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11-13

11月9日,在知乎提出“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问题后的21天后,马化腾与北京大学教授饶毅,杨振宁、毛淑德、何华武、邬贺铨、李培根、陈十一、张益唐、施一公、高文、谢克昌、程泰宁、谢晓亮、潘建伟等科学家共同发起设立了一个启动资金为10亿元的“科学探索奖”。

据了解,“科学探索奖”主要是为了支持哪些在基础科学和前沿核心技术领域尚未功成名就,但却具有巨大创造潜力的科学家。为他们提供支持,并鼓励他们进行前沿研究,创造未来!科学探索奖获奖人的年龄上限为45岁,每年选出50人。一旦获奖,每人将连续5年获得每年60万元人民币资助。

一、马化腾设立“科学探索奖”的价值和意义

玺哥认为,马化腾当前的工作重心正在从公司运营向公司持续发展转变。这次发起设立“科学探索奖”,就看着是马化腾向推进腾讯持续发展的一次具体尝试。

“科学探索奖”的意义在于它以民间组织的形式参与到了推动社会科技的发展大潮,虽然腾讯不是第一家参与此种社会推动活动的企业,但鉴于腾讯的体量和马化腾的影响力,它的出现对企业来说具有很大的指向性意义。

“科学探索奖”的另一个价值还在于,它可能会成为国内第一个真正解决“青年科学家”生活痛点的“奖项”。据浙江大学教授王立铭在某次座谈会上反馈青年科学家的痛点时所言,青年科学家们的痛点并不是缺少研究经费。“实际上一个非常真实的痛点是,安家在一线城市导致的生活压力。我把每个人付了多少首付,拿到多少安家费统计了一下,算出来平均缺口大概在 200 万元左右。尤其是面临这三五年的房价,是很难解决的一个问题。”;王立铭继续还说,“特别大的经济压力和生活压力跟科学研究是有矛盾的。如果你每天走进实验室,跟学生聊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想这个月房贷怎么还,或者小孩去哪里上小学,这个本质上是无法甩开负担去做前沿的、冒险的研究的。”

而中科院院士崔向群 2016 年就曾向《人民日报》反馈:“为啥国家花了这么多钱建设大科学装置,却没有配套的人员管理、薪资发放机制?”王立铭和崔向群所反应情况,是青年科学家们在生活上的痛点,也是科学家们生活的现状。或许,马化腾设立“科学探索奖”初心就来自于对科学家们生活现状的关注。玺哥做个大胆的猜测,“科学探索奖”每年选50人,每人将连续5年获得每年60万元人民币资助,应该就是马化腾在充分听却科学家们的反馈后所做的奖励机制。毕竟对科学家们来说,每年多了60万的奖励,生活问题基本就不存在王立铭说的资金缺口问题了。

有了这笔奖金,获得奖励的科学家们的生活压力要小得多,生活压力小了,科研的质量也就更高了。

二、马化腾为什么要发起设立“科学探索奖”?

上文说,马化腾发起设立“科学探索奖”的初衷或许是为了减少科学家们生活压力,但玺哥认为,这并不是马化腾设立“科学探索奖”的全部。马化腾发起“科学探索奖”,除了上面的原因,还在于他内心有一种对基础学科改变世界力量的认同,以及他想做更多有价值的事情的内心渴望。

在 5 月 26 日的未来论坛深圳峰会上,马化腾曾公开谈到基础科学研究的重要性——“移动支付再先进,没有手机终端,没有芯片和操作系统,竞争起来的话,你的实力也不够。现在这个时候,大家要更加关注基础学科的研究。过去,大家更关注实用主义,但是我想所有人都清楚我们不能再抱有侥幸心理,一定要投入更多资源去做基础科学研究。”

然后是在10月23日,马化腾在知乎上发起了关于基础科学对产业互联网的影响和改变的提问。当时有网友在回答马化腾这个提问时曾表示,马化腾借此只为钓鱼,是为了缓解内心的焦虑,但从马化腾前后在基础科学这个问题上的做法,玺哥认为,马化腾确实是在对基础科学进行深度思考,并不是网友们所猜测的缓解内心焦虑。

