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11-27

三年前,当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将云计算业务交给黛安·格林(Diane Greene)时,人们以为这标志着谷歌开始进军企业计算领域。然而三年后的今天,谷歌云计算业务在全球范围内的市场份额仅为7%,远远落后于亚马逊和微软,而且高层人事变动频繁,甚至连CEO也即将离职。

我们不禁要问,那个具备成为全球领先云计算公司的潜质谷歌云,是怎么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

基因问题,拖累谷歌云踯躅不前

根据Canalys发布的数据,到2018年第三季度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支出总额达到210亿美元。其中亚马逊AWS拥有32%的市占率,微软Azrue占17%。谷歌云与阿里云分别以7%和4%的比率位列全球第三、第四名。显然,谷歌云,当前的市场状况,与谷歌管理层的预期相距甚远。

为什么会这样?我们来看看知名的财务和人力资源软件企业Workday的选择就能明白一二了。2016年,Workday在挑选云计算服务商时,虽然初期把谷歌云列入了考虑范围,但在做了深入比较后,他们断然转向了亚马逊AWS。其技术负责人后来向业界解释过这一选择的原因:—-在他们看来,谷歌云完全没有考虑过大企业在运营、经济性以及实际业务需求。

Workday的遭遇告诉我们,谷歌云的体验确实是很糟糕的。关于这一点,刚刚宣布离职的谷歌云运营总监Diane Greene则有更深刻的体验。据悉,在Diane Greene不到三年的岗位经历中,曾经因为业务开展问题与谷歌高管有过多次意见冲突。有内部员工近日透露过,Diane之所以离职,原因就在于无法解决谷歌“与用户脱节”的问题。

谷歌云的体验糟糕,不是因为谷歌的技术不行。谷歌的技术很强大,这点我们不否认,但技术强大和对用户需求是否重视,是否有更好的用户体验有着根本的区别。谷歌没有把好的技术和好的服务结合起来,去满足用户的具体需求,这就是问题所在。

而造成上面这种问题的原因,则是因为谷歌的“工程师”文化。多家与谷歌云有过接触的客户都反应,这个公司在销售时关注的是如何“兜售技术”,而不是如何满足客户需求。

Diane Greene在谷歌云的时间,虽然做了很多努力,但仍无法与谷歌强大的、过于关注技术而忽略客户体验的“工程师文化”相抗衡,最终只能挂印而去。

玺哥认为,谷歌在云计算领域的业绩之所以与管理层预期相距甚远,最大的原因就是谷歌的“基因”问题。谷歌“工程师文化”很强大,技术分厉害没错。但云计算作为一个主要ToB的业务,面对的是企业,是出钱的大爷,不是受气的孙子。用大爷的姿态去服务企业客户,没有人会吃这一套。

企业云市场竞争激烈,竞争对手很强大

谷歌云的发展不如预期,除了自身存在的问题之外,还和整个云服务市场激烈的竞争也有很大的关系。

近年来,无论是亚马逊还是微软在极力的发展云计算业务。亚马逊AWS在市占率方面早已超越谷歌云自不必说,更令玺哥印象深刻的,是微软Azure的“超车”。

2014年,微软新掌舵人纳德拉一上任开始力推的“移动为先、云为先”战略。2018年7月份,整个IT界见证了微软股价飙升,冲破8000亿美元大关。近日,微软更是在全球股市大跌的当头,超过苹果,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及时时间很短)。而微软业绩大幅度提升的关键,就在于云计算领域里的突破。据微软财报显示,截止2018年6月30日,微软包括Azure在内的商用云业务营收高达69亿美元,同比增长达到了惊人的53%。近年来,Azure还积极的开拓海外市场,目前在中国运营的微软智能云Azure服务于超过11万家企业用户,拥有超过1400家专注于不同行业、不同领域的云合作伙伴。海外市场的市场占有率让Azure多了更多的优势。毫无疑问,Azure已经成为了推动微软发展的主要力量。

到2018年2月份,微软Azure的市场份额已经迅速蹿升至仅次于亚马逊AWS的全球排行第二。在全球企业这一波向云计算迁移的浪潮中,微软抓住了机遇,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动力。

看了微软对云服务的重视,再对比谷歌云,我们发现谷歌云走到今天都是自己作的。竞争对手那么强大,还那么用心,自己还那么作,谷歌云能发展得好才怪!

还必须强调的是,谷歌云除了要和亚马逊AWS和微软Azure竞争之外,当前还要面临IBM、以及来自中国的阿里云等强大的竞争压力。尤其是发展势头非常迅猛的阿里云,极有可能很快超越谷歌云。

发展迅猛的阿里云,超越谷歌云只是时间问题

据市场研究公司Synergy Research Group第三季度的最新数据显示,在全球公共云服务市场,谷歌云第三位,阿里云排第四位,可以说阿里云随时都有可能超越谷歌云。

同样是研究机构Synergy Research Group的数据,2018年第三季度的公有云市场上,阿里云在亚太地区排名第二,而谷歌云在亚太地区的的排名则在4位。也就是说阿里云已经成为的拿下的亚太地区的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至少在亚太地区的市场占有率阿里云上已经远远的领先于谷歌云。

如今的阿里云服务,已经全面进入包括城市管理、工业、医疗、环境、航空在内的多个领域。其设施已经对美、英、德、日、中这五个全球最大的云计算市场实现了全覆盖。国内的杭州市政府、华大基因、徐工集团、茅台集团、众安科技等为代表的超过100万行业企业都在使用阿里云的服务。而在国际上,沃达丰、飞利浦、施耐德、资生堂、雀巢、新加坡邮政、新加坡公交卡EZ-Link、香港理工、香港帝国金融集团、马来西亚云顶集团等国际知名大企业也都已经成为阿里云的客户。

在全球企业新一轮数字化转型浪潮中,阿里云无疑将成为各国企业、尤其是中国出海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的主要合作伙伴之一。

正如今年10月,知名的新加坡科技媒体ChannelAsia在报道中指出的那样,阿里云在国际市场、尤其是亚洲区域的快速扩张,已经给几大云计算服务巨头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云和IBM带来了威胁,未来更有可能实现市场占有率和技术水平两面的超越。

纵观国际云计算市场近年来的发展趋势,玺哥一方面为谷歌云在市场上的停滞不前为之感慨,另一方面也为阿里云的突飞猛进感到欣喜。作为中国IT科技力量的领头羊之一,阿里云虽然目前在市场占有率上只位居全球第四,距离前三名都还有不小的差距,但玺哥认为按照目前的趋势发展来,阿里云是极有可能在不远的未来,实现对谷歌云的超越,并与亚马逊AWS、微软Azure等一争高下。

这个时间,不会太远!

2018-11-26

近日,在统计公司Counterpoint所公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智能手机销量排名中,OPPO以微小的差距落后于vivo,拱手将全球第四的位置让给了“同门兄弟”。而且根据玺哥的判断,在未来几个月,OPPO的排名恐怕还会下降。

性价比手机成为各厂商争夺市场“杀手锏”

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对竞争形势做出正确判断是企业首先要做的事。但在玺哥看来,OPPO正是在形势判断上的失误,才造成了如今整个营销策略制定、以及市场行动的滞后状况。

1、市场下滑引发更激烈竞争,性价比手机成主角

根据IDC发布的数据,从2017年开始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就已经呈现出总量下滑的趋势。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预计比2017年要下降0.7%左右,而国内市场更将下滑6.3%。与整个互联网经济的趋势一样,智能手机市场也将终结多年来的“人口红利”,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

在这个背景下,已经占据国内市场份额80%以上的“华米欧维”国产四强,互相之间竞争更加激烈。而性价比手机就成为国产厂商们争夺市场空间的“杀手锏”。然而对于这个发展趋势,OPPO方面显然在判断上出现了失误,这也导致了行动上的迟滞。

2、OPPO管理层没有足够重视到性价比的重要性

在当前的市场状况下,各家厂商都在想尽方法提升销量。高端手机虽然赚尽眼球,但奈何价格因素导致销量规模上不去,中低端性价比手机才是走量的关键。其中最早意识到这个趋势的就是小米。提出了“为发烧而生”的小米以性价比为主打,已经吸引了大批粉丝并牢牢占据性价比手机的市场地位。而华为也在2017年开始布局性价比市场,将资源重点向荣耀品牌倾斜。在华为决策层的重视之下,以性价比为卖点的荣耀子品牌,其销量甚至已经超过小米手机,成为消费者所熟知的性价比手机品牌。

相比较之下,OPPO对这个变化的感知就显得极为滞后。即便与“同门兄弟”vivo相比,它也是醒悟得非常晚的。vivo早在3月份就重磅推出了性价比手机Z1,并取得相当不错的业绩,并又在10月推出了主打性价比的vivo Z3。而OPPO的第一款性价比手机K1,直到10月份才姗姗来迟,比vivo整晚了7个月!

