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9-07-17

据媒体报道,小米旗下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近日已投资芯原微电子(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持股占比6.25%,成后者第四大股东。

小米入股芯原微电子引遐想

这个消息对于小米来说,是有着提振市场信心的正面作用的。目前的小米,正面临股价比上市当初跌去将近一半的困境,投资芯原微电子的举措,被市场广泛解读为小米仍然打算在芯片方面加大投入,令投资者对小米发展前景的信心有所提升。

小米这次投资,以增资方式进行。融资过后,芯原微电子的注册资本增加了近4千万元。

芯原微电子(上海)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提供芯片定制服务的设计企业。能够基于IP中心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点对点的半导体定制化设计。芯原微电子的客户主要来自于移动互联设备、数据中心、物联网 (IoT)、穿戴设备、智能家居和汽车电子等终端设备领域,在AI和算力方面有长期的深度开发经验,积累了相当的行业服务经验。

鉴于芯原微电子在AI算力方面的技术实力,许多人都猜测小米与其合作的主要目的,很有可能是要延续目前陷入低潮的澎湃系列芯片研发。

一度被小米非常高调宣传的澎湃系列芯片,于2017年推出了初代产品S1后,就渐渐失去了存在感。澎湃S1曾经被搭载到小米5C手机上,由于在耗能、发热以及运算能力方面均表现一般,该产品很快就从市场上销声匿迹了。

关于澎湃芯片还会不会推出第二代产品S2这个问题,两年来不断有各种消息传出,但都最终不了了之。如今小米增资入股芯原微电子,被认为是小米复活澎湃S2的举动。

入股芯原微电子并非为了复活澎湃,而是为了IOT

尽管市场上有各种猜测,甚至不少“米粉”已经开始为澎湃芯片的“复活”欢呼雀跃,但玺哥却要泼一下冷水:回顾松果澎湃的发展历程,就会明白对于小米来说,继续坚持SoC芯片研发方向的困难实在太大了,放弃这个路径才是明智之举。

据媒体报道,澎湃系列2017年仅仅第一次流片,就向台积电交付了数千万元的费用。流片出来后,还必须经过一周才能测试并确认产品是否能点亮手机。每次流片都是一次发现BUG的艰苦过程,然后就是修改设计、再次流片。历经5次失败,上亿的资金就已经不知不觉花完了。

正是S2数次流片的失败,让雷军痛定思痛:小米在SoC研发、流片前的仿真验证等环节上积累严重不足,导致在设计上很难做得到位,反复流片、修改设计也解决不了问题,再强行继续下去的话,只会把公司本就不充裕的研发资源消耗殆尽。

对自身技术能力的反思、以及数次流片造成的巨额资金消耗,让小米管理层重新确立了芯片研发的新方向——转向IoT领域。

玺哥认为,小米本次入股芯原微电子,目标并不是延续澎湃系列SoC芯片的研发,而是为新成立的大鱼半导体提供技术支持,帮助其在IoT芯片设计的方向上走得更稳健。

2019年4月3日,小米集团宣布进行重大架构调整。这次调整的一个重点,就是重组旗下的松果电子团队。将其分拆为两部分:其中一部分留在松果团队,延续澎湃系列手机SoC芯片的相关研发工作;另一部分团队成员则组建新的半导体设计平台——大鱼半导体。这个大鱼半导体,被雷军赋予了开拓AI和IoT领域芯片研发的重任。

这样,小米在芯片领域就出现了两个发展方向:手机SoC芯片、IoT芯片。从2018年以来,在国内市场面临较大下滑的小米,又经历了澎湃S1芯片研发的是失败,事实上已经不再可能多头并进,只能选择其中一个方向作为未来突破的重点。而小米在关于这次架构调整的声明中,已经用明确的话语做了选择。声明指出,本次架构调整的目标,就是“为了配合公司AIoT战略加速落地”。显然,在原松果团队与大鱼半导体之间,小米更重视的是后者所代表的AIoT方向。

了解了这个背景后,我们再来观察本次小米投资的芯原微电子——该公司擅长的设计领域包括: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和汽车电子等多种终端芯片设计。可见,芯原微电子其实在小米非常重视的IoT领域,有着极为深厚的技术积累。甚至可以认为,芯原最擅长的就是IoT芯片设计。

两相对照不难得出结论:小米入股芯原,其目标并非指向“复活”沉寂已久的澎湃S系列SoC芯片,而是为了强化在IoT领域的布局,为旗下大鱼半导体的下一步研发工作打基础。

