,但都最终不了了之。如今小米增资入股芯原微电子,被认为是小米复活澎湃S2的举动。

入股芯原微电子并非为了复活澎湃,而是为了IOT

尽管市场上有各种猜测,甚至不少“米粉”已经开始为澎湃芯片的“复活”欢呼雀跃,但玺哥却要泼一下冷水:回顾松果澎湃的发展历程,就会明白对于小米来说,继续坚持SoC芯片研发方向的困难实在太大了,放弃这个路径才是明智之举。

据媒体报道,澎湃系列2017年仅仅第一次流片,就向台积电交付了数千万元的费用。流片出来后,还必须经过一周才能测试并确认产品是否能点亮手机。每次流片都是一次发现BUG的艰苦过程,然后就是修改设计、再次流片。历经5次失败,上亿的资金就已经不知不觉花完了。

正是S2数次流片的失败,让雷军痛定思痛:小米在SoC研发、流片前的仿真验证等环节上积累严重不足,导致在设计上很难做得到位,反复流片、修改设计也解决不了问题,再强行继续下去的话,只会把公司本就不充裕的研发资源消耗殆尽。

对自身技术能力的反思、以及数次流片造成的巨额资金消耗,让小米管理层重新确立了芯片研发的新方向——转向IoT领域。

玺哥认为,小米本次入股芯原微电子,目标并不是延续澎湃系列SoC芯片的研发,而是为新成立的大鱼半导体提供技术支持,帮助其在IoT芯片设计的方向上走得更稳健。

2019年4月3日,小米集团宣布进行重大架构调整。这次调整的一个重点,就是重组旗下的松果电子团队。将其分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留在松果团队,延续澎湃系列手机SoC芯片的相关研发工作;另一部分团队成员则组建新的半导体设计平台——大鱼半导体。这个大鱼半导体,被雷军赋予了开拓AI和IoT领域芯片研发的重任。

这样,小米在芯片领域就出现了两个发展方向:手机SoC芯片、IoT芯片。从2018年以来,在国内市场面临较大下滑的小米,又经历了澎湃S1芯片研发的是失败,事实上已经不再可能多头并进,只能选择其中一个方向作为未来突破的重点。而小米在关于这次架构调整的声明中,已经用明确的话语做了选择。声明指出,本次架构调整的目标,就是“为了配合公司AIoT战略加速落地”。显然,在原松果团队与大鱼半导体之间,小米更重视的是后者所代表的AIoT方向。

了解了这个背景后,我们再来观察本次小米投资的芯原微电子——该公司擅长的设计领域包括: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和汽车电子等多种终端芯片设计。可见,芯原微电子其实在小米非常重视的IoT领域,有着极为深厚的技术积累。甚至可以认为,芯原最擅长的就是IoT芯片设计。

两相对照不难得出结论:小米入股芯原,其目标并非指向“复活”沉寂已久的澎湃S系列SoC芯片,而是为了强化在IoT领域的布局,为旗下大鱼半导体的下一步研发工作打基础。

入股芯原微电子有助雷军分散“造芯”风险

玺哥认为,入股芯原微电子除了能帮助大鱼半导体之外,还有助于雷军分散“造芯”风险。

尽管小米目前不得不搁置澎湃系列SoC芯片的研发,但这些年来的经验教训,让雷军痛感核心技术的重要性。长期对高通系列芯片的依赖,让小米陷入与其他厂商的同质化竞争,很难迈向高端市场。比如小米9、小米CC等机型,都因为友商采用了同样的高通芯片,而不得不面临定价策略上的“近身搏杀”,失去了应有的利润空间和市场主动权。

反观华为,情况就完全不一样。华为很早就开始布局自主芯片研发,虽然第一代芯片K3在性能上与澎湃S1一样不如人意,但华为始终没有放弃,在几经改良和迭代后,终于推出了大获成功的麒麟系列SoC芯片。在自主芯片的支撑下,华为/荣耀手机不但与竞争对手拉开了距离,而且在定价上也有了充分底气,开始向高端市场进军。如今,原本主打性价比的荣耀品牌,已经敢于将价格定在3000元档位;而主打高性能的华为品牌,更是将价格稳定在了4000至5000元以上的段位,甚至开始借助折叠屏+5G自主研发技术,向万元档位发起冲击。

这样的对比,让雷军即便遇到困难,也不愿意放弃芯片研发之路。痛定思痛的小米,一方面通过重组团队延续在芯片领域的投入,另一方面也吸取了澎湃系列失败的教训。回头来看,澎湃系列之所以半途而废,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小米在资源、技术实力上均存在不足的情况下,过于大包大揽,试图靠自身完成所的相关研发和设计。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所有的风险也都只能有小米独力承担。