重营销、轻技术、管理层反应慢,OPPO被赶超一点不冤

在玺哥看来,OPPO手机如今被赶超的局面,管理层除了对手机市场的趋势把控不够之外,OPPO存在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太过依赖营销,却对技术研发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与vivo一样,OPPO也长期被市场诟病为“高价低配”。其营销方式严重依靠高价聘请流量明星来“造势”,依靠明星的知名度来拉抬人气促销。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在利用市场“信息不对称”的弊端来赢取销量。通过在二三线甚至以下的城市大量铺开的渠道网络,吸引这些地区大量的、对硬件参数不够了解的青年群体,让他们在一次又一次的高价“买单”中支撑起品牌亮眼的销量数据。

但随着消费者越来越成熟,这种“高价低配”的打法将越来越难吸引用户,人们还是更愿意为真正具有性价比、使用体验更好的产品付钱。OPPO方面也意识到了对技术研发不够重视的弊端,并声称要加大研发投入。

或许有人会说,OPPO也是很看中技术的,比如今年推出的旗舰手机FindX,其采用的双轨潜望镜结构滑动模块,类似苹果的3D结构光等都是创新。但玺哥想说的是,这只是OPPO在倡导的贴近消费者硬需求上做的针对性创新,是一种在占在成功者肩膀上的微创新,它并没有颠覆什么。

关于OPPO手机对研发的重视程度,我们还有一个角度,就是对比一下竞争对手在研发上的投入。前几天,OPPO全球副总裁、中国大陆事业部总裁沈义人就在媒体访谈中强调,OPPO在2019年度为技术研发准备的预算是“至少40亿元”。虽然公司方面在态度上显得很高调,但市场和消费者却对此普遍感到失望—-OPPO依然不重视技术!这个“40亿元”的投入规模,与其他品牌厂商相比较,差距实在是太大。

我们来对比一下几个主要品牌的研发投入状况吧:领头羊华为的研发投入在2016年就已经达到764亿元,2017年为900亿元。而且其中仅仅投入到手机芯片方面的比例就高达60%左右,规模是OPPO的至少10倍以上。被称为安卓世界“机皇”的三星,更是在手机全产业链、半导体领域里常年保持优势,仅仅在5G通讯领域里三星就已经宣布投入220亿美金的预算,以力争取得技术优势。即便是一度被诟病为对研发“重视不足”的小米,其2018年研发投入也在60亿元以上,比OPPO承诺的2019年研发预算要高出一倍多。

反观OPPO每年在技术研发上的投入,在对比一下OPPO在明星代言、广告投入上的投入,我们会更加明白OPPO对营销的依赖程度。近年来为OPPO代言的明星榜单,从影视明星到歌舞综艺三栖的流量小生济济一堂,每个人的代言费都是天价。正是这种不合理的资源投入结构,才造成了OPPO今天在消费者心目中“高价低配”的品牌印象。

当前,消费者已经开始觉醒,他们清楚知道,OPPO手机的这些天价代言广告费,最终都是从他们口袋里掏出去的。觉醒的消费者,与不谈“性价比”的OPPO之间,天然就是对立的,对立的消费者怎么会去买OPPO的手机呢?

所以,今天OPPO手机被vivo赶超并不意外,因为这就是太依赖营销,对技术不够重视,对消费者不够重视的代价。

在这里要特别提一下vivo,虽然它和OPPO在很多地方类似,一直以来也被OPPO压一头,但vivo管理层在市场趋势的把控上,以及应对上,明显要比OPPO要及时,有效得多。

5G时代,OPPO或成为那个最先掉队的手机厂商

5G和AI技术的落地,给IOT产业的发展踩下了油门,物联网时代正加速到来!而在各大厂商的规划中,手机都是作为IoT中人与设备交互的中心窗口而发挥作用,IoT的这股新潮流,必将给智能手机产业带来巨大的发展动力。

事实上,各主要厂商都已经在积极部署IoT产业。以小米为例,虽然其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暂时落后于OPPO等厂商,但业界都关注到,小米正在酝酿着向IoT的全面转型。据媒体报道,小米的IOT平台已经是连接1.15亿台设备的全球最大消费级IOT平台。从今年二季度财报来看,小米的IOT与生活消费品业务实现了104.3%的同比增长,已经在整体营收中占据了22.9%的比率,较去年同期提升2.5个百分点,而且其规模还在持续扩张;而与小米同年布局IOT的华为,目前已经有2000多万用户,平台接入100多个品类的500多款产品。今年6月,华为发布了HiLink生态品牌——华为智选,8月,华为还发布了方舟计划。在11月8日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华为旗下荣耀总裁赵明做了题为《物联网:消费革命的黄金十年》的演讲,更是让业界深切体验到华为将把手机业务与IoT深度融合的决心。

除开华为,小米外,“华米OV”中的vivo也在9月公布了自家的vivo IoT战略,以及IoT软件产品Jovi物联。在IOT领域,OPPO是“华米OV”中目前唯一没有对外公布相关战略的手机品牌厂商。

手机厂商布局IOT的不只是“华米V”。前不久,一加手机CEO刘作虎在社交媒体上以长文宣布,一加正在规划进入智能电视机产业,并以此为着力点全力投身IoT智能家居领域;锤子也同样不甘寂寞,他们早在去年底就已经公开宣称,包括智能配件、空气净化器在内的IoT“生态”产品将是公司“赚钱”的重要来源。

5G+物联网,正成为各巨头的新赛道!在这个赛道,目前还没有看到OPPO的身影。我们不禁要问是OPPO真的不在乎?还是OPPO管理层太短视?缺乏远见?

当竞争对手华为、小米们已经开始探索5G + 物联网时代新的利益增长点、摸索新的盈利模式时,过于依赖营销、轻技术、决策层对市场变化反应也偏慢的OPPO,极有可能成为“华米OV”手机厂商中最先掉队的那一个!!!

2018-11-23

11月22日,美团点评对外发布2018 Q3财报。数据显示,美团点评第三季度整体GMV相较于2018上半年增速放缓15.6%。而此增速的放缓主要是源于外卖业务的增速放缓。

11月23日(今天),美团点评开盘报价56.05港元,下跌超8%,随后一度跌超14%。此外,多家评级机构还下调了美团点评的目标价。

对美团点评财报发布后股票下跌这事,玺哥一点也不意外,因为从其财报数据反馈的事实就是:美团点评的主营业务增长变缓,新业务还处于严重亏损中。

一、高压竞争下,美团点评主营业务增速减缓

我们知道,美团旗下有三大主营业务:餐饮外卖,到店、酒店及旅游,新业务(快驴进货、餐厅管理系统、共享单车等)。其中,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及旅游是美团当前的两大核心业务,它们也是美团点评主要的营收来源。

据美团最新财报数据显示,美团Q3餐饮外卖业务实现营收111.72亿元,占整体营收58.6%。美团第二主营业务是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报告期内营收为44.36亿元,占整体营收23.3%。

这两块业务,如果单从财报数据来看的话,还不错,但如果做一个对比的话,我们会发现,这两块美团点评的主要营收来源业务,其增长都在变缓。去年同期,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旅游业务分别占美团整体营收62.5%、31.2%,上一财报期内这一数字分别为60.6%、25.8%,如今已是58.6%、23.3%。对比看出,美团点评赖以生存的两大核心业务的营收,从去年同期到现在,在美团整体营收中的比例一直在下降中。

美团点评股价跌超14%背后,外卖业务整体增速放缓

在美团点评的Q3财报中,这两块业务的营收明明是增加的,为什么在整体营收中的占比反而下降呢?有人会说,这是因为美团的整体营收基数在增加,所以这两块业务的占比被稀释了。事实上,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旅游业务在美团点评整体营收中的占比一直处于下降中的原因是这两块业务的订单量减速所导致的。换句话说,由于餐饮外卖和到店、酒店旅游业务由于订单增速变缓,所以其在美团点评的整体营收中占比下降了。

实际上,对外卖订单减速一事,美团点评高层是很清楚的。美团点评的CFO陈少晖在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也承认了订单增速减缓的事实。

当美银美林分析师艾迪·梁(Eddie Leung)问关于外卖订单数出现了一定的减速,是否与宏观经济因素以及竞争因素的问题时,陈少晖是这样说的:“尽管平均订单价格的增长可能会受宏观减速的影响,一些消费者可能会变得更谨慎,但我们将继续努力提高购买频率,并拓展更多应用场景,以驱动增长。”。

尽管陈少晖将外卖订单的减少和宏观经济进行了绑定,但玺哥认为,美团点评外卖订单的增速减慢,主要原因应该是他说的“消费者对价格的敏感”以及美团在应用场景上的缺失所导致的。

用户对价格敏感,是因为美团需要面对饿了么高额补贴下的高压竞争,场景缺失,是因为相比竞争对手,美团外卖在新零售上还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有效生态。

二、新业务持续亏损,美团点评为什么不放弃“探索”

市场之所以用脚给美团点评投票,除开美团点评的主营业务增长变缓,来自于竞争对手的压力之外,还在于美团点评的新业务严重亏损。

关于新业务,美团点评在财报是这样说的“新业务及其他收入由2017年同期的人民币6亿元增长471.3%至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三个月的人民币35亿元。新业务及其他的毛利率由2017年同期的46.2%下降至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三个月的负37.4%。”。

此外,“新业务及其他部分的销售成本由2017年同期的人民币3亿元增至截至2018年9月30日止三个月的人民币48亿元,主要由于网约车司机相关成本及主要由于收购摩拜而产生物业、厂房及设备折旧增加、因我们扩大供应链解决方案服务增加的已售货品成本、因非餐饮外卖服务扩张增加的其他外包劳动成本、雇员福利开支增加,以及由于其他销售及服务增长所致的支付处理成本增加。”

正是这些新业务销售成本的增加,导致了美团点评在新业务上的严重亏损。

美团点评股价跌超14%背后,外卖业务整体增速放缓

美团点评在财报中对新业务说得比较笼统,实际上美团点评的新业务,主要包括面向B端的餐饮供应链项目快驴进货以及餐厅管理系统(RMS)、供应链解决方案等,以及面向C端的小象生鲜、闪送、网约车、共享单车等。