11月11日,马化腾在答员工“希望腾讯成为一家什么样公司”的提问时表示:“腾讯的愿景是希望成为最受尊敬的互联网企业,改善人们的生活品质。如果进一步阐述的话,一是和时代、国家的利益更加方向一致;二是和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更加融合;三是要能和业界的合作伙伴共同发展。在这三个层次体现出腾讯作为互联网平台企业的价值,才能让我们成为受人尊敬的互联网企业”。

此外,玺哥认为,正如上文所言,马化腾当前的工作重心正在从公司运营向公司持续发展转变。所谓向公司持续发展转变,就是找到一种让公司活得更久,开发出具有颠覆性意义的技术,在机制上更完善,做出有巨大影响力的产品等等等。而所有这些,仅靠腾讯当前的业务都是很难达成的。

在让为了让企业活得更久这个事情上,马云做了很多探索,比如他成立了阿里达摩院,建立了湖畔大学,还成立了阿里公益基金会。

设立“科学探索奖”,从基础科学开始,做真正有价值的事情,这将是腾讯成为受人尊敬的互联网企业的一个好的开始。

三、“科学探索奖”需要建立一个科学长效的评选机制

玺哥认为,“科学探索奖”的评价机制十分关键,它决定着“科学探索奖”未来能走多远。

据悉,经历半年时间的调研、咨询和讨论后,科学探索奖将奖励的领域主要集中在基础科学和前沿核心技术,包括数学物理、生命科学、天文和地学、化学新材料、信息电子、能源环保、先进制造、交通建筑技术、前沿交叉技术九大领域。

科学探索奖想做的特色是:不奖项目,不奖成就,就是奖励人,“这笔费用由获奖人自由支配”,让有能力有兴趣的人,心无旁骛地投入基础科学和前沿核心技术的研究,帮助中国未来科研发展。

“科学探索奖”的愿景是好的,但玺哥想说的是,设立“科学探索奖”只是马化腾在基础科学研究领域的开始,“科学探索奖”想要真正的做到上面的程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接下来评奖委员会应该会公布具体的评定章程。那么人员如何评选,具体标准如何制定,奖项机制是否完善,是否经得住检验等。就当前公布的信息来看,“科学探索奖”评定委员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而且,由于这是一个涉及到“名和利”的评奖,如何保证公平、公正,不被“学阀”把持,都是大家十分关注的问题。要避免让“科学家们说了算”成了“学阀”说了算。

媒体说,科学探索奖的奖励经费将采用企业投入、公益运作的方式,不求商业回报,并将长期运营下去。而且,腾讯基金会还会举办各类围绕“科学探索奖”的活动,助力搭建青年科技工作者的交叉学科交流平台,或将带动更多企业和社会资金投入基础研究。

可以看出,马化腾对“科学探索奖”还有许多规划。

马化腾的期望,以及更多企业的参与,更是对“科学探索奖”的评奖机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18-11-01

10月23日,马化腾在知乎上 “深夜发问”。他提出的问题是:“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

马化腾的问题其实是两个,前半部“基础科学突破对互联网科技的影响”固然很有趣也很重要,但问题的后半部—-“产业互联网带来的改变”,恐怕才是马化腾真正关心的重点。是的,互联网正在发生深刻的变革,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正在进入尾声,产业互联网即将成为“下半场”的主角。但到底该如何迎接这个变革,企业本身应该怎么做? PonyMa马化腾熬夜发出的灵魂之问值得深思。

马化腾想要的不是解答,只是印证

几天内涌来的3千多个热情回答,反应了PonyMa在互联网上强大的号召力。在人气爆棚的各种回答中,许多偏理工类思维的网友纷纷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马化腾提出的第一个问题上—-“基础科学的突破”。大家不约而同地把量子技术、可穿戴设备、Ai人工智能视为未来将给互联网带来深刻变化的重要因素。

但玺哥认为,促使马化腾深夜提问的深层动因,或许并非是为了上网寻求解答,而是希望能在众多智者的回答中得到印证—-自己对未来产业互联网发展大趋势判断是否正确?

