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9-01-13

1月10日下午,“Redmi”品牌暨旗舰机Note7发布会在北京举行。玺哥认为,这是充满争议,带有强烈情绪的发布会。

急躁的雷军

雷军在发布会上说:“是友商的态度把我弄急了。我们请来了大将,搞了一个Redmi,又给搞文章,又给搞科普的,是个人都会急的。”。此外,雷军在演讲的PPT中表示“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雷军的急躁只是因为友商把他弄急了吗?显然不是。雷军急躁,除了友商的竞争,还有来自小米股价的低迷和对小米未来发展的担忧。

就在发布会当头,1月10日小米港股股价暴跌6.85%收报10.34元,这是小米上市半年来再次“创造”的新低记录,距离其上市发行价已经跌去差不多40%了。即便雷军与多位主要持股者公开承诺,“1年内不会出售”已经解禁的股票,依然没能够挽回小米股价颓势。

正如玺哥几天前在《股票解禁猛如虎?小米股价下跌不止那么简单》一文中所言,股价低迷考验小米“互联网公司”定位,而业务的疲软则让市场对小米的未来的发展缺乏信心。

2018年小米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小米当季营收为508亿元,调整后净利润录得17.3%的同比增长。表面看起来效益还不错,但投资人仔细观察其业务运营状况就发现,支撑小米营收的几大业务板块,依然高度依赖于硬件产品。当季营收中,手机销售占据了小米整体营收高达68.8%的比例,与上一季度相比还有所提高。众所周知,小米手机业务的盈利水平是偏低的,手机在营收中的比例提升,令投资人对公司未来整体盈利能力产生了更多的疑虑。同时,作为一个定位为“互联网公司”的企业,小米标榜的“互联网服务”却并没有什么起色。在第三季度,小米互联网服务板块在整体营收中只占了不到10%的比例。另一大板块IoT业务,也存在着服务占比偏低、过于依赖硬件设备销售的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资本市场对小米“互联网公司”定位更是质疑。股票颓势难挽,新业务前景又不明朗,这或许才是雷军急躁的主要原因。

其实,雷军在发布会上还有一个十分明显的情绪,就是“怨怼”。有人统计,在这场一个多小时的红米Note7手机新品发布会上,雷军怼了友商8次。更有媒体报道说,在发布会后的群访环节,雷军也抑制不住愤怒之情,提到友商面色铁青。

发布会上,雷军重点指责了友商的“科普”做法。事情的源头是荣耀业务部副总裁熊军民在在微博向大众科普市面上4800万像素镜头索尼IMX586与三星GM1的区别,他称前者是真正传统定义的4800万像素,后者的4800万像素本质上还是1200万像素,即便手机可以输出4800万像素的照片,也更像是通过插值实现。

很显然,熊军民通过“科普”的方式,就是想告诉消费者荣耀的产品才是真正使用的4800万像素摄像头。只是这么一科普,却把使用三星GM1的红米Note7给卖了。

也难怪雷军很“愤怒”,毕竟自家产品还没开卖呢,缺点就已经路人皆知了。

红米not7杀敌1000自损800为哪般?

当然,发布会毕竟不是真的“吐槽大会”,雷总还是把相当大的篇幅放在了新机Redmi Note7的推介上。

实话说,抛开摄像头传感器的差距不说,这款搭载QC4、4000毫安电池,4800万像素的Note 7,3+32G首发999元的定价,“性价比”还是可以的。

应该说,红米Note 7肯定会对荣耀等友商构成一定的冲击。但玺哥想说的是,除了会对各“友商”有冲击外,红米Note 7对小米自己产品的冲击也不小。甚至可以说,红米Note 7对小米自己的低端产品冲击更大一些。这是一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带有一定自杀性性质的市场策略。一个逃避不了的事实就是,红米Note 7面世后,小米青春版等几款差价不大的机型显然将直面竞争压力。小米和红米“自相残杀”的态势,今后可能将成为常态。

玺哥要说的是,虽然雷军想把小米和红米做了区隔,一个往“高端”靠,一个主打“性价比”,但想要达成这个目标,很不容易。双品牌战略虽然有很多优点,但风险也很大。做得好,就能向华为/荣耀那样取得高端、低端“两开花”的效果。做得不好,就可能会造成两个品牌互相掣肘。

或许有人会问,雷军明知小米和红米之间会有竞争,为什么还是要将Redmi独立并推出红米Note 7?