当前,这些新业务大多没有盈利。据财报数据,美团点评Q3新业务亏损为12.97亿元。

从美团点评的财报数据来看,新业务短期来说根本就无法实现盈利。特别是一些新业务,不仅短期内无法实现盈利,而且长期来看也将是美团点评的包袱。比如摩拜单车,此前媒体有报道说,它单月亏损超4亿,累积亏损额即将突破20亿之巨。

新业务不挣钱还亏钱,但为什么美团还是要去做呢?美团点评的高管为发展新业务找一个“探索”的说法,但玺哥对此并不完全认同。要知道,有的业务逻辑是很清楚的,比如共享单车,当前可以说已经有着十分清晰的判断了。

明知道共享单车没有未来却坚持要去发展,这个已经不是“探索”,而是有点轴了。之前玺哥曾分析过,美团点评进入共享单车行业,可能并非是看好这行业,而是为了提升美团点评的活跃用户和整体订单数据!只是,这种利用所谓“新业务”提升自己用户数和交易订单量的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

三、主营业务增速减缓的美团点评,不应该总想着称霸世界

这些年,虽然美团点评发展得不错,而且也成功上市,但到目前为止,美团点评还没有完成自己从平台到体系化的跃升。

美团点评这些年一直在“扩张”。从团购到外卖、从外卖到酒旅,从酒旅到网约车,从网约车到共享单车……一直在扩张美团点评,有点像喝高了酒的人,头脑在发热、心中激情在燃烧,但脚步却开始凌乱,身体也在变得不听使唤。

而主营业务增速的减缓,也给美团点评提了个醒,别光顾着扩张,小心大本营失守。因为在本地生活服务市场,美团点评还面临着饿了么口碑的竞争。而且,在与饿了么口碑的竞争中,美团点评并不占多少优势。

美团点评股价跌超14%背后,外卖业务整体增速放缓

10月12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向员工发出内部信,宣布饿了么与口碑将合并成立新的“本地生活服务公司”。饿了么与口碑的合并,实现了在餐饮领域里外卖与到店服务的全线融合。从此,口碑平台上高达1.67亿的月活用户与饿了么现有的66.7万活跃骑手,形成了一个遍及外卖与到店两种消费形式的整体结构。当前,相比饿了么口碑,美团点评较为有优势的就是外卖餐饮业务板块,但就算是外卖餐饮板块,在饿了么和口碑整合之后,也正在加速拉近和美团点评的距离。

而且,餐饮方面的竞争只是饿了么口碑和美团点评竞争的一部分而已。自从加入阿里以来,饿了么口碑在阿里生态的赋能下,与飞猪、高德地图、去哪儿、河马、筷马以及未来餐厅等优质资源实现协同作战,实现了“从线上到线下,从餐饮到吃喝玩乐”的全面连通。目前,饿了么口碑已在店、酒店及旅游,餐厅管理系统等美团点评的主营业务展开了正面竞争。

再次提醒美团点评,要正视饿了么口碑竞争对主营业务的增速减缓的带来的事实,因为那是口碑本地生活服务新军强力战斗的结果,而不是另找借口。

面对强力的饿了么口碑本地生活服务新军,美团要做的是想办法“活下去”,而不应该整天想着称霸世界。

2018-11-22

11月19日,京东发布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当季净收入1048亿元,同比增长25.1%,净利润30亿元,同比大增200%创下单季度新高。从财报可见,京东第三季度业绩仍处于高速增长之中。在19日晚间的电话会议中,刘强东表示:明年公司在技术上的收入也会有更好的表现,明年的净利率将会好于今年。

玺哥认为,在电商红利见顶的当下,京东还能保持如此增速,与刘强东对技术的重视不无关系。

京东战略转型,刘强东“向技术要红利”

2018年1月,刘强东发出内部邮件,宣布对京东商城人事结构进行大调整。宣布组建大快消事业群、电子文娱事业群和时尚生活事业群,并分别任命王笑松、闫小兵、胡胜利为三大事业群总裁并升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

关于这次人事以及架构调整,刘强东在内部邮件中阐明,其目的就是要让京东的组织变得更灵活、反应更敏捷,大幅提升资源使用效率、强化精细化运营,最大限度提升客户体验,夯实未来的核心竞争力。而这一切的基础和动力来源,就是刘强东所说的“整个集团向技术坚决转型”。

刘强东定下的技术转型战略,就是强化技术研发投入,以AI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技术、云服务等“ABC”技术为着力点,帮助京东从“一体化”向“一体化的开放”转变。并将京东多年沉淀的供应链能力、物流能力、数据能力、营销能力、金融能力和技术能力以模块化、平台化、生态化的形式全面对外输出。

自刘强东定下京东从商业模式驱动向技术驱动转型的战略之后,京东开始在技术投入上撒腿狂奔。据最新财报显示,京东本季度在技术研发上共投入34.5亿元,同比增长96%。而据统计,京东今年前三季度在技术研发方面的总投入达86.4亿元,远超去年全年的66.5亿元。针对第三季度京东在研发及技术基础设施方面的投入,京东集团CFO黄宣德表示,研发费用总计人民币34亿元,占总收入的3.3%,较之去年同期增长了120个基点。

从商业模式驱动向技术驱动转型,这就是刘强东要带领京东走的未来之路。

技术驱动,物流正成为京东新的增长引擎

众所周知,自建仓储和物流体系,一直都是京东的核心竞争力之一。今年年初,刘强东就明确指出了京东集团未来的三大业务板块:电商、金融和物流。可见物流在京东集团中占有重要地位。

2018年,也是京东物流大发展的一年。2月14日,京东物流完成首轮总额高达25亿美元的融资,这也是中国物流行业最大的一次单笔融资。5月份,京东以9亿港元入股中国物流资产,并且向物流地产运营商易商红木(以下简称ESR)投资3.06亿美元;8月份,京东又以6亿元入股科大智能。此外,京东还投资了智行者、壮龙无人机等。这几笔巨额投资都是集中在“货运物流”、“物流信息化”、“同城物流”、“智慧物流及仓储”等领域。

投入就有回报。今年双11期间,京东连续第二年夺得了电商平台首单送达最快速度的冠军。去年的双11,京东首单仅7分钟就送到客户手上,今年他们更是只用了4分钟。而在这个最快首单速度的背后,是京东整个物流体系的高效运作。数据显示,2018年京东11.11全球好物节期间,京东物流仓配一体化的服务订单,有90%以上都在当日或者次日即完成送达。

令网购消费者感到无比便捷而快速的送达效果,来自于京东物流在智能物流技术方面的巨大研发投入。目前,京东在全国范围共部署了超过50个无人仓。其中有近20种京东自研仓储机器人在提供高效率的分拣、打包服务。目前京东的配送机器人也覆盖了20多个城市,无人机常态化配送运营也覆盖了全国6个省份,下一步还将继续向其他地区扩展。京东物流的智能化程度,更体现在各环节路径的智能优化上。在人工智能、深度学习技术的助力下,京东物流一线员工效率至少提升了10%,分拣中心的智能叉车调度系统,能让一名员工每天处理超过12万单的搬运货量,而且搬运调度的准确率超过99.99%。

当前,随着京东物流在开放物流商的发力,物流正成为京东新的增长引擎。

技术成“零售即服务”战略主要驱动力

2017年,刘强东首次提出的“无界零售”概念,强调利用技术打通线上线下,融合各消费场景,给消费者带来最佳的消费体验,也帮助商家实现转型升级。

近一年来,京东都在大力投入技术研发,并通过技术不断强化和提升无界零售体系。京东在技术的巨大投入,在2018年双11大促期间为消费者、线上线下商家、制造商、品牌商用户带去了良好的体验。

今年双十一期间,京东实现了高达1598亿元的成交额,并且再度保持了数码、家电品类的绝对“主场”优势。这个成绩的背后,是京东技术赋能的强大支撑。巨大的订单量,离不开高质量的客户服务支持。京东人工智能以及大数据技术的研发成果—-开放人工智能平台NeuHub。在京东11.11全球好物节期间,NeuHub通过图像审核、语音识别等人工智能技术接口,提供了强大的消费者情感分析能力,依托这个能力,京东智能客服在整个好物节时段里,共为用户提供了1630多万次服务,日均接待量618期间增长了7成以上,而且服务过程中90%的消费者问题都能不依赖人工、而由智能客服独立解决。

京东的技术能力不但让消费者获得更好体验,也让入驻商家得到了更高的营销效率。京东技术研发的另一个重大成果—-京东智能供应链,在11.11京东全球好物节期间,为京东实现了从单一库存管理优化功能到全局、全网、全流程智能化的突破。尤其是让制造商、品牌商实现了优化的库存周转率和现货率。在这个技术能力的支撑下,入驻京东的苏泊尔、松下、飞利浦等知名品牌厂商,都实现了高达99%的现货率,品牌库存周转同比优化率平均达到30%以上。

除了线上商家和品牌外,线下的零售合作伙伴也在京东无界零售体系中获益匪浅。京东商城技术中台提供的解决方案,整合了京东成熟的交易、运营、仓储、金融以及物流能力,以成体系的赋能为线下零售伙伴的多种业务场景提供了针对性的进销存、CRM、地勤、门店管理、财务结算等平台能力,从人、货、钱等三方面为它们提供全方位支持。例如,与京东全面合作的沃尔玛,就已经在京东无界零售体系的帮助下,打通了全国180多家门店,在第二届京东&沃尔玛“8.8购物季”当天,业界就见证了京东平台沃尔玛官方旗舰店、沃尔玛全球购官方旗舰店销售额比全年日最高纪录增长800%,流转订单比去年高50倍的巨大突破。另一个知名的线下零售合作伙伴曲美,则在京东面向零售店的全链路数据平台—-“祖冲之平台”的帮助下,借助人工智能技术深度挖掘用户关系大数据,实现了曲美京东之家日均销售额提升53%,客户整体进店量比以往高出30%至35%的业绩。

京东Q3财报的增长告诉我们,在技术上投入的每一分钱,都是值得的!同时,财报数据也证明了年初刘强东“向技术要红利”战略转型的远见。

2018-11-21

当前,随着蔚来、威马、小鹏等新兴车企开始进入量产交付阶段,人们对互联网造车“新势力”也愈加关注。那么,对新能源汽车行业,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什么?是各家汽车何时量产吗?还是各家汽车卖多少钱?