入股芯原微电子有助雷军分散“造芯”风险

玺哥认为,入股芯原微电子除了能帮助大鱼半导体之外,还有助于雷军分散“造芯”风险。

尽管小米目前不得不搁置澎湃系列SoC芯片的研发,但这些年来的经验教训,让雷军痛感核心技术的重要性。长期对高通系列芯片的依赖,让小米陷入与其他厂商的同质化竞争,很难迈向高端市场。比如小米9、小米CC等机型,都因为友商采用了同样的高通芯片,而不得不面临定价策略上的“近身搏杀”,失去了应有的利润空间和市场主动权。

反观华为,情况就完全不一样。华为很早就开始布局自主芯片研发,虽然第一代芯片K3在性能上与澎湃S1一样不如人意,但华为始终没有放弃,在几经改良和迭代后,终于推出了大获成功的麒麟系列SoC芯片。在自主芯片的支撑下,华为/荣耀手机不但与竞争对手拉开了距离,而且在定价上也有了充分底气,开始向高端市场进军。如今,原本主打性价比的荣耀品牌,已经敢于将价格定在3000元档位;而主打高性能的华为品牌,更是将价格稳定在了4000至5000元以上的段位,甚至开始借助折叠屏+5G自主研发技术,向万元档位发起冲击。

这样的对比,让雷军即便遇到困难,也不愿意放弃芯片研发之路。痛定思痛的小米,一方面通过重组团队延续在芯片领域的投入,另一方面也吸取了澎湃系列失败的教训。回头来看,澎湃系列之所以半途而废,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小米在资源、技术实力上均存在不足的情况下,过于大包大揽,试图靠自身完成所的相关研发和设计。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所有的风险也都只能有小米独力承担。

如今入股芯原微电子,将为小米旗下的大鱼半导体,赢得一个能够分担技术风险、投资风险的同盟军。今后小米在芯片研发上的重大战略性项目,极有可能会与芯原微电子共同进行。这样,小米方面既能减轻资金负担,又能在技术上得到芯原这个战略伙伴的强力支撑,走得更稳健。不至于像当年研发澎湃系列时那样,一个项目失利,令整个芯片方向陷入困境。

事实上,芯原微电子之外,小米还投资了恒玄科技,这是一家系统级芯片(SoC)研发商,主要产品为具备WIFI/BT无线连接的音频系统级芯片,产品广泛应用于移动手持、智能硬件、消费电子等领域。

多方押注,重点培养,分散风险已成为小米当前的“造芯”策略。

2018-11-20

在国内众多网民眼里,三星只不过是一个在国内市场上“节节败退”的手机品牌,但在业界,三星却是半导体、手机全产业链、乃至于5G通讯技术领域里的超级玩家,其研发实力和动员资源的能力都相当 “恐怖”。

11月15日,三星在美国宣布将要在5G网络技术上投入220亿美元巨资,以实现其到2020年占有全球20%市场份额的战略目标。玺哥认为,在5G、IoT时代来临之际,三星的这个动态非常值得关注,特别是华为、小米等欲在5G、IOT时代争霸全球的国产品牌。

投入220亿美元发展5G网络技术,三星意欲何为?

众所周知,下一代通讯网络必然是5G技术主导的时代。从全世界的情况来看,中国三大运营商均已确定在2020年、甚至在2019年就要推出5G服务;日本已经把5G通讯网络当做2020东京奥运会最大“卖点”之一来推介;新西兰、澳大利亚、韩国等亚太国家均表示2019年将会有5G通讯服务面世;美国的一些运营商更是在2018年底就计划启用第一批5G网络。

在这个背景下,近年来华为、小米等国产手机品牌都在积极布局5G和IOT,就是想要抓住5G这个发展机遇。同样,作为华为、小米在全球手机市场的竞争对手,三星也对5G、IOT十分看好。此次投入220亿美元巨资发展5G技术,所谋甚大。

但玺哥认为,在当前,三星投入220亿美元发展5G新技术,也面临着不小的压力。根据最新发布的数据,今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排行中,华为已经连续两季度实现了对苹果的超越,并位居第二。小米位居苹果之后位居第四,但在国际市场的上升的势头很猛。令三星不得不担忧的是,中国厂商华为与小米的全球市占率总和,已经以24%的比例超越了三星。再考虑到OPPO等其他国产厂商的市占率,三星手机在全球市场面临着被中国手机赶超的危险。

在中国市场,三星手机的情况更是窘迫。半年前三星深圳工厂的整体解散、员工全部裁撤的消息让人慨叹“一个时代的终结”。在刚过去的第三季度,三星在中国的手机销量仅仅只有60万台。据10月25日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Q3中国手机市场销售排名》显示,三星手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再次下滑,仅有1%。如今,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量在统计图表里只能被归入“其他”类别。

虽然有压力,但三星却还是要要投入220亿美元发展5G网络技术。这是为什么?