这个问题其实玺哥在之前的文章也有分析。雷军这样做的目的有2个,一是为了保住“手机”这个小米的核心流量业务,二是为了雷军未来的AIOT战略蓄力。

手机作为小米最核心的流量业务,也是当前小米的立足之本。但就是这个立足之本,当前面临着较大的困境。2018年以来,小米在国内市场遭遇了第二季度几乎0增长的困境,到第三季度甚至出货量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6%。在印度等海外市场也即将面对增长瓶颈,而且华为/荣耀、vivo、OPPO等友商也在施加强大竞争压力。为了保住海外优势,抢回国内市场,小米打响了“性价比”之战。

IOT作为小米、雷军未来的战略方向,是必须要有保障的。随着IOT市场形势的逐渐清晰,雷军也看清楚了未来几年手机作为IOT领域最重要入口的重要性。做好手机,就是获得了IOT的关键入口。很显然,性价手机是抢占IOT入口的最好手段。

IOT时代,雷军的野心

玺哥认为, 小米强推“Redmi”品牌独立和红米not7,除了为确保手机核心业务市场份额和IOT战略实施外,还是雷军为了争一口气所发起的一场战斗。

在发布会上怒怼“友商”、宣称“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雷军,从来就不是甘于平庸的人。雷军不仅要做“风口上的猪”,更要乘风“化龙”。

前几天,雷军在知乎上关注“华为与小米谁是民族骄傲”提问的事件,成了网络舆论关注的焦点。尽管事后雷军“辟谣”说那个账号并非其所有,但谁也无法确认事情的真伪。

曾几何时,雷军被视作手机、互联网里“教父”级别的人物。在小米被喷“饥饿营销”的年头,华为手机还远没有今天的市场地位,荣耀品牌甚至还只是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可是几年过去,形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被雷军反复怒怼的“友商”—-华为/荣耀,不但用华为手机品牌在高端市场站稳了脚跟,而且以荣耀品牌在中低端市场上攻城掠地。几年时间里,单单荣耀这个子品牌就已经在销量上超越小米。华为加上荣耀,今年已经实现了全球市场份额超过苹果、并直追三星的业绩。

对于这个状况,雷军当然深感不甘!如果没有华为/荣耀,小米、红米系列本“应该”卖得更好、得到更大的利润空间。而小米,也不至于陷入目前这种股价狂跌、备受资本市场质疑的窘况。

在怨怼、急躁、不满的后面,是雷军的不甘心。雷军不甘心小米只是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他要做的是把小米打造为华为那样的“民族品牌”,甚至是苹果那样的全球性高价值品牌。

当前,小米到了关键时候。是走向平庸,随波逐流,还是逆流而上,成就伟大?雷军当然选择后者。

“Redmi”品牌独立,确立“性价比”主线,就是为了在5G和IOT时代找回小米曾经的“战斗”精神,实现自我超越。

让“Redmi”和小米成为5G和IOT时代的伟大品牌,成为超越苹果,超越华为,这才是雷军的野心。

2019-01-07

时间进入2019年,小米公司宣布“红米Redmi”成独立品牌。玺哥认为,“红米Redmi”不是一个“对内”的品牌,也不是一个“对外”的品牌,它将是雷军征战国内、国外的性价比品牌。“红米Redmi”独立是雷军对过去几年中对“性价比”判断失误的一次重大“修正”。

保、抢海外市场,红米独立的2极诉求

红米在这次“独立宣言”中,有一个重要的举措就是更改了名称LOGO,原来以中文字“红米”与汉语拼音hongmi共同组成的标志不再使用,而是改成了纯英文的Redmi。在玺哥看来这说明雷军为红米赋予的重大使命就是——拼保海外市场。

2018年以来,小米的整体市场业绩呈现出“鲜明”的特点:海外市场成为支撑运营的主要驱动力。市场数据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小米在国内市场的销量出现了0增长的窘况。到了第三季度,其国内出货量甚至比去年同期下跌了16%。然而在这个状况下,小米全球总体业绩却取得了25%的增长,原因就是小米在海外、尤其是以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上取得了重大进展。

从第一季度开始,小米就以30%左右的份额超过三星高居印度市场榜首。到第三季度虽然有所下降,但依然保持了29%以上的份额。从全年来看,小米在印度的销量已经实现了每个季度都超过千万台的规模。海外市场,特别是印度市场已成小米增长最重要的驱动力。

与此同时,小米在印度市场的成功以为竞争对手提供了借鉴样板。进军印度市场,挖掘市场增量成了各品牌手机厂商的共识。

权威数据显示,自从2017年以来印度已经超越美国,成为全球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手机市场。蓬勃发展的经济仅在2017年里就让7千万印度人首次用上了智能手机,总体而言,印度手机用户已经超过3.7亿人。这个市场容量相当大,但有一个重要特征引起了市场人士关注:中低端机型仍将在较长时期内占据市场主流。

仅以2018年第二季度的数据来看,在总体3260万台手机销量中,来自各品牌的中低端机型就占了8成以上。印度手机市场仍然处于中国10年前的状况,民众对智能手机的需求开始急剧增长,但市场仍处于普及阶段。印度消费者现在主要的购买诉求,是将前几年购买的简单功能机更换成智能机。这就决定了目前印度消费者对性价比的要求极高。