新能源汽车的玩法,没那么简单。

新能源汽车厂商不赚钱,充电桩网络亟需完善

近年来,各大主流汽车厂家都在增加对新能源方面投入。通用、大众、福特、奔驰、宝马……几乎所有的汽车厂商都已布局新能源车,而蔚来、威马、小鹏等互联网造车“新势力”的崛起,则加剧了能源汽车的市场竞争。

新能源汽车厂商虽多,但目前都没有盈利。特别是一些互联网造车新势力车,他们要么是量产车型还没下线,要么就是销量尚未达到盈亏平衡点。关于他们的消息,最令舆论关注的是各自已经完成了几轮。

新能源汽车制造商不赚钱的原因主要有几个方面,比如研发太烧钱,消费者顾虑多,充电网络尚不完善等。

新能源汽车烧钱,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实。目前,在汽车行业内,贾跃亭已经因为FF91持续烧钱,2个月烧光8亿美元投资并且与恒大决裂。可见新势力造车其中的挑战不仅是造车资质、落地生产、零件供应链等,更是从概念样本到量产交付的过程,而这个过程实际上很难跨越。另外一家知名的新能源汽车制造商蔚来汽车,虽然2018年的订单交付情况还算不错,但其现在的盈利仍不能抵消过去发生的亏损。据其发布的首份财报数据显示,蔚来汽车在2018年第三季度实现了约14.7亿元的营收,比上一季度环比增长3095.3%;而净亏损则为约28.1亿元,比上季度增加56.6%。呈现出营收、亏损双双大幅度增长的状况。这份财报让市场对造车新势力们“没有一家挣钱”的认知更加深刻。

此外,新能源汽车作为一个新事物,消费者对其还有不少顾虑。比如消费者的“里程焦虑”问题,众所周知,目前的电动汽车由于电池容量的原因,其续航里程都比较有限,很多人就是因为担心续航所以直接就直接不考虑新能源汽车。此外,由续航问题所引申出来的充电网络不完善问题,也成了制约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关键因素。

可以说,如果不能快速建立完善的新能源汽车充电网络,新能源汽车就不能在短期内真正的突破能源瓶颈,得到真正的发展,更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盈利。

就算有资本的加持也无济于事。

充电网络建设是新能源汽车必经之路,也是未来盈利关键

事实上,对于制约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问题,政府部门也早就有决断。为了解决新能源汽车的充电网络不完善问题,去年国家印发了《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并在指南中明确提出,到2020年,将建设“四纵四横”的城际电动汽车快速充电网络,届时,国内将新增超过800座城际快速充电站、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过1.2万座、建成充电桩480万个,以满足全国500万辆电动汽车充电需求。

在政策的带动下,新能源充网络迎来发展利好,不少企业、资本开始进入这个领域。只是,进入的并不是人人都能挣钱,反而不少都在亏钱。目前,前上规模的充电桩运营商有10多家,其中特来电、国家电网、星星充电、中国普天四家占据了公共充电设施86%的市场规模。作为最早布局充电桩市场的特锐德,2016年亏损3亿元、2017年亏损2亿元,2018年给出的目标的亏损降低到1亿元。充电网络建设,越投入越亏,这是什么原因?

按道理说,新能源汽车充电网络既是刚需,又有国家政策的扶持,进入企业应该盈利才对,为什么进入企业反而亏钱的多呢?其实,他们亏钱的原因除开行业大环境外,主要原因还在于他们建设的充电网络没能解决行业痛点。

目前充电站的站点都以一二线城市为主,充电站的建设大多需要考虑客流量的密度、使用率等因素,这使得很多企业将充电站都建立在除了社区以外的商超、学习、医院、景区等公共区域,但是这些地方因为需要和小区物业、政府以及电力部门等部门打通,这些环节中需要签约的协议都成了成本不固定的因素,企业设立充电站就处于劣势地位。另一方面,除了成本不固定,用户选择充电的需求也不固定,由于充电桩运营商多且分散,用户为了保险起见都会选择就近的充电站,这主要也是因为很多充电站的使用率上呈现了闲置或者长期损坏现象,全国众多用户需要的充电网点都难以连接起来,所以导致了车主和充电站之间需求不对口。

网络不够完善,需求还不对口,充电桩的利用率低,这是充电网络运营商不能赚钱的原因!

充电网络的不完善,也促使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投入到新能源汽车充电网络的建设中去。

据蔚来汽车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18年度蔚来汽车的“其他销售额”比上季度实现了同比25.8倍以上的高速增长。而这个增长的主要来源,就是第三季度安装“家用充电桩”的收入。蔚来汽车管理层还宣称过,要在北京五环内建设“比加油站还密集”的充电站网络;此外,在广州市天河中山大粤保中心广场,小鹏汽车建设的超级充电站已经投入使用大半年时间。小鹏汽车在这里设置了六座直流充电桩 + 三座功率主机,而且直流桩的功率为90KW,单口最大达到180KW,车主在这里只需30分钟即可将座驾充至80%满电,速度快而且价格也便宜,非常受欢迎,目前六个直流充电桩经常处于满负荷运转状态。而且,按照小鹏汽车方面发布的规划,他们将2018年在十多个一二线城市完成签约100个超级充电站;2018年底,接入第三方充电桩10万个,2019年将在30个城市投入运营近200座超充站;未来三年签约1000座超级充电站,以形成全面服务体系。

蔚来汽车、小鹏汽车们之所以要加入到充电网络的建设中去,就是为了解决自己生产出来的汽车卖出去后无法便捷充电的问题。此外,由于新能源汽车厂商和充电网络运营商的关系与电信运营商和手机制造商的关系十分相似,网络也成了新能源汽车厂商在未来的决胜的关键。

而且玺哥在这里说一下,充电网络建设和电信网络建设一样,都是一次性投入,长期收益的投资,充电网络建设者不能太短视。

未来,充电网络运营才是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的真正盈利工具

当前,新能源汽车领域真正赚钱的企业是那些提供充电桩硬件设备和服务的企业。他们为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充电网络运营商提供硬件设备和安装、售后服务,并和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充电网络运营商进行利润分成。谁家的技术越好,设备越好,服务越好,谁就能获得更多的市场。

但从长远来看,新能源汽车充电网络运营才是整个行业真正的盈利点所在。梳理一下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关系,玺哥发现,它像极了我们熟悉的电信产业。

新能源充电基础设施设备供应商——电信基础设施设备供应商

新能源充电网络运营商——电信网络运营商

新能源汽车制造(品牌)商——手机(智能硬件品牌)制造商

服务端:新能源汽车充电套餐——电信运营商网络套餐

新能源汽车售后服务——电信运营商增值服务

待新能源汽车产业成熟之后,我们购买新能源汽车就和我们购买手机一样,需要购买充电套餐,我们买的实际就是一辆“合约车”。如果我们不购买汽车厂商或者充电网络运营商的套餐,我们购买的汽车就无法正常使用(起码不能很好的使用)。

而到时候,新能源汽车生产上也会和充电网络运营商一起,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套餐服务。又或者,我们买充电服务就能免费获得新能源汽车。

到这里,大家应该明白为什么玺哥说充电网络运营或许才是新能源汽车制造商的真正盈利工具了吧。

所以,今天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等新势力车企之所以如此积极参与充电站网的建设,除了为解决自己生产出来的汽车卖出去后无法便捷充电的问题外,更多的也是看到了成为“超级充电网络运营商”后的巨大“钱途”。试想一下,如果蔚来、小鹏等其中任意一家能够成为全国/全球集汽车生产+充电网络运营商于一体的新能源巨头的话,它的未来价值将是无可估量。

当然,想要成为那样的存在,还得问一下大当家的答不答应。

2018-11-20

在国内众多网民眼里,三星只不过是一个在国内市场上“节节败退”的手机品牌,但在业界,三星却是半导体、手机全产业链、乃至于5G通讯技术领域里的超级玩家,其研发实力和动员资源的能力都相当 “恐怖”。

11月15日,三星在美国宣布将要在5G网络技术上投入220亿美元巨资,以实现其到2020年占有全球20%市场份额的战略目标。玺哥认为,在5G、IoT时代来临之际,三星的这个动态非常值得关注,特别是华为、小米等欲在5G、IOT时代争霸全球的国产品牌。

投入220亿美元发展5G网络技术,三星意欲何为?