如今入股芯原微电子,将为小米旗下的大鱼半导体,赢得一个能够分担技术风险、投资风险的同盟军。今后小米在芯片研发上的重大战略性项目,极有可能会与芯原微电子共同进行。这样,小米方面既能减轻资金负担,又能在技术上得到芯原这个战略伙伴的强力支撑,走得更稳健。不至于像当年研发澎湃系列时那样,一个项目失利,令整个芯片方向陷入困境。

事实上,芯原微电子之外,小米还投资了恒玄科技,这是一家系统级芯片(SoC)研发商,主要产品为具备WIFI/BT无线连接的音频系统级芯片,产品广泛应用于移动手持、智能硬件、消费电子等领域。

多方押注,重点培养,分散风险已成为小米当前的“造芯”策略。

2019-01-16

1月14日,手机厂商宣布成立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OPPO官方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将构建开放的IoT平台,一同推出的全新 子品牌“智美心品”,通过自研、合作研发、选品三种模式,为用户提供智美科技生活解决方案。”媒体报道称:“OPPO新 兴移动终端事业部将率先瞄准智能手表及智能耳机,聚焦运动健康场景,整合公司能力与资源,打造下一个入口级产品。”

不过玺哥认为,虽然OPPO的想法很好,但这IOT布局思维,也是在有点“方”。

OPPO的IOT“卖货思维”要不得

OPPO CEO陈明永说:“成立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是OPPO面向5G+时代的关键布局,旨在推进OPPO构建面向未来的多入口智能硬 件网络,以多智能终端驱动未来发展。”

这话说得实在官方。实际上,在IOT的布局上,OPPO是“华米OV”中最落后的。成立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只不过是OPPO为了 能更快赶上华为、小米的步伐,以免被市场淘汰。

当前,OPPO在IOT领域的动作,几乎都都在紧跟华为、小米的步伐。

以此次成立的“智美心品”品牌为例,官方的说法是将通过自研、合作研发、选品三种模式为用户提供解决方案。很显然, 这个思路很大程度是参考了小米生态链的玩法,希望打造属于自己的IOT生态。但问题是,小米的生态链模式并不合适OPPO。 虽然小米也是走重营销轻技术的路线,但小米的营销是自带流量玩法,区别于OPPO砸钱请明星的玩法。而且小米的单品在客 单价上较OPPO来说低了不少,如果按照小米生态链的玩法,OPPO的利润何在?所以,OPPO学小米生态链的玩法实际也是只学其形,不能得其神。

再说此次官方瞄准的智能硬件方向。官方说新兴移动终端事业部将率先瞄准智能手表及智能耳机。这个显然参考了华为、小 米在智能硬件上的布局。

当然,OPPO也不是直接硬搬华为、小米的IOT战略,它也结合了自己的“优势”,并作出了取舍。

用“卖货思维”做IOT,OPPO注定只能成为华为、小米的跟随者

我们再来看一下OPPO在IOT上的发力点——智能手表和智能耳机。试想一下,智能手机和智能耳机能在未来的IOT布局中起到什么作用?能创造什么样的发展空间?应该说,这2款智能硬件未来在IOT领域中可能成为主要入口的几率是很小的。

那么, OPPO为什么会选他们作为开始的发力点呢?

玺哥的看法是,因为智能手表、智能耳机是当前智能硬件中最能卖得起价格,最有溢价空间的硬件产品。国际上有苹果手表,苹果耳机得例子,国内有华为、小米的销量佐证。

很显然,将发力点放在智能手表,智能耳机是进军IOT硬件较为保险的做法。既能保证自己在IOT领域的布局,又不至于没有钱赚。

只是OPPO这种将“挣钱”和最低风险放在IOT布局前面的盘算,实在是太过“实际”。在这种利益盘算的后面,是OPPO根子里的“卖货思维”。而且,OPPO的“卖货思维”所暴露的,是它重眼前轻未来,重利益轻战略,重营销轻技术的本来面目。

话说,在美好的话术,也掩盖不了事实本身。

当然,不是说“挣钱”和“盘算”不好,只是这种做法的弊端在于,虽然前期可以通过智能硬件(智能手表、智能耳机)挣 钱,但却失去了在未来市场上的话语权。

OPPO和华为、小米的IOT差距巨大

在现在的手机厂商阵营中,物联网方面的领头羊非华为和小米莫属。OPPO虽然拉近和华为、小米的距离,但奈何差距太大, 一时半会想要赶上是不可能的。

华为与小米均早在2015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IoT,经过几年的发展,各自都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以华为为例,它从底层的系 统架构开始,构建了一个软硬件一体的IoT体系。华为本身就是一个通讯技术领域的世界级领先者,具备云、网络、终端、AI 和芯片五大核心能力。其HiLink智能物联网平台,已经实现了100多个品类和150多家厂家的接入。其IoT体系积累了2000多万 用户,仅接入HiLink协议的WiFi类智能家具设备就超过了400万台,实现了4亿以上的APP链接。