而性价比,恰恰就是新红米品牌的主打优势。雷军在今天刚刚发出的微博中,就以“坚持死磕性价比!”这样极具个性的语言,为红米品牌定了调。而雷军对性价比显得“有点雷”的腔调,也表明雷军认识到了自己这两年来的最大战略失误——对性价比智能手机的漠视。

从2017年到2018年,消费者们见证了魅族甚至360等品牌在性价比上对小米的围追堵截,更经历了华为的性价比子品牌荣耀对小米 “狙击”。小米长期倡导的性价比优势,在国内已经不复存在。尤其是以性价比为主要卖点的红米品牌,已经在长达一年多时间里停止了新机型发布。而在红米系列这个“真空期”里,竞争对手却敏锐抓住了性价比这个市场杀手锏。荣耀推出了8X、10青春版抓住年轻人的心,V系列更以旗舰V20出尽“旗舰体验、性价比优势”的风头。vivo/OPPO也用各自的Z和K系列在性价比市场上攻城略地。

这种态势发展下来的结果,就是在国内市场上荣耀、vivo、OPPO品牌对小米的全面超越甚至抛离。如今的“华米OV”国产阵营里,前三者已经在国内市场上稳稳地把小米压制在排名最末的位置上。

而这些品牌也正在积极谋划,将在国内市场已经被证明为成功的策略,推广到印度等新兴海外市场上去,与小米在2019年展开激烈争夺。

在2019即将开始的海外市场激烈竞争中,如果小米对性价比的重视依然不足,将极有可能重蹈国内市场的窘况,被友商们大量夺去海外市场份额。

拼保海外市场,已经成了小米和雷军必须要完成的战略防御。守中求增成了最基本的市场诉求。

“红米Redmi”独立,就是雷军拼保、抢海外市场的重要策略。

独立的红米Redmi,或是雷军5G时代与荣耀竞争的利器

玺哥曾在《小米中国区要复兴,王川得先跨过华为荣耀这道坎》一文中说,“在荣耀确立了新的战略目标,在手机、智能硬件、IOT领域和小米开启“全面战争”情况下,小米中国要复兴,华为荣耀成了王川必须越过的坎!”

现在来看,华为荣耀带给小米的压力远大于外界的想象。现在应该说,小米中国区要复兴,雷军得先跨过华为荣耀这道坎。

之前小米已经进行了2次组织架构调整,现在来看,这是雷军在为“红米Redmi”独立做铺垫。以方便自己更好地应对荣耀竞争。

从“红米Redmi”独立来看,红米就是雷军在5G时代应对荣耀手机的竞争利器。

1、提前引爆5G手机性价比之战,雷军对付荣耀的“心机”

玺哥认为,无论是从雷军对红米品牌“年轻、时尚、科技”的调性定位上来看,还是从小米、红米双核战略的走向而言,小米/红米组合无疑已经与华为/荣耀形成了对标之势。随着5G商用元年的到来,红米更是将荣耀视作了主要对手。

早在2018年9月份,荣耀总裁赵明就宣布将在2019年下半年发布首款5G手机。同时,荣耀依托华为强大的技术能力,已经在从芯片到布板设计、从基带信号到AI系统等方面为5G做好了全面准备。在这个强大对手面前,小米如何应对?雷军给出了答案——强化性价比优势,并且要赶在荣耀5G新机推出之前,提前引爆性5G手机价比之战!

荣耀的5G手机会不会比计划提前推出我们不得而知,但雷军借助红米这个主打性价比的品牌,提前进入5G市场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在今天刚发布的博文里,雷军以“总结粉丝要求”为名,隐约透露了新的红米旗舰机性能参数。

其中特别引人注目的一句话是:“首发5G”。行业人士纷纷猜测,雷军将会大胆地在红米这款2019年开局之作上率先采用5G技术。

玺哥认为。以雷军向来的做事风格来看,在重大节点上寻求突破是他的首要目标。要想扭转两年来不断被荣耀追赶、甚至赶超的劣势,红米必须抓住5G这个弯道超车的机会。

在另一则博文里,雷军还透露红米新旗舰的定价很有可能会定在“2999元”。也就是说,雷军的“心机”就是以低于3000元的性价比、加上“用料足”的4800万像素拍照、以及率先采用5G技术为卖点,趁着荣耀5G尚未推出的机会,提前引爆与荣耀的对决,打个时间差以尽量压缩荣耀的反击空间。