众所周知,下一代通讯网络必然是5G技术主导的时代。从全世界的情况来看,中国三大运营商均已确定在2020年、甚至在2019年就要推出5G服务;日本已经把5G通讯网络当做2020东京奥运会最大“卖点”之一来推介;新西兰、澳大利亚、韩国等亚太国家均表示2019年将会有5G通讯服务面世;美国的一些运营商更是在2018年底就计划启用第一批5G网络。

在这个背景下,近年来华为、小米等国产手机品牌都在积极布局5G和IOT,就是想要抓住5G这个发展机遇。同样,作为华为、小米在全球手机市场的竞争对手,三星也对5G、IOT十分看好。此次投入220亿美元巨资发展5G技术,所谋甚大。

但玺哥认为,在当前,三星投入220亿美元发展5G新技术,也面临着不小的压力。根据最新发布的数据,今年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排行中,华为已经连续两季度实现了对苹果的超越,并位居第二。小米位居苹果之后位居第四,但在国际市场的上升的势头很猛。令三星不得不担忧的是,中国厂商华为与小米的全球市占率总和,已经以24%的比例超越了三星。再考虑到OPPO等其他国产厂商的市占率,三星手机在全球市场面临着被中国手机赶超的危险。

在中国市场,三星手机的情况更是窘迫。半年前三星深圳工厂的整体解散、员工全部裁撤的消息让人慨叹“一个时代的终结”。在刚过去的第三季度,三星在中国的手机销量仅仅只有60万台。据10月25日中商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Q3中国手机市场销售排名》显示,三星手机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再次下滑,仅有1%。如今,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量在统计图表里只能被归入“其他”类别。

虽然有压力,但三星却还是要要投入220亿美元发展5G网络技术。这是为什么?

玺哥认为,三星投入220美元发展5G网络技术,除了对5G技术的重视之外,它也暴露了三星对5G基础通信的觊觎和对物联网的巨大野心。

5G时代,三星放言要在通讯技术上“打败”华为

这些年,三星在中国长期被手机产品的“盛名所累”,以至于中国的大多数普通消费者只知道三星的手机,却不知三星其实是世界上唯一拥有手机全产业链、并且在半导体、通讯领域都有着超强实力的庞然大物。

对三星,其实应该多一些认识。我们拿2018年上半年的营收数据来说,尽管三星手机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已经被严重边缘化,远远落后于华为、小米等国产厂商,但令普通网民难以想象的是,三星在中国区营收却依然达1673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比华为在中国市场的营收额1629亿元人民币还要高。三星手机卖的不好,营收却比华为还高,三星取得如此业绩凭的就是在手机核心零部件、以及半导体器件的多元优势。

再说回5G技术,三个月前,就在各厂商还在热衷于比拼各自旗舰机优劣的时候,三星宣布推出了自家研发的5G基带芯片Exynos Modem 5100,这是业内第一款完全兼容3GPP Release 15规范,也就是最新的5G NR协议的基带产品。三星就此与高通、海思、英特尔等一流芯片厂商一起,跻身于少数有能力研发5G 基带芯片的厂家。我们都知道,现有所有厂商的手机在5G功能上都需要依赖专业厂商的基带芯片来实现,三星此举成功打破高通的技术专利壁垒,为自家5G产品的发展铺平道路。

实际上,三星在5G通讯技术领域的实力,远不止于手机芯片,它在设备端、网络端也早有布局。最近,三星与日本KDDI进行合作,已经在时速100公里以上的火车上完成了5G网络实地测试,其数据传输速度为1.7Gbps,比华为端到端方案中1.3Gbps的速度更快。

进入2018年以来,由于美国等西方对华为等中国厂商的设限,以至于华为在多个发达国家和地区的5G网络建设中都没能获得订单。而三星却趁机进行了扩张。凭借着多年来和美国Verizon、AT&T,日本Docomo、KDDI等发达国家电信运营商的良好合作关系,三星在美国市场取得了不少的业务订单,同时在本国和日本市场三星也取得了不小的份额。

三星高管还放言,要在2020年前,借助5G转型换代的新机遇,实现进入世界电信设备供应商前三名行列,“打败华为”,并抢占20%的市场份额。

玺哥认为,尽管华为依然在世界通讯技术领域里占据市场首位,但三星的竞争威胁是实实在在的,再考虑到今年以来由美国引领的对华设限风潮,华为确实不能掉以轻心。

5G是物联网的基础,欲抢滩IoT的华为和小米,要当心三星

三星在5G领域的发力,不但会和老牌电信技术供应商华为进行正面竞争,而且对小米这样的手机领域后起之秀也同样威胁巨大。我们都知道,华为、小米等国产厂商近期都在力推其IoT物联网技术蓝图,并将IoT视作未来发展的战略重点。但必须提醒的是,只有高效、高速的5G无线通讯技术才能为IoT带来坚实的技术基础。

当前,无论华为还是小米方面,都反复强调过5G技术对IoT的重要性。两家企业的高管、技术负责人在不同场合都明确表示,只有5G时代比以往高出十倍以上的网速带宽,才能让IoT真正成为“万物互联”的利器。在玺哥看来,积极投入并谋划IoT转型之路的华为和小米,现在必须对三星在5G技术上的投入给予足够重视。三星如果未来真的在5G网络、设备、芯片方面取得了市场优势,华为和小米或会在底层的网络设备层面,受到三星的技术标准限制,这必然会对华为、小米等国产厂商的IoT之路带来极大麻烦。

更何况,三星除了力争基础通讯网络方面的优势地位外,它自己也在积极布局IoT领域,这对华为、小米来说更是直接威胁。玺哥还记得,早在2015年的CES大展上,三星就在发布会上高调展示了他们的SUHD智能电视,这款产品搭载了智能操作系统,能够实现与其他家居智能设备的互动,并成为三星最早的物联网IoT设备“明星”产品。

在三星的IoT规划里,包括电视、空调、洗衣机、空气净化器、手机、打印机等所有产品都会嵌入具有IoT基因的芯片,形成“IoT”设备群落,通过互联网将三星推出的所有这些IoT设备连接起来,互连互相,打造出一个非常完善的物联网生态系统。这与华为、小米目前正在全力推进的IoT生态,都是直接竞争关系。所以,三星不但要在基础通讯网络上加大对5G技术网络的研发,更是要在5G基础通信、IoT物联网、智能家居生态等领域和国内厂商一较高下。

玺哥认为,华为、小米们虽然近年来已经在手机产品营销上完成了对三星的超越,但在5G和IoT时代,各方的竞争又将是一个全新的态势。在新的竞争态势下,华为、小米们唯有找到自己的致胜之法,方能不惧和三星们正面PK。

2018-11-19

今年双11小米手机有2个重要的变化,第一个重要的变化是小米手机在电商平台的销量没能再像往年那样全面“霸榜”,只是在几个价位段上占据了销量榜第一的位置,第二个重要的变化则是,除开手机,小米在IOT产品销量上的增长却异常强劲。电视、路由器、净水器等品类均取得了各大电商平台销量与销售额的冠军。不仅于此,小米的大家电品类销售情况,仅次于海尔和美的位列第三!

很明显,IOT正成为小米新的增长引擎。

事实上,小米在IOT领域取得的巨大成绩,其他手机品牌厂商早已看在眼里。在全球手机市场面临增长乏力的当下,IOT已成为手机品牌厂商们的转型方向。

全球手机市场总体下滑,手机厂商转型IOT成趋势

IOT,全称“Internet of things”,即我们常常谈到的物联网。它是一个相对互联网而言的概念,是在互联网的人与信息相互连接和交互的基础上,将这种信息交流和人机交互进一步延伸和扩展到人与物以及物与物之间,从而实现万物互联。物联网的核心是网络和AI,它需要实现硬件和软件对周围的环境和信息及时迅速的感知、认知、智能辨别判断、并作出个性化和智能化的反馈和操作,这无疑需要超低时延的网络和能够自我学习、智能认知的技术来配合,5G和AI技术的落地等于给IOT产业的发展踩下油门,物联网时代正加速到来!

据工信部电信研究院不久前发布的今年1至10月份的国内手机市场报告显示。1到10月份国内手机出货总量为3.43亿部,比去年同时间段出货量下降了15.3%。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尽管华为等头部厂商依然实现了销量增长,但总体趋势已经非常明显:智能手机销量的快速增长阶段已经见顶,哪怕今年头两个季度取得了不错业绩的厂商们,也不得不为今后的发展谋划对策。

与手机的情况相反,IOT市场却呈现出快速增长势头。据权威的预测数据显示,消费升级和社会经济生活全面数字化的趋势,正在推动IOT技术全面向消费市场渗透。2017年到2022年这5年,消费级IOT的用户年复合增长率预计会达到25%的惊人水平。

而手机产商布局IOT,具有流量入口和控制中心的优势。物联网时代离不开手机,智能化的场景中,手机始终是神经中枢,人类通过手机来掌控物联网内的一切硬件。因此,手机产商天然掌握着流量入口和控制中心。在全球手机市场萎缩的态势下,多样化布局产业或是将战略重心从手机业务转移到其它业务,是当前手机产商作出的试探,而同属于智能硬件的IOT产业无疑是手机产商的最优选。

其实,面对IOT这个大市场,各大手机品牌厂商早就“坐不住”了。2015年,在IO尚未像今天这样火热的时候,小米提出了IOT战略,首次将智能家居和物联网的构想提出并落地。而华为也在2015年底开始动手布局IOT,并发布了HiLink连接协议,今年6月,华为发布了HiLink生态品牌——华为智选,8月,华为还发布了方舟计划。在11月8日的世界互联网大会上,华为旗下荣耀总裁赵明做了题为《物联网:消费革命的黄金十年》的演讲,更是表达了华为要把手机业务与IOT深度融合的决心。

进入2018年,“华维欧米”中的vivo终于也坐不住了,宣布进入IOT领域。9月vivo手机也对外发布了vivo IOT战略以及IOT软件产品Jovi物联。只是,相比早在2015年就已经进入IOT市场的华为和小米,vivo实在是进入得有些晚了。

转型IOT,vivo的Jovi物联战略靠谱吗?