用“卖货思维”做IOT,OPPO注定只能成为华为、小米的跟随者

而另一个巨头小米,则是以小米生态链的“技术+投资”模式,构建了目前最大的消费级IoT平台。仅在过去一年中,小米IoT 平台就实现了每日高达800亿次的设备请求处理量。全球范围内接入小米IoT平台的联网设备已经达到了1.32亿台以上,覆盖 了200个以上的国家和地区。

而在战略上,华为、小米也较OPPO想得更为透彻。

战略上,华为是以技术为根本,提出了1+8+X为核心的AIOT战略。在华为1+8+XIOT开放战略中,1是手机,8是iPAD 、电脑、 智能电视、车载智能屏幕(车机),眼镜、手表、耳机等智能硬件产品,X是以外的智能硬件和服务。华为这套以1+8+X为核 心的AIOT战略,把物联网商业发展前期依靠智能硬件布局IOT给说明白了。

小米的IOT战略是以市场为根本,用时间换市场。雷军以小米生态链的“技术+投资”模式,构建了目前最大的消费级IoT平台 。

不管是市场还是战略,华为和小米都已经抛下OPPO一大截。与这些提前几年就已经深入布局IOT的巨头相比,OPPO的IoT战略不但在时间上显得迟滞,而且在技术标准的成熟度、与第三方厂商的合作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差距。随着5G商用时代的日益临近,IoT领域的争夺也将白热化,迟来的OPPO还有很多课要补,它必须加快脚步。

缺“芯”,OPPO最根本的问题

当前,OPPO除了在市场上落后华为、小米,在战略上不如华为、小米外,还有一个根本的问题是,OPPO的“缺芯”。

玺哥认为,核心技术的缺失,是OPPO在5G和物联网领域里最为致命的短板。首先从技术研发的投入来看,5G和IoT是绝 对的资金密集型、技术密集型领域,没有足够的研发投入强度是很难实现技术突破的,而在这方面,OPPO与领先厂商的距离 较大。2018年,OPPO的技术研发投入额有不同的说法,但从其高管 “2019年提升到至少40亿(甚至争取100亿)”的说法来 看,2018年OPPO投入的技术研发资金是相当有限的。这与华为一年接近900亿的投入相相比更是相形见绌。比小米目前的60亿 规模也差距甚大。

用“卖货思维”做IOT,OPPO注定只能成为华为、小米的跟随者

研发投入的不足,还导致OPPO在IoT关键的通讯技术、AI芯片等核心技术上存在较为严重的缺失。这个问题在5G+IoT领域的竞 争中将会给企业带来严重的“拖后腿”弊端。

我们只要看看小米就会明白,虽然其目前在IoT领域里处于相对领先的地位,但因为核心技术上的缺失,正面临着华为的强大 竞争压力。华为不但有HiLink + HiAI平台, 而且在核心操作系统、以及硬件上也成就不凡。如前所言,华为的IOT系统已经 形成了芯、端、云三个层面的领先优势、并开始向全球的合作伙伴赋能。而小米由于缺乏核心技术,在许多关键领域都不得 不依赖其他企业。例如,在手机AI芯片、IOT 芯片方面,小米就缺乏实力,无法像华为那样依托自家的麒麟芯片实现自主的 产品以及技术迭代。这也导致了小米在高性能、低功耗IOT芯片方面的研发能力和产品迭代速度也远远落后于华为。由于缺乏 核心技术,小米只能靠组装卖货,赚取中间差价。

较为领先的小米尚且如此,后来者OPPO面临的压力更不用说,压力山大也不为过。

有人说OPPO也事有技术的,这个值得商榷。仔细观察OPPO在全球获得的5千多件专利授权,其中大部分只是实用外观等方面的 设计,真正涉及到5G、IoT、AI等核心技术的专利很少。

总的来说,在华为、小米等领先IOT厂商的竞争压力面前,缺“芯”的OPPO想要在5G+ IoT领域里取得突破,困难之大可想而知。

布局太迟、体系不完备、缺乏核心技术的OPPO,如果还不改变当前“卖货思维”,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IoT领域激烈竞争中, 注定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