2、冒险提前推出5G,雷军不得已的激进之举

对于雷军试图用红米提前进入5G、并引爆与荣耀性价比大战的策略,玺哥认为是有点冒险的。首先,5G网络的商用毕竟还没有实际开始,保守估计在2019年下半年之前,5G商用网络很难在全国普及开来。荣耀之所以将5G首发定在2019年下半年,正是看到了这个发展态势。那么雷军的红米如果冒然提前推出5G,会不会令用户觉得“不值”?会不会觉得这个购买价格包含了太多实际上并没有进入实用的东西?这个风险是存在的。

而且由于5G商用网络尚未大规模铺开,提前推出的5G手机在性能、功能上很可能会存在缺陷甚至障碍,这会影响品牌在用户心目中的形象,长远而言对厂商是不利的。

但玺哥也很能理解雷军的苦衷。这两年多来,荣耀在市场上已经连续9个季度站稳国内线上销售的TOP1,荣耀8、9、10三代产品对小米5、6、7三代形成了全面的压制之势。面对这个形势,雷军再不兵行险招将进一步失去翻盘的机会。这个激进的决策确实冒险,但的确也是红米扭转形势难得的机会。

红米独立很简单,但要取得成功不容易

“红米Redmi”品牌独立很简单,小米内部讨论宣布一下就行,但是“红米Redmi”要要取得成功却不容易。雷军的小米/红米的双核战略,既是雷军带领小米谋求新发展的机遇之路,同样也是充满挑战的艰难之路。

1、独立的红米,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内部竞争

作为一个拥有独立市场定位的品牌,红米在得到自身发展空间的同时,也要面临内部的竞争。就在雷军为红米发布“独立宣言”的微博之前,市场留意到,小米于2018年12月24日上架了小米Play这款新机。

小米Play以5.84英寸1080×2280分辨率水滴屏、12nm联发科P35处理器、以及1099元的首发价格,让人立刻感觉到这似乎就是原本红米“应该有”的样子。显然,在放手红米让其独立发展后,小米也在补全自己低价位、性价比机型的短板,力图拥有一个齐备的产品线。而根据雷军的微博,红米将来也会向中高端机型扩展,形成覆盖面较广的产品阵营。

那么,小米与红米长远而言就将形成互相竞争的格局了。红米这个品牌要谋求进一步提升,首先就要在与小米系列的竞争中形成自身优势,否则的话,强调“以市场为先”的雷军,就不会给予其更多的资源。

2、雷军的IOT战略是目标是否已经明确

玺哥认为,在“红米Redmi”品牌独立发展这件事情上,雷军可能还没完全想明白。“红米Redmi”对小米的意义,不仅仅是提升手机市场份额那么简单,它还关乎雷军在IOT上的战略远景。

不少人认为,雷军是要把独立后的“红米Redmi” 交给原金立集团总裁卢伟冰。玺哥认为,这个猜想或许只对了一半。也许雷军会把海外市场交个卢伟冰,但“红米Redmi”在国内的经营应该还是雷军自己来做。

雷军自己做“红米Redmi”的原因有2点。一是“红米Redmi”对小米在2019年抢占国内市场份额太重要,二是“红米Redmi”对雷军未来的IOT战略同样重要。

玺哥曾经分析雷军在IOT战略上的不足,对趋势方向的商业嗅觉很敏锐,但缺乏对方向目标的清晰认知和实施。所以在小米IOT战略前期,雷军采取了广撒网的方式来规避战略目标上的缺陷。

现在,随着大家对IOT认知的逐渐清晰,手机在未来较长时间内仍是IOT最重要入口已是行业共识。在这样的情况下,手机就成了雷军IOT战略的关键环节。

做好手机,抢占手机入口,就是抢占IOT入口,成为了实现雷军IOT战略的关键。

所以,如果雷军想明白了“红米Redmi”在小米IOT战略中的重要性的话,它就不会再被“雪藏”,而是小米未来的重点。

玺哥认为,“红米Redmi”品牌独立实际是雷军在5G和IOT时代“市场为先”战略的开端。从今以后,雷军将以“市场导向”为考核标准,不管小米、红米,不管国内、国外,谁能在和竞争对手的PK中取得更多的市场份额,谁在小米内部就更有话语权。“市场为先,品牌站边”将成为小米内部未来较长时间的指导准则。

当然,以上只是玺哥个人的一些看法,不见得对,大家当看热闹就是。

无论如何,雷军的小米/红米双核策略已经出台,在2019这个万众瞩目的5G商用元年,也是检验雷军双品牌战略成败的关键。红米未来的发展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2018-12-20

12月13日,小米集团组织部发内部邮件宣布了小米集团在国内和国际市场最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任命。这次调整最重要的看点,就是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王川被任命为中国区总裁。在王川辖下的中国区内,销售与服务部被改组为销售一部、销售运营二部,全面负责中国区的手机、电视以及生态链产品销售运营。

小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