从vivo发布的IOT战略来看,它希望形成一个“大家都遵守的标准”,为消费者使用智能家居产品提供便利。

只是,vivo的转型之路,不但时间上比小米滞后了5年显得仓促,而且本身的IOT开放生态设计虽然理论上看起来不错,但在目前的的市场态势下很难推进,这个转型的如意算盘并不好打。

1、IOT时代,vivo手机终端优势将不复存在

与小米类似,vivo的IOT战略模型同样也以手机为核心点,试图用手机上的AI人工智能语音互动界面、以及统一安装的IOT App,作为整个智能家居、物联网的人机交互入口。在与小米的竞争中,vivo大概指望利用自己庞大的销量,铺开IOT APP的安装数量,实现更广的用户覆盖,这样既可提升设备激活率,又能增加拉新用户方面的优势。

但问题是,进入IOT时代后手机的销量所带来的流量入口优势,却未必能如愿转化为IOT App安装的覆盖优势。我们以小米的例子来看,其IOT应用的推广,全赖于雷军多年建立起来的小米生态系统。而vivo在生态上的建设明显落后很多,购买vivo手机的用户很多,但真正愿意去安装IOT App的用户比率却并不高。而且能够与vivo手机App进行无缝互动的智能设备,目前还没有形成齐全的品类,用户熟悉程度也不高。Vivo也缺乏小米那种较高层次的“粉丝经济”操作实践,其IOT应用推广只怕不会如vivo方面规划得那么顺利。

2. vivo的开放式战略,能抗衡小米IOT生态系统吗?

玺哥认为,vivo匆匆推出的“IOT开放生态联盟”,是vivo在小米强大的竞争优势面前,不得已而采用的“弯道超车”设想。按照vivo规划的方向,其生态圈中各个厂商的智能家居产品,都可以在不牺牲各自独立性的前提下,无缝加入到vivo的IOT网络中。这样,vivo就能将小米等半封闭式的“长尾生态”吞并,打造IOT领域里的“安卓生态”。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在现有的IOT市场,小米生态圈相对来说成熟得多,小米生态链事实处于最领先的技术水平,布局也更为完整。这个生态圈对各硬件设备厂商的吸引力是极大的,让他们响应初创不久的vivo“IOT开放生态联盟”,以开放平台“围剿”封闭平台,在利益上去打破藩篱,不现实!

另外,vivo在其中更多地只是作为一个协调者身份出现,技术上的掌控力比较弱,也就很难像小米那样保障用户在使用多家厂商的设备时,依然有不错的用户体验。

所以,玺哥并不看好vivo的物联网战略。

三、IOT时代,vivo或被踢出“华欧维米”阵营

实际上,vivo IOT战略的还有局限。vivo想要后发制人,就必须有核心竞争力,如研发上的技术竞争力以及设计上的竞争力等等。即便vivo打造的是开放型合作生态,也需要vivo对生态内的合作伙伴提供设计和研发技术上的有意义的指导和管理,从而使vivo的生态更具竞争力和凝聚力。然而,技术和资源恰恰是vivo最为欠缺的,与其形成对比的是,华为具有更多技术优势和专利优势,而小米则具有渠道优势和新零售优势。IOT的布局更离不开AI,AI的研发则离不开技术和数据,华为的技术和数据优势自然不必赘述。而小米虽然在这方面并不占优势,但在去年11月,小米与百度达成合作,将利用百度的技术和数据共同布局IOT生态。所以,无论是资源还是供应链,vivo都不具有优势!

时至今天,小米的IOT平台已经是连接1.15亿台设备的全球最大消费级IOT平台。从今年二季度财报来看,小米的IOT与生活消费品业务实现了104.3%的同比增长,已经在整体营收中占据了22.9%的比率,较去年同期提升2.5个百分点,而且其规模还在持续扩张。而与小米同年布局IOT的华为,目前已经有2000多万用户,平台接入100多个品类的500多款产品。

可以说,小米和华为在IOT领域的提前布局,有着vivo等后来者难以比拟的优势。

而且,物联网时代,新零售大行其道,人们消费更加理性,注重质量、体验和创新,vivo这种烧钱打品牌,利益绑定渠道的玩法也不知道是否还凑效。未来,vivo手机的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继续玩下去?这都是个问题。

而小米、华为却开始探索万物互联时代的利益增长点,摸索更多的盈利模式,资金的回笼则会加速IOT生态的扩张,进一步吞噬IOT市场。到时候,处于夹缝中的vivo们,日子将会越来越难过。尽管vivo手机当前销售还不错,尚处于第一阵营,但在未来IOT时代的布局上,vivo已经落后竞争对手太多。

如果vivo还不尽快找到解决之道,当IOT真正爆发之时,就是vivo被踢出“华欧维米”阵营的时候。

2018-11-16

11月8日,三星在SDC 2018开发者大会上公开展示了新的折叠式手机。这款被称为“赢家(Winner)”的设备,型号为Galaxy F,据说预计明年初就会上市。近日,华为西欧消费者业务总裁戢仁贵向媒体透露,在华为2019年计划推出的新机型,将把5G和可折叠作为重点。

在5G+折叠手机的时代正在来临,玺哥认为2019年华为与三星各自新机型的对决,无疑将成为今后手机行业的风向标。通过对华为、三星各自新机型的观察,我们也可对手机领域里,可折叠屏和5G技术的要点有一定的了解。

华为、三星的折叠手机什么样?

三星在SDC 2018开发者大会上公开展示的折叠式手机Galaxy F十分令人惊艳。Galaxy F做到了把手机与平板电脑合二为一。折叠状态下,其4.6吋的屏幕就相当于普通的智能手机,可以让用户“一手掌握”。当打开时,设备就变成了7.3吋屏幕的平板电脑。

关于华为的折叠手机,早在半年多前已经有很多“曝光消息”。但毕竟真机尚未正式发布,我们只能从零星透露出来的信息中了解一二。

今年7月份玺哥曾经见过一副华为可折叠手机的“曝光图”,该手机被放在一个支架上展示出来,其尺寸与普通手机相差不大,但厚度方面却只有常见机型的一半左右。屏幕是与京东方联合研发的可折叠屏。

据悉,这款将于2019年推出的新机,除了具备与三星一样的可折叠特性外,还有可能会搭载全新的麒麟980处理器,存储方面不会低于6GB+64GB,摄像方面将延续Mate 20的优越性能。

可折叠+5G,华为、三星揭开2019年的新机争夺战

华为和三星,两家在手机市场必有一战的企业,即将在折叠手机展开厮杀。那么,对于两家即将推出的可折叠手机,除了上面的信息,我们不妨再对华为、三星的折叠手机多做一些了解。

1. 可折叠方面,华为、三星各有专利

首先,在可折叠方面。三星是世界上第一个提出可折叠手机概念的厂家,2008年,三星首次对外展示了可弯曲的智能手机OLED屏幕。2011年,三星更是展示了一款可以灵活弯曲的AMOLED屏幕手机原型,显示可折叠手机研发已经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如今已经亮相了首款可折叠屏手机,而华为方面还并没有推出一款可折叠屏的手机,相对华为来说三星在折叠屏上的研究时间更长,同时投入的精力也更多。而华为通过与国产厂商京东方的合作,也早已在柔性屏方面取得突破,新机型的推出就受益于其与京东方联合研发的技术成果。

有了柔性屏还不够,手机本身还必须具备可折叠的硬体结构,才能真正实现“折起是手机、打开是平板”的便利性能。这方面三星和华为都早已投入巨资进行研发,并建立了自己的专利壁垒。

华为、三星的新机型,都能够像书本那样自由折叠。而且都能实现既可向内折、也可向外翻折的性能。这种折叠性是通过多轴联动精密铰链结构来实现的,不但能自如地翻折,而且动作精密有韧性,让用户感受到舒适和“酷炫”。

为了适应并最大限度利用可折叠特性,两个厂商都在操作系统和UI上进行了深度研发。例如,三星搭载的Android特别版,就可以自动识别手机折叠的角度,并在不同折叠状态下为用户做最佳显示。华为方面也会有类似的研发。

2. 在5G性能方面,华为优势更大一些

除了可折叠性外,5G性能也必然是明年新机型对决的决定性因素之一。无论三星的Galaxy F,还是华为即将推出的新机,都已经明确会是5G机型。众所周知,5G技术带来的好处首先就体现在带宽的大幅提升上,5G时代里,几十G级别的高清视频用户只需几秒钟即可完成下载。这也对手机厂商在网络通讯技术方面的研发水平提出了很高要求,华为和三星都不愿意重复苹果长期被用户诟病的“信号差”现象,而且两家都是具有强大研发实力的巨头,他们必然会在5G性能上极为重视。但是互相比较之下,玺哥认为在5G方面华为手机的优势更大一些。

众所周知,所有手机的5G网络通讯功能,都必须通过搭载基带芯片来实现。世界上目前有能力自主研发5G基带芯片的主要有华为、高通、三星这几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华为与三星在明年新推出的新旗舰机型上,应该都不会使用高通芯片而是采用自家的产品。三星最近宣布即将推出自研的猎户座9820 5G基带芯片,用于实现新机型的网络通讯功能。

但三星的动作显得比华为要滞后一些,华为早在2018年初就已经向全球发布了首款3GPP标准的5G商用芯片——巴龙5G01(Balong 5G01),以及基于该芯片的首款3GPP标准5G商用终端。巴龙5G01是全球首款投入商用的、基于3GPP标准的5G芯片,支持全球主流5G频段,包括Sub6GHz(低频)、mmWave(高频),理论上可实现最高2.3Gbps的数据下载速率(骁龙X24 2Gbps)。同时,它还支持两种5G组网方式,一个是NS,即Non Standalone,5G非独立组网,5G网络架构在LTE上,二是SA,即Standalone,5G独立组网,不依赖LTE。

从华为高管向媒体方面透露的消息来看,明年华为新推出的可折叠机型,应该会采用这款全新的高性能5G基带芯片。而且,华为本身就是一个专业的无线通讯系统厂商,5G时代里华为与其他手机厂商相比,其固有的通讯技术优势或将进一步扩大。

华为和三星,折叠手机你会怎么选?