玺哥认为,三星投入220美元发展5G网络技术,除了对5G技术的重视之外,它也暴露了三星对5G基础通信的觊觎和对物联网的巨大野心。

5G时代,三星放言要在通讯技术上“打败”华为

这些年,三星在中国长期被手机产品的“盛名所累”,以至于中国的大多数普通消费者只知道三星的手机,却不知三星其实是世界上唯一拥有手机全产业链、并且在半导体、通讯领域都有着超强实力的庞然大物。

对三星,其实应该多一些认识。我们拿2018年上半年的营收数据来说,尽管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已经被严重边缘化,远远落后于华为、小米等国产厂商,但令普通网民难以想象的是,三星在中国区营收却依然达1673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比华为在中国市场的营收额1629亿元人民币还要高。三星手机卖的不好,营收却比华为还高,三星取得如此业绩凭的就是在手机核心零部件、以及半导体器件的多元优势。

再说回5G技术,三个月前,就在各厂商还在热衷于比拼各自旗舰机优劣的时候,三星宣布推出了自家研发的5G基带芯片Exynos Modem 5100,这是业内第一款完全兼容3GPP Release 15规范,也就是最新的5G NR协议的基带产品。三星就此与高通、海思、英特尔等一流芯片厂商一起,跻身于少数有能力研发5G 基带芯片的厂家。我们都知道,现有所有厂商的手机在5G功能上都需要依赖专业厂商的基带芯片来实现,三星此举成功打破高通的技术专利壁垒,为自家5G产品的发展铺平道路。

实际上,三星在5G通讯技术领域的实力,远不止于手机芯片,它在设备端、网络端也早有布局。最近,三星与日本KDDI进行合作,已经在时速100公里以上的火车上完成了5G网络实地测试,其数据传输速度为1.7Gbps,比华为端到端方案中1.3Gbps的速度更快。

进入2018年以来,由于美国等西方对华为等中国厂商的设限,以至于华为在多个发达国家和地区的5G网络建设中都没能获得订单。而三星却趁机进行了扩张。凭借着多年来和美国Verizon、AT&T,日本Docomo、KDDI等发达国家电信运营商的良好合作关系,三星在美国市场取得了不少的业务订单,同时在本国和日本市场三星也取得了不小的份额。

三星高管还放言,要在2020年前,借助5G转型换代的新机遇,实现进入世界电信设备供应商前三名行列,“打败华为”,并抢占20%的市场份额。

玺哥认为,尽管华为依然在世界通讯技术领域里占据市场首位,但三星的竞争威胁是实实在在的,再考虑到今年以来由美国引领的对华设限风潮,华为确实不能掉以轻心。

5G是物联网的基础,欲抢滩IoT的华为和小米,要当心三星

三星在5G领域的发力,不但会和老牌电信技术供应商华为进行正面竞争,而且对小米这样的手机领域后起之秀也同样威胁巨大。我们都知道,华为、小米等国产厂商近期都在力推其IoT物联网技术蓝图,并将IoT视作未来发展的战略重点。但必须提醒的是,只有高效、高速的5G无线通讯技术才能为IoT带来坚实的技术基础。

当前,无论华为还是小米方面,都反复强调过5G技术对IoT的重要性。两家企业的高管、技术负责人在不同场合都明确表示,只有5G时代比以往高出十倍以上的网速带宽,才能让IoT真正成为“万物互联”的利器。在玺哥看来,积极投入并谋划IoT转型之路的华为和小米,现在必须对三星在5G技术上的投入给予足够重视。三星如果未来真的在5G网络、设备、芯片方面取得了市场优势,华为和小米或会在底层的网络设备层面,受到三星的技术标准限制,这必然会对华为、小米等国产厂商的IoT之路带来极大麻烦。

更何况,三星除了力争基础通讯网络方面的优势地位外,它自己也在积极布局IoT领域,这对华为、小米来说更是直接威胁。玺哥还记得,早在2015年的CES大展上,三星就在发布会上高调展示了他们的SUHD智能电视,这款产品搭载了智能操作系统,能够实现与其他家居智能设备的互动,并成为三星最早的物联网IoT设备“明星”产品。

在三星的IoT规划里,包括电视、空调、洗衣机、空气净化器、手机、打印机等所有产品都会嵌入具有IoT基因的芯片,形成“IoT”设备群落,通过互联网将三星推出的所有这些IoT设备连接起来,互连互相,打造出一个非常完善的物联网生态系统。这与华为、小米目前正在全力推进的IoT生态,都是直接竞争关系。所以,三星不但要在基础通讯网络上加大对5G技术网络的研发,更是要在5G基础通信、IoT物联网、智能家居生态等领域和国内厂商一较高下。

玺哥认为,华为、小米们虽然近年来已经在手机产品营销上完成了对三星的超越,但在5G和IoT时代,各方的竞争又将是一个全新的态势。在新的竞争态势下,华为、小米们唯有找到自己的致胜之法,方能不惧和三星们正面P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