时间倒推一个月,就在国庆黄金假期的前夕,腾讯公布了十年来最受关注的企业架构调整。原有的5个事业群又新添了两个成员: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这次调整的原因,就是腾讯多位高层反复强调的一个概念—-腾讯必须从以往侧重于To C的业务模式,像To B端转换。这种转换的目的,就是要实现马化腾在9月30日文章的主题《腾讯启动战略升级:扎根消费互联网,拥抱产业互联网》。

马化腾对此早有自己的想法,他在“深夜发问”中提出的第二个问题“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或许是希望能与网友在产业互联网发展这个重点问题的探讨中得到共鸣。

马化腾的忐忑,与未来互联网发展趋势

今年是腾讯创立的20周年,多年来腾讯已经确立了自身在社交领域里的流量霸主地位。但是下一步怎么走,这个庞大的帝国是否能依赖已有的社交以及游戏模式继续保持强大?这应该是马化腾最为关注的问题。在电商领域“屡败屡战”但仍然不断的尝试,以及近期罗永浩“子弹短信”带来的冲击,都凸显了这种不安感。

人们还记得两个多月前,当罗永浩宣布子弹短信在下载排行中取得领先地位、并寻求与支付宝合作时,各方对此的议论纷纷。尽管后来的事实表明,子弹短信并没有真正威胁到微信和QQ的地位,也没有真正实现对现有社交领域的颠覆,但腾讯当对此事的高度关注,说明PonyMa确实处在一种几乎出于本能的不安中。这种不安,是一个企业家面对行业变化趋势应有的自觉。

目前腾讯面临的形势是,移动互联网的红利已经接近尾声,尽管其依旧在社交领域里独占鳌头,但已经难以单纯依赖此实现进一步的增长。马化腾自己提出的应对之道就是变革—-将腾讯多年来的To C模式,转为高度重视To B,抓住产业互联网发展大趋势,将自己在C端的海量用户群与B端业务实现高效连接。

产业互联网浪潮来袭,马化腾的变革与底气

强化To B端的能力,抓住产业互联网发展的大趋势,这是每一个互联网企业都必须经受的洗礼。马化腾掌舵下的腾讯,对互联网世界的不断进化和“适者生存”的理念当然早就了然于心。

十几年来,腾讯已经做过三次深具战略意义的架构升级。第一次是在2005年通过事业部制(BU)强化业务管理,第二次是以事业群制(BG)升级实现了面向移动互联网的转变。2018年的第三次架构调整,则是基于马化腾本人“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的战略判断而做出的。这次调整的成败,关系到腾讯能否真正实现从To C到To B的转变。

腾讯的架构调整着重于两点:首先是组建平台于内容事业群(PCG),强化“社交+内容”的战略优势,在已经拥有的新闻、视频、体育、短视频和影业动漫等优质内容的基础上,整合微信、QQ、应用宝和浏览器等各大流量入口,既注重优质内容的产出,又提供有效的用户触达。并在腾讯音视频多媒体底层技术以及人脸识别、机器写作等AI技术的最新发展驱动之下,大大激发内容的传播效力,成为内容传播的“倍增器”。同时也极大丰富和提升平台的用户价值,牢牢吸引住用户令平台成为“磁铁”。

其次,通过PCG的运作进一步强化腾讯在C端的优势、巩固C端用户群后,通过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将自己在C端10亿级规模的用户群,与B端的民生、政务、安全等领域业务实现高效的连接。

腾讯对于产业互联网发展趋势的战略判断无疑是正确的,只有通过自我变革才能赶上并驾驭新的潮流,让自己继续保持强大。但是变革从来都是不容易的,多年来被普遍认为是深具To C基因的腾讯,想要转变为一个注重To B端的平台,面临的挑战还不少。这或是马化腾感到焦虑和不安的深层原因之一。

不过,面对当下互联网剧烈的变化趋势,马化腾还是很有底气的。10亿+的用户量,微信,QQ两大高粘度即时通信工具,最大的原创内容平台,京东,拼多多,美团点评等优质合作伙伴等等,都是腾讯在抵抗外力的强大武力。

马化腾的深夜发问既是内心不安和焦虑的表露,也是直面压力走向未来的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