正如玺哥早前所言,5G时代的到来必将催生消费者群体的一波换机潮。如今再加上柔性屏带来的可折叠式新设计,大批用户们早就摩拳擦掌准备下手了。而这波换机潮中备受期待的就有三星、华为两大手机巨头的旗舰机型。

前面已经说了华为和三星在折叠手机上各家的优势,比如芯片和专利、5G等,这些对厂家来说很重要,但对消费者来说,更多的时候对这些是无感的,他们更多关注的是性价比,手机使用体验,外观是否够炫酷等。

从这几个方面来说,三星长期以来在消费者中有“安卓机皇”的美誉,相信明年发布的5G+可折叠新机也必然也不会差。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华为等国产手机厂商这几年在拍照、使用体验等方面都已经与三星手机相差无几,甚至在有些地方已经超越三星。

价格方面,华为余承东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透露,由于创新技术众多,华为首款可折叠移动设备的价格可能超过 1000 美元;消息称三星已推出的这款手机的预期售价约为1,770美元,折合人民币为12283.269元,如果在此后搭载了5G技术之后,价格或许会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上调。所以价格来说两家都尚未有明确,消费者也只能等产品出来。

总之,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已经把手机产业推进到了一个全新阶段,可折叠+5G的时代已经拉开帷幕。已经跻身世界顶级手机厂商行列的华为,和多年被成为“安卓机皇”的三星,他们2019年都会推出5G+可折叠的重磅机型,一场大战即将到来。

那么在华为折叠手机和三星折叠手机之间,你会如何选择?

2018-11-15

腾讯在确立全面To B的转型方针,发展产业互联网的大方向后,马化腾的动作很快:腾讯在国庆前夕公布了十年来最重要的架构调整,公司整合为六大事业群结构,其中新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

当前,组织架构的重大调整已经就位,全面To B战略方针也已确立,下一步就是如何打、怎么拿山头的问题了。

腾讯要全面ToB,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没那么简单。

一、腾讯需要加强To B业务基础

要走产业互联网的方向,玺哥认为腾讯首先就要着手改变自己长期以来的“To C基因”,或者说是要改变腾讯在C端强大但在To B业务偏弱的现状。20年来,社交、游戏一直就是腾讯业务的核心。通过锁定10亿级别的C端用户,以无可匹敌的流量优势获取红利,进而在投资领域里四处出击,这就是腾讯在众人眼里的固有形象。

看一下腾讯2017年的年报就明白,腾讯给人留下这种印象好不出奇:2017年腾讯的营收中,来自网络游戏以及社交的增值服务部分占比为64.7%,网络广告占17.01%。这些B端业务在腾讯总营收里以81.8%的比例稳坐核心地位,而云服务等B端业务只占到了营收的18.2%。

虽然马化腾定下全面To B的方向,但目前的腾讯在To B业务上的情况并不容乐观。就以对B端业务至关重要的云服务来看,主要竞争对手阿里云自2009年上线后,至2017年已经实现174亿美元的年营收,同比增长43%并且正在加速国际化步伐。在国内,阿里云更是占据了接近50%的市场份额。

反观腾讯的云服务,在起步时间上就比对手晚了4年以上,2013年上线,到2017年才达到1亿美元的年营收额,其国内市场份额只有阿里云的四分之一左右。

与腾讯不一样的是,BAT中其他两家都是以B端业务起家的。例如,百度的搜索业务从来都是面对各行各业的企业级用户。阿里巴巴则是以黄页起家,我们都还记得在最初阶段,阿里甚至被人称为“黄页网”。发展到现在,主要对手阿里系的旗下已经拥有天猫、钉钉、阿里云、蚂蚁金服等响当当的B端业务平台,而腾讯方面只有这一年来崭露头角的小程序,可算是在To B领域里做得可圈可点,腾讯云、腾讯金融等还尚需进一步发力才行。

所以,腾讯要做好产业互联网,要全面ToB,就必须加强B端业务基础。

二、腾讯需要讲好产业互联网的故事

正如玺哥在前面所述,腾讯的To B业务现在正处于赶超的阶段。这个赶超也可以说是“逆袭”,这就需要企业能够拿出有足够说服力的成功案例,来向各行各业的企业级用户们讲故事,让他们对腾讯的To B业务有更强的信心。

事实上,在全球互联网IT行业里曾经处于腾讯目前这样的赶超阶段、并成功实现逆袭的企业并非孤例,大名鼎鼎的微软就是典范。众所周知,微软在个人电脑时代以To C端业务取得辉煌成功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却陷入了落后。2014年纳德拉接替鲍尔默执掌微软后,迅速在To B云服务领域发力,到2018年其云服务领域的全球市场占有率已经仅次于亚马逊而名列前茅,微软的营收中云服务占比达20%以上。可以说,微软在从To C向To B转型的发展历程,就是一个完美逆袭的故事。

而目前的腾讯在向To B转型中,当前的主要发力方向有三:微信小程序、云服务、社交与内容。

玺哥认为,腾讯就必须在这三个方向上都能像微软曾经做过的那样,讲出自己的好故事才行。

在玺哥看来,在小程序领域的提早布局和率先发力是腾讯像To B转型中极其重要的一笔。2017年初上线的小程序,以其扫码即用、无需安装、用完即走的便捷性,既让客户免于占用空间的APP安装,也给商业用户带来低成本获客、高效率转化以及留客的良好效果,成为各行各业都争相投入的新风口。在小程序方面,腾讯已经有了两个鲜活的成功案例:拼多多、蘑菇街。拼多多依靠小程序成功实现了社交电商、裂变式营销,如今早已经实现上市成为了社交电商领域的标杆。蘑菇街更是将整个营销体系都搬上了小程序,其成功令同行艳羡。这两个案例足以让腾讯小程序讲出令人振奋的故事,让行业用户坚定信心。

那么,在云服务、社交与内容方面,腾讯也同样需要讲出与小程序一样精彩的故事。在新的组织架构中,云服务的载体就是新成立的CSIG事业群,社交与内容的依托当然就是PCG事业群了。

刚上任的CSIG事业群总指挥汤道生说过,为了帮助腾讯实现产业互联网发展,CSIG将要在智慧零售、医疗、教育、出行、制造、智慧城市等领域,扮演好“数字化助手”。那么,玺哥认为它就必须培育出影响足够大的成功案例,让行业用户相信CSIG能够提出系统性的完整解决方案、并成为行业伙伴真正的“数字顾问”。

而PCG肩负的任务,则是进一步在C端筑起高大的数字壁垒,让腾讯本已拥有的C端用户更加稳固。这个竞争壁垒越高,腾讯通过CSIG的服务为C端与B端间建立起的链接就有多大的想象空间。

在玺哥看来,腾讯若能够在小程序、CSIG、PCG这三大块领域中各讲出一个好故事的话,自然也就能赢得广泛的听众,获得的听众越多,合作伙伴自然也就越多。如此,马化腾的产业互联网愿景也更容易走向规模化。

三、除了讲好故事,腾讯还需要需要搭建好平台

有了适合的组织架构、能够讲出好故事,玺哥认为这还不够,腾讯的产业互联网之路仍然需要确立一个能够承载其To B业务的、特色鲜明的工具平台。这个工具平台到底应该是什么样?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不妨先来看看To B领域里腾讯的竞争者们都是怎么做的。

早在互联网经济尚处于To C端的上半场时,阿里系就已经把主力放在B端市场上了。阿里钉钉就是阿里巴巴用于承载B端服务的工具平台。在微信、QQ霸屏社交领域的之后,谁也没有想到异军突起的钉钉竟然凭借企业社交功能,迅速发展成企业应用的工具平台。从2015年开始,钉钉连续三年对外发布开放平台,隐隐已经有以开放姿态打造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工作平台、并搭建企业级服务生态体系之势。

BAT中另一个巨头百度,其承载企业级服务的工具平台有Duer OS和Apollo。Duer OS是百度打造的人工智能AI技术交互操作系统。众所周知,百度已经确立了以All IN人工智能为核心的战略发展方向。而Duer OS帮助百度建立起了开放的平台生态,至今拥有合作伙伴数量200家以上,平台上凝聚了1万6千人以上的开发者群体,在国内Ai开发领域举足轻重。而Apollo则是百度智能驾驶领域里的开源软件平台,百度通过对Apollo平台凝聚了汽车生态系统里的大多数重量级玩家,与100多个主要汽车产业设备商、车厂、芯片制造商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Apollo目前正在向着成为智能汽车领域“安卓系统”的方向推进。

玺哥认为,腾讯需要打造如阿里钉钉、百度Apollo、Duer OS这样的工具平台,来承载其发展的产业互联网、以满足为B端客户服务的需要。纵观腾讯旗下的诸多软硬件平台,玺哥认为企业微信这样能够在功能上与阿里钉钉棋逢对手的应用,以及PCG手里正在推进的“中国的数字迪士尼”、腾讯金融这样表现出超越传统金融平台成长性的应用,都是极有希望承载腾讯产业互联网野望的工具平台,就看腾讯后续如何运营和打造了。

总之,在马化腾做了“产业互联网是互联网经济下半场”的论断,腾讯定下全面To B的转型方针后,接下来能否真正将架构调整的战略意图落实到强化B端业务实践中去很重要,能否打造出自己的B端服务平台并做好客户运营更是关键。

2018-11-14

这个双11,华为旗下荣耀手机在京东、天猫两大平台上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霸榜”优势明显。与此同时,长期与荣耀对标的小米这次虽然销量也不错,但相比荣耀,却显得有些失色。

玺哥也注意到小米晒出的双11“冠军”成绩单,但含金量多少大家一看就明白。荣耀双11期间的表现全面超越小米,这是事实。玺哥认为,小米双11在国内市场被荣耀全面超越并不是偶然,长此以往,或彻底被荣耀甩在身后。

一、荣耀实力超小米,领先不止一点点

我们先来仔细看一下京东的这份双11单品榜单:荣耀的畅玩7、9i、7A、7C竟然包揽了销量前四名,把向来主打性价比的小米挤到了第五名上。更有意思的是,这个榜单上荣耀不但占据前四位,而且还把从第七到第十的位置全部收入囊中。小米仅以红米6A和小米8两个单品保住了第五和第六两个位置。

再来看看天猫的情况:荣耀同样是夺得总销量、手机品类品牌旗舰店销量、销售总额三项冠军,远远地把小米抛在了身后。可以说,荣耀这次对小米的超越是全方位的。

这种全面超越,不是某一方面突出就能做到的,凭的是硬实力。在玺哥看来,荣耀超越小米,是在下面2方面做得较好的结果。一是性价比,二是技术优势。

1.性价比

玺哥留意到,长期性价比为“武器”与其他友商竞争的小米,在最近一年左右时间里,却频频受到消费者的质疑,指其过于依赖硬件堆砌的策略缺乏创新,甚至在引以为傲的性价比方面也开始受到挑战。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

先看两家最近发布的旗舰型号荣耀Magic 2 和 小米 MIX 3的对比。

尽管前者在发行价格上比小米贵了500元左右,但由于荣耀Magic 2拥有屏下指纹、40W超级快充、3D结构光人脸识别和双卡双VoLTE,这就让只具备后置指纹识别、关键器件仍然使用供应链厂商产品的小米MIX 3相形见绌了。价格上的差距并不足以抹平小米在综合竞价比上的劣势。

再来看看两款价格相近、市场定位差不多的产品:荣耀8X 与 小米8的对比。

荣耀8X外观设计极为创新,加之自主程度很高的麒麟710处理器,让外观设计显得保守、甚至因循守旧的小米8很难比较,更何况小米8依然搭载的是骁龙845处理器,令其与友商产品很难拉开差距。

在千元机方面,荣耀畅玩8C与红米Note 5的对比也类似。

对于千元机用户来说最重要的电池续航性能的对比上,荣耀畅玩8C虽然与小米8一样,配置了4000mAh容量的电池,但荣耀胜在有内置的智慧节电算法帮助用户省电,从而让用户得到更长的续航时间。反观红米的Note 5,却因为缺乏优化算法设计,即便拥有与对手一样容量的电池,也无法在续航时间上与荣耀畅玩8C相提并论。

从这两三组的机型对比中就可看出,小米系列在荣耀面前并没有多大的“性价比”优势。

2. 华为强大的支撑,带来技术优势

从表面上看荣耀系列的全面超越,依靠的是多个机型在性价比上对小米系列形成的优势。但玺哥认为这些优势最终还是要归结于荣耀在技术上的领先,而技术上的领先当然来自于荣耀背后华为厂商的强大支撑。

这个支撑首先就体现在手机硬件最核心的处理器芯片上。如前面玺哥所分析,近期以来荣耀系列多个机型对小米系列所取得的性价比优势地位,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其搭载的麒麟系列处理器。华为实际上从2004年就已经开始以海思领衔进行芯片研发,早期的K3处理器由于兼容性不够以及发热方面过于严重,还一度让市场对其前景产生怀疑,但多年坚持下来,华为终于以麒麟系列处理器打开了自主芯片发展之路。从2014年发布的麒麟910到今天的麒麟970,这个系列从28nm工艺发展到10nm工艺,其功能内核也具备了高级的人工智能处理能力。华为在多年巨额投资和技术积累下,终于进入世界顶级芯片厂商行列,而搭载麒麟芯片的多款华为、荣耀品牌机型,也均借此与友商产品拉开了差异化竞争的距离。

反观小米方面,虽也曾在芯片领域里做了一定的投入,拿出过自己品牌的松果-澎湃芯片,但是在打在了澎湃S1芯片的小米5c昙花一现后,再也难见小米自主芯片的踪迹。小米也只能继续走在核心器件使用供应链货架产品、单纯堆砌通用硬件的技术路线上,与华为/荣耀系列相比较渐渐落入下风。

其次,今年以来,荣耀推出了不少“吓人”的技术。以荣耀Play为例,它搭载了“吓人” 的GPU Turbo技术,GPU Turbo在手机系统底层对传统的图形处理框架进行了重构,使得GPU图形运算整体效率提升60%,SoC能耗降低30%,提高图形渲染效率,让手机在长时间的游戏状态下保持画面平滑,不卡顿,带来高帧率状态下的持续稳定。

所以,处理器芯片只是华为强大技术支撑的一部分,在UI、人工智能开发、以及前面提到过的电池智能优化算法研发等多个方面,荣耀相比小米来说都有不少优势。

二、小米市场策略的失误,或是其国内市场被荣耀全面超越的根本原因

进入2018年后,玺哥发现小米的市场业绩出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一方面,小米在国际市场上表现比较亮眼。比如刚刚过去的三季度,小米就实现了25%的全球同比增长率,而且在印度等新兴市场的份额还在显著提升中。但另一方面,小米在国内市场的业绩则令人忧虑,第二季度国内出货量0增长、第三季度甚至大幅下滑16%的状况显然是不能令人满意的。

玺哥认为,小米这一年多来把过多的资源摆在了国际市场的开拓上,却对企业发展的根基—-国内市场重视不够。要知道,虽然小米目前在印度等海外市场表现还不错,但海外市场的推动主要依靠的是低端产品。而对于小米的未来前途来说,最核心的环节还是其在招股书等文件里反复强调的互联网服务+生态链业务上。这两个环节如果做不好,小米是谈不上长远未来的。而玺哥以前就分析过,小米极重视的互联网服务+生态链业务,基本上是依靠中高端手机的销售来带动的,中高端机型的研发销售则全部都要在国内市场上解决。

玺哥的结论就是:如果小米继续这样把过多战力放在海外,而对国内市场重视不足的话,必将危及其长远的发展利益,将来雷军会发现自己与华为等厂商的差距会越拉越大。

三、荣耀PK小米,手机超越并不算赢

从目前的情况看,荣耀手机在和小米手机的PK中已取得阶段性胜利,但是,荣耀和小米的PK,只是手机超越并不算赢,因为相比小米的多元化业务状态,荣耀在其他方面相比小米还有不少差距。比如IOT,比如智能家居。

众所周知,物联网和智能家居是未来,凡是有志于互联网科技领域的企业,无一不在高度关注这两个方向。而小米的优势就在于其很早就开始了研发布局。早在2015年左右,小米就形成了自己的智能家居生态体系。小米在智能家居方面目前已正式提出了自己独特的“全屋智能”系统。

而在物联网IoT方面,小米到2017年底实现了互联设备超过8500万台(到2018年8月,这个数字甚至达到了1.15亿台规模),日活设备超1000万台以上,并且还建立了自己的开放小米IoT开发者平台,这个平台上凝聚了400家以上合作伙伴,是公认的全球最大规模智能硬件IoT平台之一。而荣耀虽然背靠研发实力强大的华为,但在进入IoT、智能家居领域的时间上,却比小米落后了2年左右。目前尚没有形成能与小米相抗衡的开发平台和合作伙伴群体。

当前,荣耀正在努力构建自己的“智能的家”体系,这是荣耀方面与小米“全屋智能”针锋相对的技术架构。而在IoT物联网方面,荣耀也正在努力通过手机控制家电、路由连接设备、APP提供服务等方式,帮助人与设备、设备与设备之间建立无缝联接。

可以预见,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荣耀必将发力小米当前所涉及的IOT和智能家居领域,并向小米发起挑战。

所以,小米如果不能及时调整自己的市场策略、改变对国内市场不够重视的发展思路,并加大投入强化物联网、智能家居方面优势的话,像今年双11这样被荣耀全线超越的事情在不远的未来或将在IOT、智能家居领域重演。